「可惡!」

肖寶咒罵一聲,控制着鋒利的銀線飛刃極速飛舞,在一瞬間便斬落了肖寶五丈範圍之內的所有異獸,可就在肖寶準備再次腳踏飛劍離開之時,又一群異獸迅速撲了上來,而那些已經被斬落的異獸竟然也都還在緩緩蠕動着,生命力十分頑強地揮動着爪子。

「也夠你忙一會的了,」看到肖寶那一副狼狽模樣,林軒不禁有些暗爽,但他隨即調整氣息,直接朝着大地之上的異獸揮起屠刀,「蘇月,你還好吧,能撐得住嗎?」

「雖說這些異獸沒有袁樊那些高手的實力,但是一多起來卻是比較難纏,這些異獸還真頑強,就算是刺中了脖子都還能站起來,」蘇月身法敏捷,在異獸群中就如同一道血色流光一般,揮動着手中的長劍和匕首,所過之處幾乎所有的異獸都立刻倒在了地上無力呻吟,「你要是有空,就被廢話趕緊來幫忙,我又沒有佟言雨那麼強大的肉身恢復力。」

儘管蘇月平常有時候很自傲很傲嬌,不過在這種關鍵時刻顯然也沒有託大。

「這數量也太多了,這些玩意兒是無窮無盡的嗎?」林軒僅僅是落下廝殺了一會,立刻就感受到了異獸殺都殺不完的感覺,「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其他人交手的時候能夠或多或少攔下一些,我和蘇月在這裏也只能攔下不到兩成的異獸,身後那些人一旦被圍住那就是屠戮!」

忽然蘇月又想到了什麼:「去找那個陣法師過來,他再菜也得有點用吧。」

「郭塵!」林軒眼睛一亮,雙翼一振沖着安居在大後方的那男子飛去,「你能佈置出多強大的陣法,範圍有多大?」

「呃……我連百鋒劍陣都吃力的很,指望我好像不行吧……」那青年有些畏畏縮縮地說道,明顯什麼都不想做,「我看那位蘇月大人也是辛苦,要不然還是趕緊撤吧,再這樣下去也沒辦法多救幾個人,完全沒有必要——」

「很有必要,趕快回答我的問題!」林軒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有是有,威力要比之前的百鋒劍陣小很多,只有少許能夠阻攔和迷惑敵人的能力,」郭塵支支吾吾地說道,很不情願的樣子,「只不過我不能保證哦,那些異獸看上去就邪惡的很……」

「少說廢話,趕緊行動起來,我會在周邊保護你的。」林軒甩了甩手,直接把郭塵給拎了起來,速度極快飛向了異獸衝擊的中央。

大量陣印從郭塵手中的內力凝聚而出,在半空之中迅速交融錯和,一面面陣旗被郭塵甩了出去,在陣印的控制之下散落在整個戰場四周,彷彿和陣印之間產生了什麼冥冥之間的感應,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透明隔膜,那些衝擊的異獸頓時個個都被攔住了去路,只有少量能夠艱難的擊碎隔膜再次咆哮而來。

「怎麼樣?我是不是超級厲害的?」郭塵一下有些得意。

「你還好意思說,你看看你這什麼莫名其妙的陣法,根本不堪一擊!「林軒有些惱怒地說道,隨手拍死幾隻突圍而入的異獸,「你這根本就是在逞強啊。」

「我都說了我不行的,這不是大人你在趕鴨子上架嗎?」郭塵有些不滿地說道,「再說了,雖然有些脆弱,可我不也一直在修復嗎?那位蘇月大人不是輕鬆了很多嗎?你看看大家都逃上山了吧。」

林軒翻了翻白眼,不得不承認了這一點。

「不好!」站在前面的蘇月卻是臉色一沉。

林軒一時間沒明白蘇月的意思,但他的目光隨之轉移到那陣法之上時,瞬間就搞懂了蘇月在擔心什麼。

異獸還是太多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異獸不斷地湧入衝擊,其實是緩解了異獸的數量積累。就如同一個倒水的水桶,一直漏水的話很安全,可如果把缺口補上了,水桶反而會承受不住被撐裂。

尤其是被草率補上的那個缺口。

那就是決堤之口!

密密麻麻的異獸鋪天蓋地的黏在那脆弱的壁壘之上,一隻只爪子的猛烈抨擊之下那隔膜幾乎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迅速佈滿了龜裂的紋路。

「快走!我來擋住!」蘇月眼瞳之中在一瞬間出現了一朵血色梅花,身上再一次出現了那奇怪的黑氣,同時腦海中迴響了深埋於心底的對話。

「至少一年時間內使用這力量的次數不要超過兩次。」

「為什麼?」

「超過兩次的話,一是更容易受傷,而且總是引動這力量的話體內的封印也會鬆動,就連我也是如此。」

「還不是你沒用……」

「封印可不是我設下的,你怪我有什麼用?」

「封印鬆動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會被力量本身所侵蝕,到時候……你會變得和那些傢伙一樣。」

會變得一樣嗎?

在蘇月腦海深處,浮現出了好像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那裏堆屍成山血流成河,無數怪物沖着幼小的自己怒喝咆哮。伴隨着難以忍受的劇痛,那漆黑的液體順着管子流淌進自己小小的身軀之中,無數的同伴都在這痛苦之中死去,無數的同伴在痛苦之中變成了醜陋的怪物,只剩下自己痛苦地活下去。

要成為這樣的怪物嗎?

那一瞬間蘇月的眼神變得迷離起來,看着那些即將破開陣法的異獸們,但那一刻的猶豫在一瞬間便立刻深深壓在了心底,渾身上下爆發出深厚而又濃重的黑色氣息。

如果現在就和林軒一起逃,她也並非逃不掉!實際上她也根本沒必要這樣逞強留下來,立刻逃走才是最佳的選擇!只不過如果她現在退了,眼前這些異獸在一瞬間的衝擊,必定會造成更多損失和犧牲。

「既然有這份力量,又怎麼可能坐視不理……」蘇月內心無比堅決,眼中那血色的梅花在一霎那綻放出最美的光華,然而這光華卻是轉瞬即逝。

林軒震驚地看着蘇月周身瀰漫的,如同升騰的黑色火焰。

「我之前還沒發現,」林軒離蘇月很近,突然就感受到了這股黑氣的實質,「蘇月用的這種神秘的力量,竟然和異獸用的力量完全一致!難道說蘇月和這些異獸有什麼聯繫嗎?」

一時間無數的想法從腦海中湧出,林軒一時無法接受。

強大的力量自戰場中央噴薄而出,幾乎驚動了在場的所有高手,所有人一時都停住了手。

「好強大的氣息,幾乎比之前更要強大,」袁樊凝神一待,在這股力量面前竟然萌生了一絲退縮的想法,「就算是我,現在估計也只能在她面前被動挨打,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後天高手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

「有點意思,」黃成毅微微眯着眼睛,不懷好意地說道,「看上去倒是有些眼熟,這種奇怪卻又無比強大的黑氣,和哥哥你那個師傅一樣……之前我還沒看出來,現在才發現,原來和這些異獸都是一模一樣的,身為他的弟子,你不會也弄出這種么蛾子吧……不過這樣也好,都是一群歪門邪道,真真正正的邪祟,今日斬殺你等,也算是斬妖除惡,為民除害了!」

黃成毅哈哈大笑着,聲音通過內力可以傳導,幾乎響徹了整個天地。

蘇月身上的黑氣到底是不是和異獸一樣?璟王爺是不是真的有相似的黑氣?太子殿下會不會也有?

管他屁事!

他這樣說出來喊出來,就是一時興起,殺殺黃成鈞的威風,干擾他的內心,也讓其他高手對黃成鈞產生懷疑。

「邪祟?」

雖然看上去極端痛苦,但是蘇月好像還能勉強維持一點自我意志。

「你也好意思稱別人為邪祟?」蘇月氣息一點點強大著,抬起頭死死看向那空中的黃成毅大聲怒喝,「作為大荒皇室,太子殿下比你強上上萬倍;作為一個修行者,璟王爺也不知道比你強上多少倍;就是作為一個人!你都不配和太子殿下,或者是璟王爺相提並論。盡靠這些陰險手段,為了權力不遺餘力,你又有什麼好自豪的?」

「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反正我哥哥今日便會死在這,而趙承雍……也絕對活不下來。」黃成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仍然保持着彬彬有禮的虛偽。

「絕對活不下來?開什麼玩笑?」蘇月呵呵一笑,帶着無邊的憤怒和輕蔑,「黃成毅,就算你死成了沫沫,都沒人能動璟王爺一根手指頭,我勸你別做夢了。」

「果然就是邪祟,還在這裏妖言惑眾……」黃成毅譏笑着說道。

「既然你一口一個邪祟的說,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個邪祟是怎麼把你徹底撕碎的!」

蘇月話音剛落,身形瞬間就被身上的黑氣徹底淹沒,那黑氣就如同黑色浪潮一陣接着一陣。蘇月整個人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體型變得更加高大,身材更加高挑妖嬈,連身上的衣服都被少許撕裂,露出了赤裸的手臂長腿,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紋路,手腕上的銀色鐲子逐漸開始熠熠生輝,三千青絲在一瞬間瘋長,直到垂落於腳踝旁,就像是在短短數息之內從一個少女長成了一個成熟高挑女性。

雙眸之中變得完全赤紅,額頭之上漸漸伸出了兩隻長長的尖角。

「蘇月!」林軒提着玄洪戟撲了上去,「快停下,千萬不要衝動!」

雖然他還沒弄清楚,但是在他看來如果任由蘇月這樣爆發下去,就算能夠擊殺這些異獸,擊敗黃成毅,恐怕也會有很嚴重的後果。

「離我遠一點林軒,」蘇月控制着黑氣力量硬生生將林軒擊退,低聲說道,「一旦我爆發這力量,算時間內我可能會失去自我意識,你們一定要不要靠近我。」

「那你這股力量?和異獸……」

「我現在的樣子和這些異獸很相似吧,」蘇月的聲音越來越微小,帶着明顯的顫抖,「你們也許覺得是我跟他們一樣,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他們應該和我們一樣。」

「你是說……」林軒瞬間明白過來。

「沒錯,」蘇月看了一眼林軒,低聲說道,眼神中最後的清明在逐漸消失,「你現在看見的這些異獸這些所謂的邪祟,曾經……」

她指了指那些仰天咆哮的異獸。

「都是人。」 等藥劑的效果結束后,秦昊藉助於四周的峭壁用腳蹬起,不斷借力繼續向上。

沒過多久。

終於登上頂的時候,卻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越往上走怎麼溫度越來越低,身上本已經流出來的汗水,如今都已經開始凝結成冰。

不過…

在遊戲裏面不對勁的地方多了去。

這點事情秦昊也沒有在意,登上頂后仔細觀察了一番周圍,發現並沒有異常便直接順着通道繼續前進。

沒走多久,就來到了一處空地內,這邊四周地上到這幾十個屍體。

乍一看上去。

似乎還是前不久發生的,等秦昊蹲在地上仔細看了眼之後。

確實,的確是不久前發生的。

因為掉落的戰利品都沒有被撿走,還靜靜的躺在地上。

那看來。

逍遙散那群人估計在這裏發生過戰鬥,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不屑還是來不及的原因。

導致他們並沒有將戰利品全部收走,然後匆匆離去。

繼續往前推進,逐漸來到一處類似於地窖似的房間,這邊的痕迹更加明顯。

周圍的抽屜等等全部都有翻找過的痕迹。

顯然。

逍遙散他們在尋找這什麼東西。

「有意思。」

秦昊嘴角不由微微上揚。

看這樣子的話,逍遙散就在他前面,只要不斷前進就能夠很快碰到頭。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究竟是什麼東西才能夠讓他們如此着迷。

幾分鐘之後。

從地窖的一頭來到另外一頭的出口處。

這邊還有零零散散的一些蜈蚣小怪,被秦昊隨手解決,而後打開木門。

但剛打開一條縫隙,就突然聽見從裏面傳來的聲響。

仔細一聽。

竟然是刀劍互相碰撞發出來的響聲,刺耳無比,甚至還能夠依稀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

這個時候,秦昊果斷喝下【鬼靈精怪藥劑】,然後混入其中。

房間內。

逍遙散一眾人等圍成一個圈,盯着在圈內的坤。

「真不知道死活,就你一個人還敢追着我們一群人跑,難不成真以為自己的龍傲天?」

一名尖嘴猴腮的玩家站在坤的身前,一副小人得勢的模樣。

而坤手持着紅纓槍,凝神注視着周圍的玩家,但唯有一個不變的是他將槍頭對準這逍遙散。

Read More

葉陽心跳加速了一點。

因為,比比東一直沒來得及穿衣服。

這一動作,她也回過神來,頓時臉色羞紅。

她雖然知道葉陽是藍銀草,但修為如此強大,靈智已經不弱於人類。

這樣被看了個精光,她自然還是很不好意思。

手腕上光芒一閃,她從儲物法寶中,取出一套衣服,快速裹住自己。

她沒有起身,依舊跪坐在地上,收斂了昔日的冰冷,驕傲,像個普通弱女子一樣,對著葉陽彎腰,聲音誠懇道:「多謝藍銀草前輩!」

額?

啥玩意兒?

對我這麼客氣?

這還是我認知中,那個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冰冷女教皇?!

葉陽都有些懵了。

看著葉陽的疑惑,比比東微微一笑,隨即認真道:「藍銀草前輩,對我有再造之恩,比比東自然要感謝。」

葉陽有所猜測,點頭道:「千尋疾被你吞了吧?」

「嗯,這麼看來,也算是我幫你報仇,提供了巨大助力。」

比比東先是一驚,強壓心中驚訝,笑道:「藍銀草前輩,原來除了強大,還神機妙算。」

她也算是承認了。

「前輩重創了他,我不僅大仇得報,還武魂蛻變、修為大增,並藉此登上了教皇之位!」

「而且,前輩擊傷了死亡蛛皇,給了晚輩吸收,珍惜的十萬年魂環機會。」

「這等大恩……」

葉陽撇嘴道:「所以,你就這樣回報我?」

比比東尷尬一笑,手一招,將兩塊魂骨收在手中。

同時,儲物手鐲,光芒一閃,又一塊魂骨出現。 「當~~~」而當劉劍飛的木棍狠狠地砸擊到了那骷髏兵的身上之後,隨着一聲重物撞擊之聲突然響起來,劉劍飛只感覺到自己的虎口猛然一麻!然後,那一根木棍居然一下子脫手而去!

此時此刻,劉劍飛感到十分的詫異。我的天啊,這是怎麼回事情?明明看到,自己的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擊殺怪物的時候,是那麼地輕鬆。可是,輪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後,卻怎麼變得如此的困難了呢?好在,那一條木棍仍然還在自己的手上,這多少讓劉劍飛感到了一絲的安慰!

―――――――――――――――――――――――――

然而,在遭受到了劉劍飛的那一棍狠擊之後,受到攻擊的那一頭骷髏兵,居然惱羞成怒,同時,也或許他已經發現了其實面前的這一個傢伙,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強的殺傷力,於是,接下來,他的速度居然飆升,然後幾乎就是在轉眼之間,便衝到了劉劍飛的面前!然後,掄起了手中的那一把骨劍,向著劉劍飛便狠刺過來!

要說劉劍飛雖然並不是什麼練家子,可是,身體素質條件也算是不錯的。面對着那突如其來的骨劍的一刺,他將身形一扭,於是,便很輕鬆地躲避過去了。可是,他還根本沒有來得及高興呢,又一頭骷髏兵的骨劍,居然又猛刺過來了!

而這一回,由於那骨劍的來勢實在是太突然,甚至是突然地讓劉劍飛根本就沒有想到,速度又快,因此,讓劉劍飛一時間,居然根本就無法躲避了!眼看着,那一柄骨劍,就這樣,堪堪地已經刺進了劉劍飛的喉嚨里了,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一聲清脆的槍聲突然響起——

「啪~~~」而隨着那一聲清脆的槍聲的突然響起之後,緊接着,只見那一把已經距離著自己的脖子已經不到半尺的骨劍,突然之間,居然一下子停滯住了!然後,再看過去,只見那一個持有骨劍的骷髏兵,直直地向著後面躺下去!

劉劍飛猛然轉過了頭去,卻看到,自己的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的槍口處,仍然冒着裊裊的青煙!

自然而然的,這是自己的這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又救了自己一命!嘿,那小妞還真行啊,一邊拿着那一條金屬軍棍,上下翻飛揮舞,結果,將那一些骷髏殭屍們,橫掃過去,一片鬼哭狼嚎,然後便是屍橫遍地皆是!

要知道,她所面對着的,那可是幾十頭骷髏殭屍啊!而且,這樣的一種骷髏殭屍,實力都並不是很差,足足在三十級以上啊!而劉劍飛現在,充其量,也就是只有二十多級的樣子吧!這也就難怪,剛才為什麼這廝一軍棍打過去,非但沒有將那一頭骷髏殭屍給一棍子打死,反而,震得自己的虎口處,隱隱發麻了!

――――――――――――――――――――――――

是啊,級別不在那裏,一般來說,要想戰勝過對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而現在,再看人家娜塔莎,一邊繼續用那一條金屬軍棍橫掃著那一些的骷髏殭屍,直打得那一些骷髏殭屍們屁滾尿流,而且,看上去,居然顯得氣定神閑,不急不躁,遊刃有餘!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了!這意味着什麼?呵呵,對,那就是實力!那就足以證明,人傢具備着足夠的的實力和能力啊,不然的話,哪裏還會出現這樣的一種神態!

僅僅又以一己之力,居然一下子打敗了對方的那幾十頭的骷髏殭屍的攻擊!不但如此,甚至,她居然還有餘力,在獨當一面的同時,還顧及到自己這邊!儘管,這一次,這一位娜塔莎耗費掉了一些的金幣,動用近戰子彈,擊殺掉了幾名骷髏殭屍,可是,在這個時候,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花費一些金幣,還是十分值得的。要知道,一旦自己真的掛掉之後,那究竟會意味着什麼,用腳趾頭想一想,都能夠想清楚的。

――――――――――――――――――――――――

不過,在這個時候,劉劍飛同時也發現,在經過了剛才那一段時間的拼殺之後,自己的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現在,看上去似乎已經有一些的體力不支了。她氣喘吁吁,額頭之上,早已經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嬌-喘微微,令她那本來就起伏有致的胸脯,看上去,顯得更加地玲瓏可愛,讓劉劍飛一時間,居然又不由得想入非非起來!

「你這個禽獸!」此時,劉劍飛猛然之間,一聲痛喝!然後,飛身而起,舉起了手中的那一根木棍,向著一個正從娜塔莎側後方,猛撲過去的骷髏殭屍,狠命的擊打過去!

本來,劉劍飛的那一句「你這個禽獸」是罵自己的,然而,就在這個當兒,他眼角的餘光一下子便捕捉到了讓他心驚膽戰的一幕,那就是他看到一頭骷髏殭屍,正趁著娜塔莎只顧著解救自己,而忽略了她的一個側翼,於是,便趁機向其發動攻擊!

於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劉劍飛的那一句本來是罵自己的話語,也便趁機贈送給了那一頭骷髏殭屍!手中的那一條木棍用力一揮,然後憑空一掃,直接地橫劈在了那傢伙的腦袋之上!

「砰~~~」一聲悶響之後,隨後,只見那一頭骷髏殭屍直接就是腦漿迸裂,然後悶哼一聲,撲嗵一聲,便躺倒在了地面之上,然後便一動也不動了!而直到此時,劉劍飛這才隱隱約約地再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右手虎口處,再一次傳來了一陣一陣的鑽心的疼痛,讓劉劍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哇靠啊,他娘的,老子居然能夠一棍子打死一個骷髏殭屍?要知道,對方可是擁有着三十多級的等級水平啊!而自己呢,則僅僅只是擁有着二十幾級的水平!然後,自己居然神奇地一棍子,打死了一個級別遠高出於自己的骷髏殭屍!真是奇怪了!

其實,劉劍飛自然是想不通的,只所以會出現這樣的一種情況,最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他這一次,那可是使出了全力的,或者換句話說,是一種超常的發揮!

雖然,那一位娜塔莎是他召喚出來的,可是,畢竟,她也是劉劍飛最得意的一個殺手,是他最有力的一個作戰單位!而且,嘿嘿,那娘們長得如此的性感,屬於那一種看過一眼之後,便再也難以忘記的主兒!而偏偏,某人在對於美女的誘惑力方面,又具有着一種先天性的缺乏免疫能力!因此,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在看到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居然遭受到了一頭骷髏殭屍的側面襲擊之後,某人居然發揮出來了一種超強的攻擊力,一棍子擊倒了一頭骷髏殭屍!

―――――――――――――――――――――――――

面對着劉劍飛所表現出來的這樣的一種如此強悍的作風,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驚訝的表情。或許,她也想不通,剛才還顯得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弱不禁風白板一個的她的這個主人,這一回怎麼如此的雄猛無比?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劉劍飛已經衝到了娜塔莎的身邊,兩個人背對着背,而在他們的四周,仍然還有十幾頭骷髏殭屍,正在一邊發出恐怖而令人噁心的聲音,一邊平伸著慘白的骷髏雙手,向著他們逼近過來!

「娜塔莎,別再心疼子彈了,老子有錢,老子有錢!先把這些傢伙給滅掉再說啊!」此時此刻,劉劍飛知道,如果再不及時的滅掉這一些骷髏殭屍的話,只怕是,就算是打到天明,他也完不成這個探索黑暗神殿的任務!

而在這個時候,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居然不由得再一次看了劉劍飛一眼,心中暗道:「這個主人這回到底是怎麼了?好像,這傢伙是一個貪財如命的傢伙啊!而這一回,卻怎麼變得這麼豁達大度了呢?難道說,他發了大財了嗎?不過,那也不對啊,看他這一副身板,看他這樣的一副模樣,怎麼看,都看不好他會是一個發大財的人啊!」

就這樣,那一位娜塔莎一時間,腦筋居然怎麼也轉不過彎來了,只好在那裏緊皺着眉頭,苦苦地思索著。

「娜塔莎,開槍,開槍,快快開槍啊!你丫的究竟在想什麼呢?」劉劍飛看着一直都靈透異常的娜塔莎,在這個時候,居然怔在了那裏的樣子,心裏不由得一痛狂罵!好在,娜塔莎最終恍然醒悟過來,嘴裏接連「哦哦」了幾聲,然後,抬起了手中的那一把狙擊步槍,「叭叭叭」幾個連發,於是,已經衝到了距離着他們五六米遠的地方的那幾個骷髏殭屍,應聲而倒!

緊接着,只見娜塔莎再一次將那一把狙擊步槍別在身後,與此同時,重新抽出了那一根閃耀着金屬光芒的鐵棒,舞動之間,呼呼生風,向著那幾頭已經貼近過來的骷髏殭屍,當頭就打!

「砰砰砰~~~」一陣陣悶響,不斷地傳來,那一根鐵棍,要知道,最起碼來說,也有着百十斤重!而在娜塔莎的手裏,看上去,卻簡直就像是舞動着一根木棍一般,如此的輕巧,如此的輕鬆!讓劉劍飛看得,嘴巴都快要合不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一聲聲的慘叫之聲,接連不斷地傳來,在娜塔莎的橫掃一切的近身棍法的打擊之下,那一些已經靠近過來的五六名的骷髏殭屍兵,再一次當即倒地。

――――――――――――――――――――――――

看着那一些已經被滅掉的骷髏殭屍的頭頂之上,那一串串的綠色的數字不停地升空而起,某人的心裏,那個高興啊!哇靠啊,這可是聲望值啊!老子很久都沒有得到這麼多的聲望值了!真是爽歪了,真是樂斃了,真是……一時間,劉劍飛居然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應該怎麼去形容自己的那一種興奮之極的心情了。

「嗯,啥時候,咱也能夠召喚出來一輛變態的戰車出來,先不要說那一些紅警MOD裏面的那一些變態的傢伙,就算是單機原版里的那一些戰車也行啊,比如說,如果能夠召喚出來一輛多功能步兵戰車的話,那麼,自己乘坐着那傢伙,多麼拉風啊!」劉劍飛此時,居然不由得浮想聯篇起來了。

「嗯,當然了,如果能夠召喚出來一架運輸直升機的話,恐怕將會更拉風!無論是江河湖海,都根本不能夠阻擋住自己的前進!想到哪裏去,就能夠到哪裏去了!比如說今天晚上上,如果自己能夠擁有一輛多功能步兵戰車或者是一架直升機的話,那麼,前往系統主城的話,那也就根本就是一個問題了!」劉劍飛仍然繼續想着。

可是,劉劍飛卻也是知道的,那就是,要知道,根據自己所獲得的那一本召喚技能里的召喚法則,要想召喚出來一種戰車作戰單位的話,至少需要消耗5000金幣,還有5000的聲望值。要知道,五千的金幣,那可是五萬元的人民幣啊!而現在,劉劍飛的手中,僅僅只是擁有着八萬元的人民幣,而且,這其中,還有着五萬元的戰鬥專項資金!而根據自己跟那一位谷幽蘭領主所簽署的協議,那五萬元的戰鬥專項資金,只能保衛她的基地的時候,才可以使用,絕對的專款專用!

因此,這樣以來,也就意味着,劉劍飛的手中,真正可用的款項,也就只有三萬元了!而這三萬元,距離著召喚那一種戰車類的作戰單位,還差兩萬元!

――――――――――――――――――――――――

其實,錢還倒是次要的。最最關鍵的,倒是聲望值!現在,劉劍飛拉出了自己的屬性面板,只見:

劉劍飛則趁機調出來了自己的人物屬性表,看到:

玩家遊戲名稱:舞刀飛劍

人物等級:33級

所屬陣營:尤里陣營

所選職業:礦工

武器:木棍

裝備:警犬2,娜塔莎

生命值:300/200

金幣:7300

聲望值:2500

看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不由得一陣陣的哀嘆:哇靠啊,剛剛兩千五百的聲望值啊,這距離著可以召喚戰車類作戰單位所需要的五千的聲望值,還有着太多的差距啊!

再看了一下金幣的數值,比著不久之前的八千的金幣數量,少了三百!劉劍飛看到了這裏之後,不由得屈指一算:靠,就算是近戰的子彈,消耗一發的話,價值三個金幣!而現在,也就意味着,自己在剛才的時候,娜塔莎為了解圍,已經花費了三百個金幣,打出了一百發近戰子彈了!

「娘的,真是坑爹的娜塔莎啊!這也太敗家啊!噠噠噠,一痛掃射過去,是痛快了,可是,三百個金幣,三千塊錢的人民幣,也就這樣沒了!」劉劍飛想到了這裏之後,不由得再一次表現出來了一副守財奴的嘴臉,很是心疼的樣子。

――――――――――――――――――――――――

不過,還真別說,經過了那一位娜塔莎的這一痛的掃射之後,殘餘的那一些的骷髏殭屍們,最終終於都被滅掉了。在那陰暗的暗道之中,地面之上,到處都躺倒著密密麻麻的殭屍屍體,那種骯髒難聞的氣味,幾乎完全充盈了整個暗洞!

「走吧,此地真的是不宜久留啊!」此時此刻,劉劍飛拉了那一位美女保鏢娜塔莎一把,然後,便繼續向著前面走過去。劉劍飛的手中,緊緊地拿着那一根木棒,雙眼在那一片黑暗之中,不停地閃動着。在經過了剛才的那一番的戰鬥之後,應該說,讓劉劍飛進一步地知道了什麼才是真正的血腥,什麼才是浴血奮戰的真正含義。

而在這一條暗道里,不時的,一股一股的陰風,仍然持續不斷地吹過來,挾帶着一股股腐臭的氣息,讓人作嘔。時不時的,一些鳥兒,確切地說,應該是蝙蝠吧,冷不丁的突然出現,打着朴楞,讓人感覺頗有一些的防不勝防的意味。

在這個時候,劉劍飛不由得暗自想着:「哇靠,他娘的,要是不能夠得到一些東西,獲得一些好處的話,那麼,自己所觸發的這一個隱秘任務,也就沒有任何的意義可言了!而且,讓自己我視覺遭受到了如此殘忍的打擊,唉,真是太慘了,真是太慘了!」

並且,他也感覺到,自己的神經系統,也正在遭受着巨大的挑戰!那一個巨大的岩漿火球,滾滾而來,幾乎已經將自己逼上了絕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他幾乎就是無路可逃!無路可走!

甚至,劉劍飛已經看到了,那一個岩漿火球一路滾過來,直接點燃了那一條暗道之中的一些枯木,於是,所過之處,幾乎全部都變為焦炭!

。 第八十六章:四百兩

雲青霞看著少年的面孔,心裡有著難以言喻的滋味。

他想起了當年和姐姐一起拜師學藝時候受過的苦,可是那時再苦,姐弟二人從來沒有做過乞食這種泯滅尊嚴的舉動。

那時再苦,姐弟二人也是一份食物掰成兩半,互相扶持著度過。

因為有兩個人,所以他們挺過來了,一直到現在,自己紅袍加身,為禮部尚書,一方部堂。

而這個外甥,當年在京都偷偷看他的時候也才小軲轆那麼大,一轉眼長大到能更鄭家叫板還佔了上風。

他卻是一個人,一個人是最難熬的啊……

雲部堂說不出那些安慰的話語,只是堂堂七尺男兒,一品高官,卻有些忍不住的紅了眼,很快就被他掩飾過去。

他不常流露真情的——

游吹雲繼續說道:「我能有今天,都是拜先生所賜,我能夠走入正途。

也是拜先生所賜,先生為我啟蒙,奠定我的基礎,我能考上功名,也是先生的敦促。那時候的我孜孜不倦的學習。

可是後來先生走了,我便荒廢了學業。先生走後,沒有那個嚴肅教育我的人,我反倒是墮落了,這一點我很對不起先生。」

游吹雲說完,抬起頭對著雲青霞說道:「大人,我想你今日到此,恐怕也不是為了和我認親吧。是——先生嗎?」

「你竟然察覺到了么?」

游吹雲點點頭:「先生之風采,萬般無二。而且當年臨別之際先生修書一封,告誡我為人低調,厚積薄發。可現在看來是辜負先生了。」

雲青霞想不到在他心裡先生的地位居然如此之高,看來那個男人的魅力的確是很大呀,可能真的比他還要大一些吧。

作為一品高官,自滿一下還是可以的吧。

但就是身為一品高官,他想辦了鄭家,雖然說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可是我這個舅舅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

Read More

恐懼駭然的神色,浮現了出來!

而他的面色,已經徹底漲紅,根本…就發不出任何聲音!

在驚恐之下。

張鋒,就快崩潰了!

而,此刻。

四周的下屬,都是齊齊愣住了。

面色,驚駭至極!

這…是什麼手段?!

秦蒼穹眸光冷漠,淡淡道:「我說過,解釋不通,送你上西天。」

「此行,我送你一程。」

說着。

他直接,提着張鋒的身軀,緩緩走向落地窗前…!!

唰!

這一刻,張鋒面色大變!

瘋狂掙扎了起來!

「我不想死,別殺我…!!」

但,秦蒼穹的手,就像老虎鉗一般!

死死的,掐著張鋒的脖子!

讓他,根本動彈不得!

落地窗外。

那架通體漆黑的戰鬥機,正懸空停在空中。

「不,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你要什麼?錢,美女…我都給你……!!」

此刻,張鋒的心中,已經徹底崩潰了!

凄慘到了極點!

不斷求饒!

秦蒼穹眸光冷漠平靜,看向了遠處,輕輕示意數百米外的戰鬥機…!!

「嗡……!」

戰鬥機的矢量發動機,轟然震顫!

瞬間,呼嘯而來!

直接懸停在了,落地窗外!

轟…!!

秦蒼穹眸光冷漠,指尖煙蒂,暴襲破空而去!

落地窗,轟然破裂!

而,他提着張鋒。

直接朝着戰鬥機,一躍而出!

砰!

兩人的身影,重重的,落在了那架通體漆黑的戰鬥機上!

腳下,赫然…是機翼!

轟的一聲!

張鋒整個人,都是重重的,摔了下去!!

他的面色驚恐到了極點!

顫顫巍巍的,就這麼…趴在了機翼上,絲毫不敢動彈…!!

開什麼玩笑!

恐怖的颶風,正從身旁呼嘯而過!

機翼下方,地面…宛如螞蟻一般,直接讓張鋒…都嚇的差點尿出來了!

「救命,救命啊…!!」

此刻,張鋒瘋狂蜷縮身體,試圖往後倒退!

他整個人,嚇的都快崩潰了!

這架戰鬥機。

就這麼,懸在數百米上空!

一個不小心摔下去,直接…就是屍骨難存!

但,此刻。

秦蒼穹眸光冷漠,直接抬起皮鞋,重重一腳,碾踏在了張鋒的腦袋上。

砰!

直接將張鋒整個人。

都是重重的,踩在了機翼外側!

「張公子,今日…往西天走一遭,如何?」

秦蒼穹的語氣中,帶着淡淡的玩味,以及…隱隱的森然殺機!

而,此刻。

整個餐廳內。

所有的下屬,都是神色駭然,看着這一幕!

差點,暈了過去!

這他嗎…

張公子現在,在外面的戰鬥機上…?!

這,該怎麼救啊! 讓你十招!

當我這句話落下的瞬間,柳小山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

他柳小山在武道上面浸淫一生,一身修為已然是內勁中期巔峰,半隻腳邁入內勁後期的強者,就算是同等境界的武道高手,他也有自信二十招之內擊敗對方!

在整個京北外勁巔峰就是無敵般的存在,柳小山身為半步內勁後期當然有一定的自傲,就是如此這般強者竟然被一位少年看輕,柳小山的呼吸粗重,他體內的怒火猶如快要爆發的火山一般!

江濟世和江濟明都是皺起了眉頭。在他們看來,我未免有些太張狂了。

柳小山雙眼一眯,手腕一轉,低沉而又肅殺的聲音道:「來戰!」

「砰!」

破空之聲一起,在內氣的催動下,拳風以其手為中心,朝著四面擴散而出。

他沖向我的同時,在堅硬的地上踏出一步步肉眼可見的腳印!

「內勁?有點兒意思。」

我把修為壓制在了練氣中期,捏拳直接跟對方對撞。

「砰!」

一聲脆響傳開。

巨大的力道自倆人的拳頭上爆湧出來,轟然對撞在一起。

可下一剎。

「噔噔噔。」

柳小山倒退幾步,一臉駭然的看著我。

一般情況下換做其他任何一個內勁中期級別武者,他都有足夠的自信,這一拳就算不能傷到對方,也至少能將對方逼退。

可是我顯然不是一般人。

我的這雙手臂在他的眼裡如同鋼筋鐵骨,甚至於在這一記碰撞之下,他的拳面都隱隱的生出一絲疼痛感覺。

「沒想到還挺強的,能跟練氣中期一搏。」

我皺起了眉。

我沒想到,這內勁武者竟然能和壓制修為後的我打個平手。

不過對別人來說或許會有所忌憚,但是對我來說,這卻恰好如了我的意。

跟內勁級別的武者硬碰硬的對撞大戰,這不就是我最想要的實戰嗎?

這麼好的實戰經驗可不多見!

心頭一動,我立刻揮舞拳頭,跟老者瘋狂的對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激烈的對撞聲,在我二人的拳腳相撞之間爆發出來。

連續對撞數十拳之後。

「好強的力量。」

我們二人各自後退一步,心中同時驚嘆。

「沒想到,竟然能有人將這種漏洞百出的拳法修鍊到如此程度,完全稱得上是銅皮鐵骨!」

我驚嘆的是老者的武學實力。

「不足二十的小子,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甚至修為不輸於內勁中期?」

柳小山驚訝於我那巨大的力道,和充足的內氣!

Read More

……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蔡健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因為提了一下王元傑。

竟然反而讓魯雲龍起了轉會的念頭,這也算是陰差陽錯了。

現在賽季已經沒有幾輪了,之前英超第一名的是阿森納。

即將要到4月份了,阿森納終究不屬於這個位置。

名次下降了兩名,目前位列英超第三名。

而萊斯特城再一次登頂英超,至於第二名則是熱刺。

在這個賽季開始前,沒有任何的媒體認為萊斯特城會拿到冠軍。

甚至王元傑在新援發布會,接受採訪時說過,經紀人蔡健認為萊斯特城有奪冠的潛質。

這樣的言論被不少媒體嘲笑,因為沒有任何人認為,萊斯特城有機會拿到英超冠軍。

甚至萊斯特城的球迷,也沒有想過他們的球隊可以奪冠。

可是現在再也沒有嘲笑聲了,萊斯特城成為本賽季英超最大的黑馬。

至於目前英超的第四名,同樣讓人非常意外,這支球隊就是西漢姆聯。

目前英超已經31輪了,距離賽季結束只剩下最後7輪聯賽了。

而讓萊斯特城球迷最興奮的,就是目前萊斯特城的積分要比熱刺高出6分。

如果繼續堅持下去,萊斯特城將創造奇迹。

而萊斯特城表現最好的球員,毫無疑問就是王元傑了。

王元傑也因此得到了非常多人的關注,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

然後就是擁有陶佳的曼聯了,目前曼聯位列英超第五名。

遺憾的是陶佳現在還在為首發位置而努力著,目前擔任球隊的輪換。

對此陶佳反而心態很好,之前在多特蒙德的時候,他確實待得太不開心了。

雖然來到曼聯后,他不再是首發了。

但是現在的他,反而過得非常愉快。

曼聯主教練范加爾其實也不是不喜歡陶佳,但是他始終把陶佳定位為輪換。

當然范加爾最近過得也不是很好,曼聯這種級別的豪門,獲得英超第五名肯定是無法接受的。

這讓范加爾備受質疑,更是有媒體認定,這個賽季結束后范加爾將離開曼聯。

雖然蔡健不知道範加爾什麼時候離開的曼聯,但是他知道下一任主教練就是穆里尼奧。

目前穆里尼奧在切爾西,只是切爾西這個賽季的成績非常一般。

現在竟然位列英超第10名,這樣的成績肯定讓球迷非常不滿。

蔡健估計應該就是這個賽季結束后,穆里尼奧就會離開切爾西前往曼聯。

蔡健之所以這樣想,不僅僅是因為切爾西糟糕的戰績。

更加因為穆里尼奧在切爾西的所作所為,又是指責球員又是抱怨英足總,甚至還炮轟過裁判。

切爾西高層已經對他失去耐心了,而穆里尼奧如果真的來曼聯了。

蔡健多少有點擔心的,擔心換帥後會影響陶佳的位置。

但是他又反過來一想,說不定換帥后陶佳反而成為主力了。

接下來是德甲方面,本來蔡健是計劃讓夏忠轉會的。

但是現在蔡健有點猶豫了,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改變,就是因為柏林赫塔的成績。

目前柏林赫塔暫時位列德甲第三名,即便是蔡健也沒有想到,柏林赫塔竟然會有這樣的成績。

如果柏林赫塔將這個成績保持下去,下賽季是有歐冠比賽的。

歐冠對於球員還是很重要的,如果下賽季真的有歐冠,那麼繼續留在柏林赫塔也並不是不可以。

這一點蔡健還是要看夏忠怎麼想,如果他希望離隊就轉會。

然後就是前鋒錢浩佳了,他現在需要一個新合同。

算是蔡健近期最重要的工作了,最好在他的合同里加上解約金條款。

錢浩佳雖然進球效率沒有王元傑高,但是依舊深受球迷愛戴。

而且相比較王元傑,錢浩佳更多和隊友配合。

錢浩佳的風格有點像頂在前面的前腰,兼具進攻和組織的功能。

這也是柏林赫塔,拿到這個成績的原因之一。

於是蔡健來到了柏林赫塔,再一次會面邁克爾·普雷茨。

因為旗下數名球員,都在柏林赫塔效力過。

從最早的魯雲龍,到現在的夏忠和錢浩佳。

蔡健和邁克爾·普雷茨已經比較熟悉了,只是邁克爾·普雷茨對蔡健的印象比較一般。

畢竟蔡健總是操作球員轉會,之前的魯雲龍和王元傑,當時都是柏林赫塔的核心球員。

他們兩個人的離隊,對柏林赫塔的影響還是挺大的。

幸運的是總有球員頂上來,而現在柏林赫塔的戰績反而更好了。

雙方開始了談判,很快邁克爾·普雷茨給出了初步合同。

首先是2.5萬歐元的周薪,一共簽約三年,並且薪資每年遞增5%。

整體來說還算可以,但是蔡健還是有點不滿足。

「邁克爾先生!我認為我們還需要在談一談!」蔡健堅定的說道。

「首先薪資方面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方希望添加解約金條款。」

邁克爾·普雷茨聽到蔡健的話,以為他對薪資不滿意。

「解約金條款我們是無法接受的,但是作為補償可以將周薪提升到2.8萬歐元。」邁克爾·普雷茨想了想回答道。

「不不不!我方還是希望可以添加解約金條款!」蔡健繼續堅定的說道。

「我方希望可以增加3000萬歐元的解約金。」

聽到蔡健這麼說,邁克爾·普雷茨有點猶豫了。

他本以為蔡健會要求幾百萬的解約金,目的就是提高周薪。

但是沒有想到,蔡健的要求竟然達到3000萬歐元。

如果是這樣的話,邁克爾·普雷茨就有點心動了。

如果真的有球隊花3000萬歐元引進錢浩佳,那絕對是可以接受的。

畢竟柏林赫塔只是個小球隊,於是邁克爾·普雷茨同意了這個要求。

這一次會談非常順利,最終蔡健幫助錢浩佳爭取了新合同。

布置這麼高的解約金,蔡健不擔心沒有球隊要他。

畢竟他的天賦那麼高,如果花3000萬歐元引進他,絕對是非常超值的。

錢浩佳獲得新合同后,顯得非常的開心。

隨著簽約了新合同,錢浩佳更加有激情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 電話掛斷了半天,陸承遠還坐在椅子上發獃。

他現在腦子都是懵的,根本分辨不出來誰是誰非。

腦子裏有兩個小人跳來跳去嘰嘰喳喳。

一個說:「肯定是陸細辛舉報陸雅晴,害得雅晴姐坐牢。」

一個否認:「怎麼可能,陸細辛看着不像啊,她一向性子清冷,很少摻合陸家這些事。」

……

吵得陸承遠頭痛。

他抱頭躺在床上,長腿使勁一蹬。

實在想不出頭緒,陸承遠給遠在m國的盛嫣然打了通電話。

自從他來英國讀書後,和陸雅晴漸漸疏遠,反倒是盛嫣然親近起來。

盛嫣然不同於陸雅晴的柔弱纖細,外表雖然看着溫柔斯文,但是內心強大,手腕強硬,懂得很多。

陸承遠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是盛嫣然點撥的。

他剛到英國時,什麼都不懂,離開了國內熟悉的環境,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陌生的人和事。

是盛嫣然飛過來,陪了他一段時間。

他才逐漸適應。

「嫣然姐,我有件事想問你。」

「嗯。」盛嫣然點頭,「你說。」

陸承繼:「雅晴姐被舉報的事情,你知道么?」

盛嫣然一頓,語氣驚訝:「你都知道了?」

陸承遠滕的坐起,雙目圓睜:「你也知道了?雅晴姐說是陸細辛舉報的,是真的么?」

盛嫣然神色為難,支吾了一會:「到底是不是陸細辛舉報的還不好說,只是有這個猜測。」說到這,盛嫣然嘆了口氣,「你也別怪雅晴這樣猜,她也是太驚恐了,牢裏是什麼樣,想必你也清楚,她好好一個名媛千金,進療養院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坐牢,哪裏受得住。」

盛嫣然語氣帶着幾分憐惜:「你是沒看到雅晴那模樣,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瘦骨伶仃的,看得都心疼。」

陸承遠下頜緊繃,神色冷凝:「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盛嫣然遲疑:「你別管了,好好讀書,你——」

話未說完,就被陸承遠冷聲打斷:「你不跟我說,我立刻就回國問清楚。」

「別衝動!」盛嫣然急了,而後神色無奈:「你別急,我跟你說還不行么?是這樣的,雅晴在療養院一直吃不好睡不好,人瘦得厲害,舅舅和舅媽心疼,就想尋陸細辛,跟她道歉,把雅晴接到家中休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