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得到徐真信息的分身也是現出身影,不滅之力瞬間迸發而出,全力一擊直奔邪王橘落而去。

「浮屠戰神訣—不滅戰神拳。」

陡生的變故,讓邪王心頭一驚,沒想到這個時候,徐真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至陰聖法—正陰深空。」

瞬間的反應,邪王施展靈法,將身後空間無限拉空,徐真一拳轟擊其上,只覺得拳勁被無限放遠,並未對邪王造成傷害。

七殺反應極快,魔氣震蕩開來,七殺魔意瞬間籠罩向徐真。

殺身、殺意、殺心、殺氣、殺魂、殺靈、殺神。

徐真眉頭一皺,被七殺魔意籠罩,整個身體彷彿不受控制。

「徐真,你想要阻止武曲蘇醒,已經晚了。」

「七殺魔經—七殺拳。」

磅礴的魔氣瞬間凝聚在七殺的右拳之上,閃電一般落在徐真的胸膛。

嘭。

令七殺意外的是,這一拳竟然沒有擊穿徐真的肉身。

徐真倒飛而出數百米,臉色蒼白。

「果然,只有力量,面對大天尊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也就在這個時候,從四面八方傳來強橫的氣息。

旋即。

「爾等想要喚醒魔頭,還需問過老夫。」

咻咻。

隨着聲音落下,八道身影懸浮在眾人身前。這八人,都非人類,各個身體之上還有着海妖的特徵,但無一不是強大的尊者之境。

「你們算什麼東西。」

祿存爆喝一聲,魔軀瞬間膨脹數倍。

「軒轅朝聖,邪王你二人繼續攻擊法陣,這些人交給我與七殺師兄便可。」

此刻的封印法陣,已經露出龜裂之相,軒轅朝聖有着信心,只需兩次攻擊,法陣必破。

見祿存衝來,八名尊境海妖鼓動周身妖氣,攻擊祿存。

「戰雲、凱越你們前去阻止他們破陣。」

二人答應一聲,但身影還未衝出祿存的魔氣攻擊範圍,便被七殺擋住去路。

「你們這個時候出現,真正是來找死。」

七殺與祿存的氣息此刻也是全部散發,恐怖的力量覆蓋方圓百里區域。

大天尊。

八人瞳孔一縮,這才發現眼前的兩名魔尊竟然都是大天尊之境。八人相視一眼,狠了狠心:「大天尊又如何?拼了。」

看着八名海妖視死如歸的模樣,七殺冷笑一聲:「正愁著沒有合適的強者助我恢復戰力,你們來的正是時候。」

魔族,可以吞噬他人的境界,增強自身,並非秘密。

轟隆隆。

也是此刻,軒轅朝聖以及邪王終於將封印法陣徹底轟碎。

那一刻,整個重水深淵都在震動,有着強大魔氣沖雲而起。不過,在魔氣之中也是有着強橫的靈氣伴隨而現。

「拓跋英,你們還想鎮壓我嗎?」

一聲沙啞的喝聲從深淵之中陡然炸響。

「武曲,法陣雖破,你想破印而出,也絕非難事。待我等解決破陣之人,再來將你鎮壓。」

隨後數道身影從深淵之中飛掠而出。

「何人竟敢破壞封印法陣!」

又是五名尊境,氣息之強每一個都在大天尊境界。軒轅朝聖與邪王被五名大天尊氣息鎖定,頓時冷汗連連。

其中一名女子,感受到邪王的氣息,沒有微蹙:「你是玉卿瑤的正陰殿主?」

邪王聞言,看向女子,也是意外。

「拓跋蓉,沒想到你還活着。」

拓跋蓉瞥了一眼正在與海妖戰鬥的七殺與祿存,冷冽的目光鎖定邪王:「你竟然聯合魔族?如何對得起死去的玉卿瑤?」

「拓跋蓉你閉嘴,你們沒資格提她的名字。」

「蓉兒,不必與這些人廢話。他們既然準備釋放武曲,就已經是我們的敵人。」

。 數天後,小木屋——

「痛痛痛……」

疼得齜牙咧嘴的維爾躺在床上直叫喚,現在的他被厚厚的白色繃帶綁着,看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木乃伊。

「啊!」

又是一聲慘叫。

「你沒事吧?」

「別管他,伊芙,你回去休息吧,這都好幾天了……接下來讓我來照顧他吧,也當作是我的賠禮道歉。」走到床邊,摸了摸精靈少女的腦袋,女劍士菲奧娜一臉寵溺的望着伊芙,「你看看你,該休息了,你要是出事我怎麼和伊莎貝拉交待。」

「那……好吧。」

「等等……」

「咚。」關上的門直接夾斷了維爾的話語。

「你想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拿起桌上伊芙為維爾準備的茶水喝了一口,菲奧娜一臉挑釁的看着動彈不得的維爾,「不錯,真不愧是精靈族特有的茶水。」

「哼。」

冷哼了一聲,維爾完全沒有給這個暴力狂一點好臉色。

維爾可沒忘記自己身上的傷到底是哪個傢伙留下的。

就在數天前,維爾充分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神諭者」真正的力量——最後的一擊,維爾灌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可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暗炎審判」的力量只是抵擋了那麼一小會兒就被抹除了。如果不是這個叫菲奧娜的女劍士最後減少了劍技中的力量,恐怕現在的維爾應該和自己多年前早已亡故的父母團聚了。

饒是那樣,那外溢出來的恐怖鬥氣還是讓維爾躺了好幾天的病床。

嗯,到現在還沒有恢復。

不過,有禍也有福。

按照女劍士菲奧娜所說,她的最後一擊是蘊含了冰雪絕對的凈化力量,還有鬥氣的殺傷力,如果說維爾真的是黑暗一族的話,恐怕會被凈化的力量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抹除才對。但是,從那凈化力量對維爾幾乎無效可以判斷——維爾並沒有墮入黑暗這一情況。

至少現在沒有。

「我記得我道過歉了……」

「那也算的……啊!把你的手拿開!你幹什麼!你這個女流氓!」

「別動……你身上的黑暗氣息太過複雜了,雖然說在『雪舞』的幫助下凈化掉了一部分,但是這根本沒有什麼很大意義。」一把撕開維爾肩膀上的繃帶,菲奧娜指著那黑色的血液一臉嚴肅的望着維爾。

在她手指著的地方,黏稠的血液緩緩蠕動,似乎就像是活物一般,看上去讓人毛骨悚然。

「想不到神諭居然會出錯,確實有些出乎我的意外,但是,我給你個忠告,你那個劍技最好不要亂用了……你難道沒有發現你的身體已經出現了一些變故了嗎?」從菲奧娜的表情來看,她完全沒有在開玩笑。

「我知道,可是,我沒有選擇……如果這樣可以換取強大的力量去對教會復仇,我不介意搭上自己的性命……」一下子頹了下去,維爾的神情有些恍惚,「你可能不會明白在深淵中我是怎麼過來的,那個鮮血和廝殺的世界,支撐我活下來的,只有仇恨,為我,為了我的村子,為了我的那些朋友……」

「好了,打住,我對你的過往沒有什麼興趣,」擺了擺手,菲奧娜看維爾的眼神中多了一絲絲的鄙夷,「力量?你希望換取力量?」

「嗯?」

「力量的代價可是很『昂貴』的。」刻意加重了語氣,語氣中也多了一絲耐人尋味的意味。

「你想幹什麼……」

本能的,維爾心裏有些發毛。

「我強大嗎?」輕輕敲了敲桌子,菲奧娜舉起了一根手指。

一股奇怪的力量開始擴散,維爾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在那根手指周圍,居然出現了一種切割空氣的強大壓迫感。

維爾呆住了。

「這是鬥氣,一種和魔力完全不相同的力量……」曲指一彈,在維爾的驚駭中,他身旁的牆壁上直接被一股力量洞穿了一個小孔,「這也是只屬於劍士的力量。」

「我……」

「你的水平太差了,雖然說魔力充沛,可是從你的身手可以看出,你的魔法完全是個半吊子,碰到真正的強者估計也就是瞬間被秒殺的情況。怎麼樣?我可以教你使用這種力量,不過嘛……」

「不過?」

「嗯……你現在太弱了。我剛才也說過,鬥氣是屬於劍士獨有的力量,既然是獨有的力量,它的存在也是特別的,它的使用是依存在劍技上的。說句難聽的,你作戰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依靠魔法和劍術混合使用的,雖然看起來好像很強大,但是實際上,你消耗的大多數都是你的魔力,你的劍術,充其量也就是中階水準罷了。別怪我打擊你,就憑你現在這種劍術,想要初步掌握鬥氣恐怕也要好幾年時間,我想你應該沒有那麼多時間吧?」

女劍士菲奧娜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直接撲滅了的維爾迅速燃起的鬥志。

「別灰心,我有速成的辦法,只是有點不那麼人道。對於其他人,可能不太安全,不過,對於你……應該沒有什麼安全上的問題才對,」說着,菲奧娜看維爾的眼神忽然有些怪怪的,那眼神,就像一個獵手在注視一個溫順的獵物,「怎麼樣?要試試看嗎?」

雖然被盯得有些發毛,但是對於力量的渴求還是讓維爾點了點頭。

「好極了……」

邪邪一笑,菲奧娜手指一動,一個「禁言」魔法直接甩了過去。

「會很痛的,希望你別介意。」自顧自的說着,女劍士菲奧娜直接握住了維爾的雙手。

「咔嚓。」

似乎是什麼東西折斷的聲音。

「唔唔唔!!!」

一瞬間,維爾的眼淚就下來了。

「對了,還有這個東西。」嘀嘀咕咕的說着,菲奧娜在腰間的空間袋裏摸索著,似乎在尋找着什麼東西,很快,在她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造型怪異的玻璃瓶,在那個瓶子裏,一種古怪的紫黑色液體正在不停的翻滾著。

這玩意兒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從外觀看,就像是某些藥劑師研究出來的可怕毒藥。

「找到了,來,聽話,把這東西喝下去。」

「唔!」

容不得維爾反抗,一瓶紫黑色的藥劑直接灌了下來。

「唔唔唔!!!」

一股奇怪的力量充斥着維爾的全身。

恍惚間,維爾回想起了當初喝下教會聖水的那一剎那。

村子……

艾倫……

隊友們……

還有隊長。

我會為你們復仇的……

意識逐漸遠去,維爾在反覆騰起的劇痛中昏死過去。 「你應該知道,見了你之後,我喊你什麼的吧,想想看,為什麼?為什麼我不喊那個熟悉的名字?」見他不語,常小九繼續說。

這個,夏成澤當然是知道的,是為了他好,為了他的安全,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一個名字很簡單,就三個字而已,但是要控制自己別脫口而出的喊錯,我要多麼的小心翼翼?

即便確認了你就是你,是駙馬爺了,我也依舊是不想給你招惹半點麻煩的。雖然,你已經成為別人的丈夫,可我還是希望你好好的,平平安安的。

哪怕現在的你沒做大夫行醫救人,哪怕你現在走了另外一條路,哪怕你沒有答應我說的,放棄現在的一切咱倆一起離開,我,依舊是想著你好好的就好。

可是你呢,你是怎麼做的?你對我做了什麼?

有些話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即便現在的你是駙馬,是禮部侍郎,但是,你依舊有顧忌的。

我的存在會給你的帶來很多麻煩,就會成為你的軟肋,比如公主那邊,比如太子那邊,還有其他的跟太子對立的,都有可能用我來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