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片刻,畫在彩鱗蛇靈魂上的鮮血圖案變得越來越黑,而彩鱗蛇的靈魂卻像漏了氣的氣球一般急劇縮水。

當彩鱗蛇的靈魂只剩不到一米長的時候那獻血圖案變得漆黑如墨,然後緩緩的從彩鱗蛇的靈魂上脫落。

當那些漆黑的鮮血圖案全部脫落的時候,彩鱗蛇的靈魂也變成了一個潔白無瑕的靈魂。

「這個是滌魂,洗凈靈魂上的情緒、記憶等污漬!」

「接下來就看你怎麼選擇了,如果你想把他培養成一個新的式神就進行升靈儀式,如果你想培養小龍的話就讓小龍吃掉它!」

莫情重新拿回了身體的掌控權,喚出小龍,然後示意它吃掉彩鱗蛇的靈魂。

小龍也是來者不拒,像吃麵條一樣,一哧溜的把彩鱗蛇的靈魂吸到肚子里,然後返回莫情的丹田睡大覺。

莫情苦笑的搖搖頭,隨手拔出疾風劍,劃開了彩鱗蛇的肚皮,取出了裡面的蛇膽,莫情砸的時候刻意避開了這裡,所以莫情得到了一個完美的二階妖蛇膽。

由於莫情直接把彩鱗蛇心臟都砸碎了,所以只能一股腦的把妖血抽出來,裝在一個石盆里,丟到儲物戒指里。

然後剝了蛇皮,取了蛇毒,拔了毒牙,這次的蛇毒被莫情裝在了老先生給他的那個小瓷瓶里。

這次莫情依然做了口大石鍋,又開始燉妖肉,聽希雅的話,還切了幾片靈芝扔鍋里,又倒了幾滴彩鱗蛇的蛇毒…

「這個真的不能毒死我嘛?這妖肉里本來就夠毒了,往裡面放毒…」莫情有些心虛。

「再用大石頭做一個大蓋子,蓋嚴實了,再在上面扣一個洞。」希雅自顧自地說著,根本不回答莫情的問題。

莫情也只能照做,也不知道希雅在搞什麼名堂。

當莫情將大蓋子蓋在大石鍋上的時候希雅又說話了:

「很好!莫情就等著開鍋吧~」希雅依然神秘兮兮的。

之前的問題希雅都沒回答,所以莫情也是忍住好奇心,不去詢問希雅。

在這個悶呼呼的森林裡生火還是挺不容易的,若不是豬野在一邊吹氣加上偶爾噴出點火焰還真不知道多久才能燒開鍋。

就算有豬野放工具豬在一旁輔助,也是足足燒了一個小時才開鍋,蒸汽從鍋蓋的那個洞呼呼的向外涌。

「很好!莫情就先用哪個蒸汽修鍊吧~」希雅老神在在的說道。

「這也行?」

「怎麼不行?把毒蒸出來慢慢吸收啊,對了,那個蛇膽先吞了。」

莫情忍著腥臭味將蛇膽一口吞下,然後用內力和念力引導鍋里的水蒸氣用於呼吸,就這樣,莫情開始了降龍訣的修鍊。

小龍也迷迷噔噔的懸浮在莫情身後,隨莫情一起修鍊。

蛇毒夾雜著靈芝的成分順著蒸汽被莫情吸入體內,莫情頓時感覺自己的肺葉快融化了一般,呼吸困難,切疼痛難忍!

但是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另一股力量給撫平。

莫情知道那股力量應該來自於靈芝,沒有了後顧之憂的莫情又開始了痛並著快樂的修行…

每過一段時間莫情都要向鍋里加水,然後繼續修鍊,就這樣依次往複修行了兩天兩夜…

直到第三天莫情終於感覺不到蒸汽裡面的毒素了,而小龍也脫離了迷迷瞪瞪的狀態,又變得龍精虎猛,等級也飛一般提升到了38級!

而莫情自己也只是單單提升了一級而已,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小龍吃了一整個的靈魂,那個靈魂幾乎可以說是彩鱗蛇一輩子的積蓄了。

小龍升級又給莫情反饋了一些力量,再加上自己也成功升級,莫情的心情也是舒暢的很!

揭開鍋蓋,莫情直接伸手進去抓了一塊肉就啃,這肉里蘊含的妖力不會被蒸發,所以還是很有營養價值的。

這次莫情誰都沒給分,吃獨食,狼吞虎咽的,連湯帶肉一頓都吃了,然後又坐在那裡修鍊了一天…

「這生活總的來說還真是愜意啊~」莫情感慨道。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是誰帶的你!」希雅得意洋洋的說道。

「這附近應該就是二階魔獸的盤踞地,就在這附近轉悠吧,我感覺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還真惹不得那些三階魔獸。」

「是啊,都怪莫情太弱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二十分鐘后,周其鳳再次回到了會議室。

他徑直的走到葉臨天的面前,恭敬的說道:

「大人果然料事如神,遊樂場里的員工,確實有兩個人認識那兩個黃毛,那兩個犯人,是這家遊樂場的老熟客,經常鬧事,收取遊樂場的保護費。」

聞言,葉臨天眉頭一皺,厲聲問道:

「可查出來幕後的兇手的是誰?」

周其鳳微微一怔,無奈嘆了口氣。

「屬下愚鈍,還沒有調查清楚……」

「查!給我往死里查!無論對方是什麼背景,一旦查獲,立刻羈押!」

葉臨天暴怒,怒火在胸中的翻騰。

同一時間,青洲北城的一個爛尾樓內。

多年未建,雜草叢生。

一輛破爛不堪的麵包車,快速在長滿雜草的路上開了過去,濺起了一米高的泥水。

接著,一路橫衝直撞,撞倒了多個油桶,最後停在了的爛尾樓門口。

砰!

車門被拉開,哐當一聲,掉在了地上。

兩個染著黃毛,身穿黑色T恤衫的小混混,先是警惕的觀察了幾眼周圍的環境。

而後,相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緊接著,一個人重新回到了車上,把捆著四肢,不斷掙扎的瑤瑤,扛了下來。

瑤瑤拚命的哭喊,眼睛已經哭腫了,淚水不斷在眼圈裡打轉。

看著眼前兩個凶神惡煞的壞人,瑤瑤快要嚇壞了。

「叔叔,瑤瑤乖乖聽話,求求叔叔,放了瑤瑤,瑤瑤想爸爸了……嗚嗚嗚……」

「爸爸還在遊樂場等瑤瑤,發現瑤瑤不在,肯定會著急的,叔叔……能不能把瑤瑤送回去……」

聽到瑤瑤的哭聲,一個黃毛臉色一沉,直接甩了瑤瑤一巴掌,凶神惡煞的說道:

「哭什麼哭的!在哭把你嘴堵上!」

「告訴你小東西,你爹很快就過來陪你了,到時候,你們父女倆的一起見閻王!」

五歲的瑤瑤,哪能承受住這種恐嚇,急忙握住了嘴巴,嗚咽了起來。

而後,一個黃毛坑著她,走進了爛尾樓,用匕首割開了繩子,把瑤瑤推進了小黑屋。

一屋子的建築垃圾,還有廢棄的汽油桶,屋子裡充斥著濃重的汽油味,和腐爛的老鼠屍體的氣息。

可以說是,臭氣熏天!

瑤瑤怕黑,蜷縮在了角落裡,淚水漣漣的看著,哐當被關上的大鐵門。

接著,哇哇大哭,不斷敲打著大鐵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瑤瑤害怕,瑤瑤害怕……」

「叔叔,瑤瑤不是壞孩子,能不能放了瑤瑤,瑤瑤一定乖乖聽話……」

「嗚嗚嗚……瑤瑤怕黑,爸爸你在哪啊,能不能過來救瑤瑤……」

瑤瑤瘦弱的小身軀,弱小無助的站在漆黑的房間里。

不斷用小手拍打著鐵門,力量越來越弱小…….

十分鐘后,瑤瑤抹了抹眼淚,坐在了輪胎上,小聲的嘟囔道:

「瑤瑤不怕,瑤瑤一定要堅強,爸爸是超人,一定回來救瑤瑤的,瑤瑤不怕……」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角落裡,突然傳來了一陣犬吠……

接著是爪子摩擦地面,刺啦刺啦的聲音,瑤瑤猛地一驚,只見一個猩紅的目光,正在看看著她,不斷發著嗚嗚嗚的犬吠……

瑤瑤捂住眼睛,小腿不斷發軟,下一秒,一個渾身烏黑,體型碩大的狼狗,沖著她沖了上來。

瑤瑤大叫了一聲,急忙向後退去,弱小的身子,不斷貼著鐵門,蜷縮在了地上。

這狼狗,嘴裡的獠牙,長尖細膩,撲過來身,體型足有一米。

被瑤瑤弱小的身軀,要高大兩倍之多。

瑤瑤滿臉淚痕,滿身泥污,看著惡犬張開嘴,露出了兩個鋒利的獠牙,不禁打了個寒戰。

惡犬嗚咽了兩聲后,嘴裡不斷流著口水……

「大狼狗,你走遠點,瑤瑤怕你,你不要吃瑤瑤,爸爸還在等我……」

「爸爸,你在哪啊,瑤瑤好好怕。」

瑤瑤蜷縮在地上,不斷摸著眼淚。

不遠處的狼狗,低吠了一聲,而後,齜牙咧嘴的撲向了瑤瑤。

滿嘴白白的牙齒,濃稠的口水,十分腥臭。

「啊!」

瑤瑤閉上眼睛,大叫了一聲。

此時惡犬已然猛地撲向她,跳起來的身姿,足有半人之高。

在瑤瑤的尖叫聲中,刺啦啦的鐵鏈聲,惡犬低吼的叫聲,與刺啦啦的鐵鏈聲,響徹了整個倉庫。

只見,惡犬的脖子上,套著一個偌大的項圈,身後綁著一根手手腕粗的大鐵鏈,綁在了一根堅固的柱子上。

抱起的惡犬,張開了血盆大口,長長的獠牙,距離瑤瑤,不過五厘米的距離。

瑤瑤已然嚇壞了,死死的貼著鐵門,小手蜷縮在了胸前。

「爸爸,瑤瑤是不是快死了,嗚嗚嗚……」

身體單薄,弱小無助的瑤瑤,直接被這條惡犬,嚇暈了過去。

靠在鐵門上,身子一軟,嘴裡不斷呼喊著爸爸的名字。

被鉗制住的惡犬,不斷掙脫著鐵鏈,惡臭的口水,流了一地。

它前肢一趴,看著倒在地上,近在咫尺的瑤瑤,夾著尾巴,退到了兩米開外。

而後緩緩趴下了身子,啃食著一根碩大的骨頭。

只見,地上殷紅一片,原來它的前肢受傷了,它啃了一會骨頭后,不算舔舐著傷口。

半小時后,瑤瑤猛然睜開了眼睛,嚇得立刻爬了起來。

小手緊緊的攥成拳頭,瞪著腿,瞪著不遠處,那雙紅彤彤的雙目。

惡犬似乎失去了鬥爭,嗚咽了兩聲后,移開了目光,疲倦的趴在了地上。

瑤瑤冷靜的觀察了兩秒,見惡犬舔舐傷口,邁開步子,緩慢的走向了那條惡犬。

狼狗瞪著雙瞳,接著上半身俯地,下半身高高抬起。

或許見瑤瑤對它沒有攻擊力,惡犬重新蹲下身子,趴下了身子。

此刻,瑤瑤已經走到了距離惡犬,不足半米的位置了,顫抖的伸出了小手。

見大狗不為所動,瑤瑤鼓足勇氣,摸了摸它的額頭,接著蹲下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