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四面八方傳來沙沙聲,所有人全都拿出武器雙眼警惕的準備迎戰,一群蜘蛛密密麻麻的從的洞口深處快速朝著他們移動而來!

「這些蜘蛛特么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

那巨大的牙齒如鍘一般!

蜘蛛密密麻麻的朝著他們湧來,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這些只是蜘蛛幼蟲,咱們速戰速決,如果母蜘蛛回來了,可就不妙了。」

玄武說完直接揮動著手將最近的幾隻蜘蛛抓爛。

桃子猴哥以及小沫全都恢復成真身,用蠻力攻擊著這些蜘蛛。

花琉璃的精神力有入無人之境,一根精神力可以輕鬆刺穿這些蜘蛛的腦袋,而精神力爆炸的餘波會將周圍的蜘蛛沖的缺胳膊斷腿兒。

「小心別讓它們吐絲。」

史前巨蟲跟他們遇到的那些妖獸自然是不同的。

它們的身體外層更強悍,毒素更猛烈。而他們煉製的防禦法寶,可擋十七八級妖獸權利攻擊三次,卻不能抵擋這些巨蟲一次。

這就是差距!

他們在人界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在這裡宛如螻蟻一般被這些蟲子追著打。

像這種鬼面蛛幼崽他們還尚能對付,如果鬼面母蛛獵食回來,如果在不躲進花琉璃秘境的情況下就危險了。

幾個人奮力擊殺著無窮無盡的鬼面蛛。

就在這時地面一陣顫動,如水桶粗的蛛絲從四面八方朝著他們攻擊而來。

這些蛛絲的表面帶著瑩瑩綠色,一看便知含有毒素。

一個鬼面母蛛就很難對付了,如今這四面八方噴湧來的蛛絲少說也有十來只鬼面母蛛。

這種情況不跑還等著過年不成?

他們雖然可以利用蟲族的史前巨蟲來歷練,但那是在沒有生命危險的前提下。

這些鬼面蛛很顯然除了玄武桃子猴哥這三個史前巨獸能對付外,他們這些修士還真不是對手。

花琉璃毫不猶豫的帶著眾人在一次閃身躲進空間。

「師妹~」

淑儀的嗓音充滿無奈!

花琉璃輕咳一聲道:「師姐,我得為了大傢伙的生命安全考慮,這些鬼面母蛛不是咱們能對付的。」

「師妹以往你不這樣的,哪怕遇到比自己等級高很多的修士,也能蹦躂著衝上去跟人拚命,如今怎麼……」

花琉璃聞言,腦袋低低的。

她不想讓任何人葬送在這裡!

見她低著頭沉默著,司徒錦道:「她只是不想讓大家陷入危險,那鬼面母蛛如果只有一隻,咱們肯定能對付,但外面的鬼面母蛛有十多隻,每一個如小山那般大,咱們這些人加上靈獸都不一定能殺的光。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被這些鬼面母蛛吃了。」

眾人聽司徒錦這麼解釋,變得跟花琉璃一樣沉默。

淑儀:「但這麼躲也不是辦法!」

花琉璃抬起頭掃了眾人一眼,道:「我沒想過要躲,迂迴戰術懂不懂,我想等這些母蛛落單后再一一對付來著。這樣一來大家既能歷練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我們相信師妹。」

花琉璃屏氣凝神去看外面的場景,那些母蛛們已經到挨著小鬼面蛛離開了。

。 「這叫又純又欲。」李哲在心裡補了一句。

這時,麗薩和店裡另一個女美容師也圍了過來,對小喬的妝容也很讚歎。

一旁一個在弄頭髮的二十齣頭的年輕女孩,更當即對莉莉說也要化一個一樣的妝容。

李哲看了女孩一眼,忍不住在心裡搖了搖頭。

茶藝妝也要看顏值的。

否則你就算化上了茶藝妝,男人也會義正言辭的告訴你,他不喜歡綠茶。

「帥哥,加錢就算了,還有今天的消費我會給你們打個七五折,這也是我能做主的最大優惠了,就當感謝你今天教了我一手。」莉莉心情極好,笑著對李哲說。

麗薩笑著說:「莉莉,你今天可賺到了。」

對她們這些美容師來說,多學會一門化妝技巧,無疑是多出了一份吃飯的本錢。

另一個女化妝師也說:「莉莉姐,你也教教我吧?」

莉莉笑笑沒接話,吃飯的本事怎麼能輕易教給別人。

李哲問小喬:「學會怎麼化妝了嗎?」

小喬想了想說:「感覺會了點,但還是不太會。」

李哲笑著說:「沒事,我相信你很快就會了。」

小喬笑著笑著嗔了他一眼。這個會字的內涵,只有他們兩個人明白。

「不太會化也沒事,回去我再教你。」李哲不再開玩笑。

「帥哥,你對你女朋友可真好!」莉莉說。

李哲和小喬兩人離開美容院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多,華燈初上了。

走在繁華的街頭,小喬一身露肩的束腰長裙,清新美好又純又欲的容顏,讓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她幾眼,有一個學生模樣的戴眼鏡男生,更因為回頭看她,被不滿的女朋友狠狠教訓了。

讓小喬忍不住輕笑出聲。她很享受這種被人注目的感覺。

看了一眼身旁的李哲,小喬好奇的問:「李哲,你怎麼會這麼多?連化妝都懂!」

李哲會寫小說、會寫歌、會彈唱,這次滬市之行,也把一切安排的妥妥噹噹,而她則顯得什麼都不會。

李哲顯然看出了她的小心思,笑著看玩笑說:「放心,你就是廢物女友,我也不會嫌棄你!」

「你才是廢物呢!」小喬笑著反駁說。

她蹦蹦跳跳的跑到李哲身前,轉了一圈,笑著說:「我這麼漂亮、可愛、乖巧、善良溫柔的女孩子做了你女朋友,你賺大了!」

真是個愛笑的女孩。

李哲看著小喬巧笑嫣兮的模樣,心情也不由變得極好。

兩人一回到酒店,前台女服務員就忙不迭地說:「你們可回來了,這些東西都是你們的吧?也買的太多了,趕緊都拿走吧。」

她指了指地上的一大堆各式各樣的購物袋子。

這些東西都是兩人購物后,商家送來的。

李哲和小喬兩人往返了三四趟,才把東西全都搬回到了房間,房間本就不大,再堆上一大堆東西,頓時顯得擁擠起來。

小喬仰倒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說:「終於搬完了!」

這酒店只有六層,沒有電梯,兩人搬東西,只能來回爬樓。

李哲看了眼她。

這會長體力有點差啊,逛街喊累,爬樓又喊累。

不都說,女人逛起街來就不知道累嗎?

小喬歇了幾分鐘,從床上起來,開始翻看起買的東西,並不時拿起一件衣服在她身上比比。

李哲沖了個澡,從衛浴室出來,就看見她在臭美。

「李哲,你還買電腦了?」她翻到了一個電腦包。

「是給你買的。」

「我猜也是。」小喬笑著說。

李哲在東西堆里翻了翻,又找出一部手機來說:「這手機也是給你的。」

電腦和手機,都是李哲去電腦城買數碼相機時一起買的。

小喬家裡管的很嚴,別的女生家境還可以的都有個好點的手機,她只有一個普通舊手機,是她媽媽用剩下來的。

生活費每個月只有四五百塊錢,這個數目女生來說真的有點少。哪個女生上了大學,不想買點化妝品,買點喜歡的衣服什麼的。

更慘的是,她的爸媽都是老師,媽媽是小學老師,爸爸是高中老師。

也就是小喬小學被她媽媽管著,高中被她爸爸管著。

並且她爸爸還是她們高中的教導主任,因此整個高中時期,學校的男生都不敢跟她多說話,就怕被她爸爸誤會了。

聽小喬說,她最快樂的就是初中三年,至少在學校沒父母管著,不用一本正經裝乖孩子,想和誰玩就和誰玩,想和誰鬧就和誰鬧。

電腦是一台淺粉色的10寸華碩上網本,漂亮輕巧,非常適合女生用,手機是一部音樂手機,外觀漂亮,還可以聽歌、拍照。

小喬擺弄著電腦、手機,都很喜歡,她對電子產品的興趣,明顯超過了衣服。

李哲說:「別玩了,去洗個澡吧,然後我帶你出去吃點好的。」

說起來,兩人中午都沒正經吃飯,只在咖啡廳簡單吃了點東西。

「我不餓,要不我們就別出去吃了,一起看部電影,然後去樓上酒吧坐坐,順便吃點東西算了。」小喬說。

「走吧,我位子都訂好了。」

「那好吧!」她勉強說。

李哲發現小喬還有點宅,一回到屋裡就不願意動。

晚餐地點,李哲定在了東方明珠塔的空中旋轉餐廳。

餐廳坐落在東方明珠塔267米高的上球體,是亞洲最好的旋轉餐廳。

十一假期來東方明珠塔觀景的遊客極多,排隊都排到二樓了,還好李哲預定了餐廳位置不用排隊,走VIP通道,直接坐電梯到263米的觀光層。

餐廳是自主模式,菜色很一般,不過這個餐廳的主要特色也不是美食,而是觀景。

李哲和小喬兩人運氣不錯,被安排在了靠窗的位置。

餐廳外層是會轉動的,旋轉一圈差不多要兩個小時,邊吃邊轉,看著窗外浦江兩岸美麗的夜景,高樓林立,霓虹閃爍,流光溢彩,點點繁星,美不勝收,真的是很浪漫。

「這裡真的好美啊!」小喬感嘆說。

「是不是沒來錯。」李哲笑著說。

「你剛才怎麼不說是來這?」

「給你個驚喜。」像么娘這種女子,雲歸鶴之前也是很少接觸過的,所以突然遇到,反而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跟她交流。

倒是蘇禹。看到么娘贏了過來之後,便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他向前一步朝着贏過來的么娘走了過去:「姑娘,咱們又見面了。」

么娘手捏著帕子,五寨嘴上咯咯直……

《丹道至聖》第九百七十七章熱情的么娘A院在國內的位置是絕對的NO.1。

其實在她畢業之前,A院就曾向夏天拋出橄欖枝,只不過那時候的她,只想躲的遠遠的,對國內的事情眼不見為凈。

為了說服她,A院的院長甚至親自去了一趟A國,被拒后,並沒有惱羞成怒,反而住在那邊待了很長時間,後來,看她實在是意志堅決,才放棄。

《滿級大佬她回來了》第148章 嬴政是很理智的。

他心裏清楚,不管是士農工商那一個階級,只要不是鐵了心反對大秦帝國的,那就都是他的子民,他的國人百姓。

正因為如此,嬴政在施政的過程中,極為的慎重,因為他心裏清楚,一個帝國的重鑄,國人百姓才是最重要的。

他會規整商賈,但是也不會對他們趕盡殺絕,只要是心向大秦,只要是遵從朝廷政令,他甚至於會扶持。

「諾。」

點頭答應一聲,蔡九的想法也是這樣的,他出身計然家,自然是希望天下商賈的氛圍得到改善,他想要為天下商賈開新路。

「陛下若是沒有其他的要求,臣這就去推出,至於對於這一次尚未前來的商賈,臣讓黑冰台記錄在案。」

「等兩證徹底的推行,等廷尉府頒佈發壟斷法之後,臣會對於這些商賈進行清算,作為大秦國人百姓,不遵從朝廷政令,這已經不是大秦國人百姓,而是一群反秦分子。」

蔡九清楚,對於這些人,朝廷絕對不會容忍,就算是自己今日不提出來,一旦到了必要的時候,始皇帝也會清算。

而他清算,只是查抄家資,這些人起碼還能夠活着,但,眼前的這位若是插手清算,這些人只怕是沒了。

「好!」

嬴政放下手中的茶盅,深深地看了一眼蔡九,他對於蔡九的打算,自然是洞悉的,只是對於此事,他並不在意。

只要是能夠為大秦辦實事,對於臣子的一些小心思,嬴政都不會太在意,因為嬴政了解一句話,水至清則無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