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了?

在教學醫院裏教學這件事,真要擺在枱面上來談錢,那就有點不太合適了:「尹老師,您這話就見外了。手術的過程,你們可以錄製,但是我希望可以不要外傳就好。免得生什麼變故。」

尹玉聽完,馬上拍胸脯保證:「那肯定沒問題的。只是啊,小陸,這個你說的外傳,我還是要多問一句該怎麼理解為好。」

「其實啊,就我這裏,就收到了不少醫院同行的請求啊,就是希望能夠把你的教學視頻賣給他們觀摩。如果你願意把這些手術視頻當作教學視頻來出售的話,這筆費用,也還是不少的。」

「這個錢,乾乾淨淨,別處想買都沒有。你看,這樣會不會合適?」

「當然啊,我們可以按照你的意願,隱去關於你的個人信息這些,都是沒問題的。」

尹玉穿着無菌手術服,帶着無菌手套,身上的無菌範圍是肩膀以下,腰部以上,所以拍胸膛是沒問題的。

陸成稍稍皺了皺眉,這個問題他還沒有考慮到過,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選擇,所以為了保險起見,陸成便道:「尹老師,其實我做的手術能不能當教學的素材,我自己心裏都沒底。要不這樣吧?我再考慮考慮?」

陸成這邊還是打算先去問問自己的師父,聽聽他們的意見再做決定。不管是閔宏啊,還是李東山,那都是老搞教學的了,線下的培訓班也開過,所以他們肯定有經驗一些。

免得萬一自己為了一點眼前的利益,把自己給玩脫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那肯定的,你可以慢慢考慮。主要是我還是不願意被人扣上一個自私的帽子,你知道吧,你可能不知道你做的這個取栓術的震撼有多大。就下一台手術吧,瑞金醫院的古教授啊,就給我講了,必須要他來觀摩一下的。」

「現在這台手術,都屬於你的私貨,別人都不知道的。」尹玉樂呵呵地說。

肯定這台手術的存在,他不會去給古丈量講。

即便是同一個大學的附屬醫院,也是存在着良性競爭的,就算有學習的資源,那也要先滿足我自己人之後,給你們吃剩下的。當然如果你們正好遇到了,那我也不好意思太過自私,不讓你來看。

但你不知道的,我也不會叫你。

就是這樣的事。

不會邀請你學習,但也不會攔着你來學習。尺度把控得也是比較好的。

陸成覺得有點錯愕,微微一笑,沒有回話。

而就在這時,台上傳來了好消息:「尹教授,陸老師,通了,血運通了。」

「指間都有了血運,重要部位的血運也沒得差。」

尹玉這邊立刻驚喜非常,首先就帶頭鼓起掌來:「我們這一次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奇迹啊,大家為陸老師鼓掌!」

陸成是晚輩,後進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沒有教授的職稱,而且在知情的情況下,冠稱為陸教授,並不合適。但是陸老師,就比較合適了,學無先後,達者為師!

其他人也是紛紛鼓起掌來,兩個骨一科的人也是不停地掃了陸成幾眼,然後笑笑說:「陸老師好像是我們骨科的人吧?」

尹玉聽了這話,頗為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頻頻點頭道:「對對對,陸老師是骨二科來進修的。但是他之前是搞急診的,不管是骨科還是血管外科啊,都相當有造詣。」

「湘雅二醫院的急診科,也是非常不錯的。」

尹玉這是順便把自己的面子提一提,大概意思就是,陸成是急診科的,大雜燴,什麼都搞,所以也不算是你們骨科專科的人吶。不然,血管外科的問題,喊一個單純骨科醫生搞了,還是比一個急診科的醫生給搞了沒面子些。

骨一科的人便點了點頭,說:「尹教授,這豈止是不錯啊?這隻能叫不錯么?」

「既然血運通了,那我們就能放心大膽做清創和打外固定支架了。謝謝你們的配合啊,尹教授,陸老師。」說話的是骨一科的一個副教授。

這種簡單的骨折手術,其實主治就能做,只是伴隨着血管損傷,所以把副高給叫來了而已。

所以,他還是把尹玉喊教授,而對陸成也是客氣地喊了一聲老師。

陸成這邊也不好太過於推卻了,但也沒應,只是笑笑,算是暫時不去爭論別人怎麼喊自己的這回事了。

不過尹玉還是沒有馬上叫陸成上台,只是喊血管外科的人,繼續去準備做陸成做陰部血管手術的術前準備,只等陸成做關鍵的部分。

而這時候,尹玉便終於是找到了機會開口了,非常專業地問:「陸老師,等會兒你打算怎麼取陰部內動脈的栓子啊?就是,你的手術思路,大概是什麼樣子的?」

陸成聽到這個問題,頓時就是神色一正,但是口罩攔著,所以別人根本看不到陸成的表情變化。

而與此同時啊,幾個正在被尹玉吩咐著要做手術的副教授和主治,甚至是研究生,都豎起了耳朵。

這是關鍵的知識點,要是真拿下了,那就不只是能夠吃飯這麼簡單了,那叫絕活兒!!!

陸成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便開口道:「陰部內動脈在男性中的直徑大概是2.77±0.44mm,其與股鞘的大概距離是……」

尹玉聽到陸成講的第一句話的時候,當時tm就傻眼了。雖然講,具體的數值,是非常客觀而且真實的,但是我tm怎麼去算直徑多少,距離多少,分叉口多少?你他么是在玩我么?

但是,這些心裏的操蛋話肯定是不能夠說出口的,只能夠擺出一副你牛逼,你隨意的樣子。

但其實,我聽都聽懂了,懂得明明白白,不就是計算距離嘛?

不好意思,還是不會,你愛幹啥幹啥去!

等會兒凌晨左右應該還有一更!求訂閱支持!

7017k 「嘖,古人的防備心還是挺重的。」系統忍不住感慨。

「那是。」薛染香贊同:「畢竟古代講究無功不受祿,要是在現代社會就好了,加個好友進群,再發個朋友圈點贊什麼的,自然就有很多人蜂擁而至,這店鋪的名聲很快就會打響了。」

「可惜啊,這是在古代,這一套沒用了。」系統惋惜道。

「其實也不是,咱們可以取其精華,等會兒賀斟呈他們來了就好了。」薛染香不以為意。

她開這個麵館已經經歷了前九十九步,只剩最後一步了,這沒有多難。

不一會兒,賀斟呈的兩個同胞遠遠的並肩走了過來。

「前面賣什麼的?怎麼圍著那麼多人?」其中一個好奇的開口。

「去看看。」另一個緊跟著說。

兩個人就到了好再來麵館門前。

「姑娘,這麵條怎麼賣的?」兩人詢問。

「軍爺。」薛染香笑得客氣又委婉,卻還不失熱情:「小店新開張,這麵條只送不賣,二位要來兩碗嗎?」

「不要銀子?」其中一個表示懷疑。

「不要銀子,二位若是想吃,現在就可以。」薛染香抬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不要銀子,太好了,跟我們一人來一碗!」

其中一個人拔高了聲音,這是故意說給周圍的那些圍觀的人聽的。

圍觀眾人都睜大了眼睛,他們想看看這店鋪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居然還有不要銀子就給麵條吃的,他們懷疑這其中有什麼陰謀。

畢竟他們當中有些人活了大半輩子,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吃東西不要錢,誰信啊?

可別是吃完了,到時候又抓著要錢,那不是得不償失嗎?

那二人一人端了一小碗面,站在外面就「呼哧呼哧」的吃了起來。

「嗯,好吃,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麵條……」

「真香啊,這大冷天的,來一碗麵條暖手又暖腳,對了,姑娘,能不能添湯啊……」

薛染香笑眯眯的,放大了聲音:「到我這店裡來吃麵條,不僅湯隨便添,還免費送各色的綠蔬,只要不往回帶,我們這管飽!」

圍觀眾人當中有人蠢蠢欲動了。

「這麼好,吃了面能添湯,還送各種綠蔬,看他們吃的那麼香,我也想去嘗嘗……」

「先別著急,等他們兩個人吃完了,咱們再看……」

「看一看是不是真的不要銀子,真不要咱們就去吃啊,反正不要銀子,不吃白不吃……」

薛染香聽著他們的議論,不動聲色,心裡卻一陣得意。

「看看,他們有所意動了吧,等會再來幾個人,他們就蜂擁而至了。」她在腦海里跟系統說話,得意洋洋。

「你這是抓住了他們的心理嗎?」系統問她。

它再智能也只是個智能機器,不能理解人的一些行為。

「對啊。」薛染香承認道:「不管是現代了還是古人,腦子裡佔便宜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就利用這種思想,讓他們先來嘗一嘗,到時候知道我這個麵館味道好又實惠,客人自然就來了。」

「這個方法不錯。」系統表示贊同。

說話間,又來了幾個賀斟呈的同袍。 「砰!」這一撞擊速度極快,根本沒有人預料到,以至於距離最近的李青檸都沒看清,就發現一道人影躥到了自己跟前,和吳氏的那隻大腳撞在了一起。

「哎呦!」人影瞬間飛起,吳氏被強行給撞翻了,跌倒在地上之後,又把秦月給絆倒,正好被對方給壓在了身下,頓時發出了凄厲的驚叫。

「你個老妖婆,你叫什麼?」秦月也被庄懵了,她哪料到會有這一出?而且連自己都給撞倒在地,所以一聽到吳氏慘叫,頓時火氣變得更大了,也沒管來人是誰,直接壓著吳氏狠狠的踩了一腳之後,才爬起身來怒斥道:「我都沒喊疼,你喊什麼?就你這樣的還敢欺負青檸嫂子,我打死你!」

「秦明,你怎麼回來了?」這個時候,也就只有秦曉燕是清醒的,看著被撞飛之後,滾到自己身邊,卻依舊迅速爬起身來的居然是秦明,頓時又驚又喜。

「老妖婆,欺負我秦家人,我打死你!」秦明此時沒顧得上自己的姐姐,氣勢洶洶的衝到了吳氏跟前,盯著對方怒吼道:「老妖婆,她是我嫂子,你敢打她?我打死你,打死你!」

這伴隨而來的是疾風驟雨一般的拳打腳踢,雖然沒有了之前的衝勁,靠著他五歲的身體,打起來其實力氣也沒多大,但是架不住的是,此刻吳氏倒地,剛剛被秦月給壓在了地上,此時根本爬不起來,這等於是光挨打沒辦法還手了。

「嫂子,你沒事吧?」秦曉燕管不住弟弟,目光轉向李青檸,頓時被嚇了一跳,對方的左臉頰此刻已經紅腫不堪,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就印在白皙的臉上,嘴角都被打破了,正在滲出一絲絲血跡,樣子太嚇人了。

「去給我拿塊冰過來,冰敷一下吧。」李青檸擺了擺手,示意對方離開之後,也沒去制止秦明,反而一邊疼的倒抽涼氣,一邊目光卻饒有興趣的盯著對方。

奶奶的,趁著我沒注意,這一巴掌打的還真疼。她雖然吐槽不已,但是卻沒打算上去對方吳氏,雖然她不是原主,但畢竟頂著對方的身體,這真要對這個便宜老娘出手,那傳出去,這名聲只怕還真的毀了。

但是秦明這個小屁孩這時候衝出來,那就不一樣了,怎麼說他也才五歲,那就是個孩子,一個小孩子和人打架,那能說明什麼?就算是傳出去,那吃虧的也只能是吳氏。一個大人居然和小孩子打架,那還有臉嗎?

不過,秦明怎麼回來的這麼及時?他之前不是說這幾天都要住在書院嗎?

李青檸暗自嘲諷了一句吳氏之後,忽然看著秦明有些好奇,這個小屁孩不光是救駕及時啊,而且什麼時候還學會護著自己了?就他那性子,能救自己?

該不會是那個傢伙讓他回來的吧?

李青檸忽然臉色變得有些古怪,自己的這位老娘跑過來鬧事,這才多長時間?就算是有人立即去報信,只怕秦明也趕不回來吧?那他是怎麼知道的?

「嫂子,快點敷在臉上,不然就破相了。」她心頭閃過一絲詭異的念頭,只不過還沒來得及深究,秦曉燕就趕了過來,廚神道場內的冰塊是常備的,所以她很快拿著布團包裹著碎冰輕輕的覆蓋在李青檸的左臉上。

她是真的心疼了,這場無妄之災根本就全是吳氏惹出來的,以前欺負秦觀,不管李青檸,現在看到她在城裡做買賣了,有產業了,就立馬過來搶,這算是什麼老娘?

「我來!」她努力踮著腳,想讓李青檸舒服一點,不過卻隨後直接被秦月接過手來。

「嫂子,要不讓曉燕——」秦月年紀大一點,知道不能讓秦明繼續瘋下去了,這吳氏畢竟年紀大了,萬一打壞了,那罪名還是算在李青檸的身上。不過她的話還未說完,李青檸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秦曉燕給打斷了。

「曉燕,沒看出來啊,你也這麼暴力,我喜歡!」秦月頓時來興趣了,這個柔弱的丫頭居然阻止自己去喊住秦明,這和她的性子可完全不一樣啊。

「她打嫂子,就該打!」秦曉燕一門心思都在李青檸身上,而且比起後者自己,她是記得李家之前所有的事,所以此刻事真心心疼李青檸,哪還會去叫停秦明?

「算了,別打了。」不過這話一出口,李青檸自己卻似乎明白了點什麼,轉而朝著秦月點了點頭,讓後者上去把秦明給拽到了一邊。

「你,你個小癟犢子,你敢打我?我,我要去找你們村裡正,讓他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有人生,沒人養的狗東西!」吳氏這才擺脫了秦明的拳打腳踢,只不過此時的她頭髮散亂,身上的衣服也被秦明給扯破了好幾處,整個人滿身泥土,狼狽不堪。

罵罵咧咧的話到了秦月這裡戛然而止,她的力氣可比秦明大多了,一伸手,強行將吳氏拉到了李青檸跟前。

「你剛才說秦明有人生,沒人養?」李青檸捂著臉,盯著吳氏上上下下掃了一眼,卻依舊沒發現原主給自己留下什麼哪怕一絲感覺什麼的,所以語氣也沒什麼變化,倒是直接搖頭道:「她們三個我來養,以後再敢讓我聽到這種話,那就不是你去找里正了,我拆了老李家的房子!」

「你,你這個不孝的東西,那是——」吳氏的話還沒說完,李青檸就直接將其打斷,轉而語氣決絕道:「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我是秦家的媳婦,這裡也是秦家的產業,和你們老李家沒有一分一毫的關係,今天看在以前的親情份上,我懶得和你計較,你回去吧,回去老老實實待在李家莊養老,再敢來胡鬧,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以後,看見姓李的,我見一個打一個!」

「你,你忤逆不孝!你要氣死我啊!」李青檸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絲毫的感覺,她是異世靈魂,和吳氏根本沒有親情。而繼承過來的記憶也根本沒有吳氏和娘家的任何印象,說明就原主那種混不吝的傢伙,也對這一家人沒有任何好感,那隻能說明一件事,這個老李家,只怕比原主還要混蛋。那還要搭理做什麼?

此時的她還不清楚的是,這話一出口,吳氏固然是氣得渾身顫抖,而身邊秦明,卻臉色一下子變得好了不少,以至於那原本陰沉的臉色,此時似乎也變了一樣。。 見到是認識的人,唐妺便收回了自己的動作,並且十分靈敏地躲到了一旁。

宋洋沒注意這些,而是將銳利的眼神落在了死魚眼身上。

他的攻擊十分強悍,招式也行雲流水,動作間身上更是流露出一股兇猛悍人的血腥氣,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練家子。

對付兩個流氓,宋洋自然是手到擒來,甚至還有心思胡思亂想。

若說之前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家爺以前一年到頭不出門,如今病剛好就在外面轉悠到深夜不回家,現在看到唐妺他就知道了!

就在酒吧看了人家一眼,就又是買酒吧,又是出頭,現在更是在路邊待了半天就為了此刻的英雄救美!

宋洋覺得他家爺是著魔了,著了一見鍾情的魔!

幾個回合間,兩人便被宋洋給打趴在地上。

唐妺這才走出來,臉上還掛著抹驚魂未定。

她朝宋洋道了一聲謝。

宋洋沒有回應,而是看向路邊的停著的慕尚。

唐妺倒是沒有往那邊看,而是在確認兩個流氓沒有還手之力后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也就沒有看到車上那讓她看呆了眼的男人打開車門朝這邊走來。

「你們是誰派來的!」唐妺第一反應便是這兩人是別人派來對付她的,至於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剛得罪了三家豪門,又或者是因為這是來自她對女主debuff的敏感。

背背頭直搖頭,「沒人指使我們。」

唐妺眯了眯眼,狐假虎威地給了他一個大耳刮子,「沒人?沒人你們會盯上我?當我是傻子?」

唐妺的一巴掌差點將背背頭給扇暈了,他都不知道這女人哪裡來的這麼大力氣,明明方才還怕的只會跑。

此刻被人收拾了,他只能暗嘆出師不利,但也無法無中生有,一張不對稱的臉更是扭成苦瓜,「真的沒有人指使我。是因為我去洗手間的時候聽到了你那句『賣身』,這才會盯著你的。」

唐妺還是一臉的懷疑,「隱瞞我的代價,你可得好好想想!」說著她還朝著宋洋的方向使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