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昭寧現在也來了,媳婦你有什麼要問的,要審的,就儘管開始吧!」

老夫人說的這番話,已經很明顯的表示出她的不悅了,蘇氏知道這是老夫人在偏袒蕭昭寧,對自己不滿,可是這一次,她要老夫人看清楚,她這個一心疼愛的孫女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不知母親要審問女兒何事?女兒可是做錯了什麼?」

馮昭一臉疑惑不解的問道。

蘇氏見她這般模樣,心中冷笑,我看你裝到什麼時候?

「昭寧啊,你若是手頭緊,或者喜歡什麼漂亮的首飾,都可以告訴母親,母親何時短缺過你的用度?」

馮昭聞言,心中立刻明白了,看來,布了那麼久的網,今天終於可以收網了。

可是表面上,馮昭卻故作一臉迷惑不解,甚至是憤怒的說,「母親什麼意思?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蕭語晴對之前在馬場上,還有上次被蕭昭寧那個賤人絆下水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今天終於讓她逮到了機會,蕭昭寧,我今天看你怎麼裝,怎麼矇混過去?

「姐姐是真的不懂還是故意裝作不懂?」蕭語晴邁著細碎的蓮步,朝著蕭昭寧走了幾步。

「難道,姐姐不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嗎?」

馮昭臉上全是憤怒與委屈,「母親和妹妹這是要做什麼?昭寧要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直說就是了,何必在這裡含沙射影的?」

幾句話,說的是不卑不亢,毫不畏懼,頗有以前以前蕭昭寧的風範。

「既然你要母親,直說,那母親可就真的問了。」蘇氏一臉不相信又一臉痛心的問,「昭寧,母親問你,你最近可是有偷偷從庫房裡拿東西?」

「母親這是什麼話?我如果要拿東西為什麼要偷偷的?」

「那姐姐是承認東西都是你拿的了?」

沒想到她這次會這麼快承認,蕭語晴眼中滿是勝利的光芒。

馮昭疑惑的看向蕭語晴,「妹妹是聽見我承認什麼了?我又拿了什麼了?怎麼,府上可是有什麼東西丟了嗎?」

蘇氏聞言,咳了一聲,走上前去,苦口婆心的說。

「昭寧,母親昨日聽人來報,說是庫房中近來連連丟失一些珠寶首飾,所以……」

「所以母親就懷疑是昭寧偷的?」

馮昭赫然抬頭,目光灼灼的瞪向蘇氏。

「這……」蘇氏被她問得一征,想要說是,卻又不敢在老太太面前開口。

「母親雖然不是出自什麼名門望族,可好歹也是官宦之家出來的,想來也是從小就學著打理家務,這麼多年主持國公府中事務,昭寧也是對母親頗有敬重。」

「可是今日府中失竊,母親沒有首先反省自己的持家有誤,反倒是拿昭寧來興師問罪!昭寧,實在是對母親失望至極!」

一番話,首先是對蘇氏的出身進行了諷刺,然後又句句在理的指出是蘇氏自己管理不當致使府中失竊,反而在這兒冤枉繼女!

老太太聞言,心中對蘇氏已經是極度的不滿。

蘇氏聞言,心中卻是火冒三丈,因為蕭昭寧的母親是永寧侯之女,而自己卻是一個侍郎之女,所以這麼多年,她一直活在蕭昭寧母親的陰影下!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家中老太太和國公爺依舊對她的出身不滿,如今,連一個黃毛丫頭也敢拿她的出身說事了!

。。 「你可別瞎說,我能跟鏡魘有什麼,一絲殘魂?別逗了。」我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呸,渣男,敢在我面前狡辯。」周月婷說着,居然一下子掐住了我的嘴巴。

「你幹嘛?那蛇妖把你腦子也給石化啦?」我掙扎著說道。

「你腦子才給石化了,別動,張嘴!」周月婷手用力一扳,我嘴巴下意識就張開了。

「咦,好大的陰氣,你還說昨晚沒跟那鏡魘干過什麼?」周月婷鬆開了手,然後嫌棄的扇著前面。

「我……我們……那隻不過是給我輸點陰氣,這有什麼。」我支支吾吾的解釋道,其實被周月婷拆穿了有點心虛,我也不知道鏡魘居然還在我嘴裏留下了一口陰氣,我睡著了。

「喲,你們玩呢?前幾天你給她輸陽氣,昨晚她給你輸陰氣?」周月婷笑道。

「算了,懶得跟你說,你一大早找我到底什麼事?」

反正都解釋不清楚了,乾脆就不解釋,這小蘿莉有心取笑我,我說什麼都沒用,雖然她說的話的確是事實。

「你放心,我又沒說你怎麼樣了,其實很多養鬼的人啊,都跟女鬼……反正你懂的,所以你……我也表示理解。」周月婷繼續說着。

「打住,我可不是養鬼人,我也不會跟鬼怎麼樣,也不用理解我,沒事趕緊滾,爺我要換褲子了,走不走?」我立馬指著門外,讓她自己滾蛋,一大早過來特意取笑我,這安的什麼心,我再怎麼說也還是你老闆啊!繞不過這個話題我就趕人。

「那你換啊,我就不走!」周月婷搖頭晃腦,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切!」我冷笑了一下,直接把褲子拉了下來,還真以為老子不敢?

「啊……」周月婷還是怕的,急忙轉過了身來,然後尖叫了一下。

「你真不知廉恥,我呸!」周月婷臭罵了一句,「那對雙胞胎的姐姐還沒醒,我是讓你去看看的。」

說完后,周月婷直接摔門而出了,這小蘿莉脾氣還是大了,心眼太死,怎麼對付鬼婆?怎麼也得學着跟我一樣奸詐!

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沒想到我睡了這麼久,蘇雨還沒醒嗎?

我換下了睡衣,然後來到了蘇雨她們的房間,不止蘇雨,蘇晴也都沒有醒,她趴在床邊,流着口水,睡得跟豬一樣。反觀蘇雨,睡相甜美,一呼一吸之間都非常有韻味,怎麼看都是女神范,如同一個大家閨秀,千金大小姐。

你說都是同一張臉,為什麼區別就這樣大呢?

這簡直就是女神和女漢子的區別啊!不對,是母老虎,極其恐怖的母老虎。

「二十萬,嘿嘿,又殺一隻,二十萬到手!」蘇晴居然說着夢話,然後傻傻笑着。

我無奈的扶額,這可真是天大的財迷,做夢都在想着錢,哪天掉錢眼裏淹死了都有可能。

就在這個時候,蘇晴突然一扯,將蘇雨蓋在身上的被子扯了下來,而蘇晴自己動作大成這樣,人還是沒醒,雷打不動,彷彿天蓬元帥下凡。

可看到蘇雨身上的睡衣時候,我差點鼻血都噴了出來,這睡衣應該是周月婷的,可那小蘿莉的衣服……真是一言難盡,而且又短,蘇雨穿着實在是,唉,一言難盡!反正我看飽了后才決定當個君子。

我把被子拿了起來,然後正準備幫蘇雨蓋上,可說來真巧,蘇雨這時候居然醒了過來,她睜開了雙眼,我們四目相對。

「啊……」

蘇雨下意識的尖叫了一聲,然後啪一下,扇了我一巴掌。

「流氓,你為什麼……你為什麼掀我被子?」蘇雨急忙搶過被子,然後緊緊裹着。

「我……我……你這是被子掉了,我幫你蓋上。」我突然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由於之前的誤會在,所以蘇雨第一時間肯定是往壞的方面想,而且我現在在她心目中也是個壞人。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姐,你沒事吧?」蘇晴被蘇雨的尖叫聲吵醒,然後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后問道。

「沒什麼,我們走!」蘇雨給了一個此地不宜久留的眼色給蘇晴。

「啊?現在就走啊,你身體恢復了嗎?」蘇晴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臉疑惑的問道,哪有人昏迷一起來就嚷嚷着走的。

「我沒事了,走吧,我一刻都不想呆在這裏,也不想見到不想見的人。」蘇雨白了我一眼。

「哦,懂,懂,姐你先換衣服,我們這就走。」蘇晴說着,急忙將我拉了出來,「耗哥,你是不是耍花樣啊?我姐為什麼一大早剛起床就發脾氣,你剛才是不是又對她做了什麼不軌的事情。」

「這都是誤會,我只是想幫她蓋被子而已,沒想到她這時候醒過來,於是……你懂的……還扇了我一巴掌。」我指著臉上五個火辣辣的手指印說道。

加上周月婷那巴掌,老子一大早居然活生生挨了兩巴掌,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大哥,你進來房間跟我說一聲啊,你幫人家蓋什麼被子?打一巴掌算好的了,換做我,估計都要閹了你。哪個女生睡着的時候能讓一個男人靠近?」蘇晴吐槽道。

「那怪我咯,你睡得跟豬一樣,我根本叫不醒。」我攤了攤手,一臉的無奈。

「你……」

「算了,我等下還要哄我姐,不跟你計較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我走了。」蘇晴進入房間后沒多久,然後就跟蘇雨出來了。

蘇雨出來看都沒看我一眼,直接走出了紋身店,蘇晴跟在她的後面,一聲不吭,不過對着我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示意蘇雨的氣還沒消,她也沒辦法幫我說話。

「怎麼,這個蘇雨好像對你並不妥啊,但你看她的眼裏又有光,要不……我們有一種巫術叫女奴,你需要的話……」

「滾……」

「好勒!」周月婷見我不採取她的壞主意,麻溜的走開了。

這時候我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就是這樣才有意思。

幸虧對方是霍源,不然的話,我還真不能隨便搶別人女人,但霍源就不一樣了。

我把在蘇雨受的委屈,都要一一算在霍源的身上,等著吧!

。 「明奚淺,怎麼了……」

「你也踏入了修仙的世界,單一水靈根是什麼樣的存在你也應該知道。」

「你是說……」謝雋一驚,臉上閃過慌亂!

「還不知道。」她只是猜測!

「那我們怎麼辦?」倩倩使受他連累,若是真的……

那他怎麼面對倩倩的父母啊!

又怎麼面對倩倩!

「為今之計,只有儘快找到倩倩。」奚淺眸色幽暗。

本來想先去趟長白山的,現在……必須先找到倩倩。

「我能幫上什麼忙,你儘管說,倩倩是受我連累,才遇到這樣的事情,若是因此害了她一輩子,那我……」謝雋心裏狠狠地沉下去,眼裏閃爍著寒芒!

不管她受沒受到傷害,那些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你把謝家的功法,或者是其他修鍊的東西拿一個出來,我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奚淺沉吟了片刻,說道。

心裏想着,可能還要麻煩一下唐驚夜!

他是修真界的人,對那裏的人肯定很熟悉。

謝家曾經是那裏的人!

肯定會有蛛絲馬跡,而且,和謝家交好的人,也肯定會有人知道。

「功法我明天早上拿過來……」謝雋道。

雙眼嚴肅的看着奚淺。

「嗯,明早最好!」

「事不宜遲,我先告辭了!」謝雋起身,也來不及說太多。

今天拍賣會時,他想着自己已經不需要謝家的功法了,所以就放棄了青銅器的爭奪。

若是顧明朗和謝延手腳快,今晚就把青銅器送給老爺子。

說不一定還真的能拿走功法!

「嗯,小心點!」他才入門,可千萬不能因為大意就掛了。

「放心吧!」謝雋邊說邊走!

話落,就出了房門,大步流星的走向電梯。

奚淺關上門,回到客廳里坐下來。

酒店給她安排的,是一個套房。

有兩個房間!

還有客廳!

「小天,如果有溫倩倩的東西,你能不能在這個世界找到溫倩倩的方向……」奚淺沉默了一瞬,隨後說道。

「……不能!」小天微頓。

「不過,小白可以做到!」

小白是空間獸,這些操作是基本的。

來到這裏,小天發現這裏最有意思的是各種說話方式。

奚淺頓了一下,小白因為救她,重傷沉睡!

她又怎麼能把他強行喚醒!

「罷了,等謝雋明天早上過來再說吧!」

她覺得,還是先去找一下唐驚夜。

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

又是修鍊,一夜天明!

「朵朵,姐姐現在有事情做,要推遲幾天才能送你回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