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該……怎麼介紹呢?

翟樂心大,笑呵呵引見:「楊都尉,這位便是我時常提及的沈兄,他可厲害了。這次大火也多虧他和祈先生相助,這才一舉成功!沈兄、祈先生,這位便是孝城駐軍楊都尉。」

楊都尉聽完,眼睛亮起。

他道:「原來是兩位義士。」

沈棠勉強起身,臉上又是敬佩又是仰慕,回禮:「義士不敢當,久聞楊都尉大名,今日一見,名不虛傳。」公式化笑容,無懈可擊。

祈善垂下眼眸,也淡淡寒暄一句。

二人的寒暄毫無誠意,但楊都尉不介意,只要沈棠二人跟叛軍對着干,那他們就是同一陣營的袍澤!

「此處不是久留之地,還請義士們隨我來。」

沈棠這迴文氣耗損得厲害。

足足睡了三四個時辰才緩過勁來。

7017k林鹿呦以為秦拾深的父母還在國外,於是便稀里糊塗的答應了。至於周六和秦拾深的父母撞了個正著,那已經是后話了。

周五上午,林鹿呦踩着點出門。一出門就看見秦拾深正在門口等著自己。

「你怎麼在這?」

「你說呢?」

秦拾深沒有回答,而是把人拽過來塞進了車裏。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342章回母校 看到葉寒齜牙咧嘴的樣子,眾人全都露出會心的微笑。

紫金閣那頓飯,吃得是賓主皆歡。

李明很懂事的安排好人,購買了整套傢具家電,送到了別墅之中。這樣一來,吳艷紅他們只要拎包就能入住。

王鵬則是安排人手,開始幫吳艷紅他們搬家。人多力量大,不到三個小時,他們就順順利利的搬到了新家之中。

哪怕是第二次進來,吳艷紅和李文松依舊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如果不是做夢,他們怎麼能住上這麼好的房子?

等父母他們去休息之後,葉寒喊了一聲:「孫鳳年,出來看下九兒,我去辦點事情。」

很快,孫鳳年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走了出來,站在了趙九兒的身後。

「出去辦什麼事啊?」孫鳳年懶洋洋的問。

「你別管那麼多,先送九兒回去,我去辦點事,很快回來。」葉寒說道。

孫鳳年心中一動,沒有繼續多說什麼,點點頭就帶著趙九兒離開。

「小寒,陪我去原來的住處再拿一些東西。」李若薇說道。

「姐姐,我也和你一起去,我還有一些東西落在家裡呢。」李天賜說道。

「你就別去了。」李若薇道。

李天賜有些納悶:「為什麼啊?」

「真的是蠢。」李若薇白了他一眼。

李天賜覺得非常委屈。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親弟弟?不然的話,她怎麼會這樣對自己?

「一點眼力都沒有。」王鵬忍不住嘆了口氣。

李天賜一臉懵逼的看向王鵬,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王鵬沒有和他解釋,打了聲招呼,帶著人離開了。

片刻后,葉寒和李若薇回到原來的住處。關上門,兩人就相擁在了一起。

「謝謝你,弟弟。」李若薇靠在葉寒的懷裡,動情的說道。

「那就用行動來感激吧。」葉寒眯著眼睛笑道。

「嗯。」李若薇展顏一笑,嫵媚動人。

……

當葉寒回到趙家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他找到孫鳳年,說道:「明天同樣的時間,我還會出去一趟。」

孫鳳年點點頭。

一連三天,葉寒都會在同樣的時間出門。

而趙九兒的身邊,沒有任何異動。

一直到了第四天。

葉寒離開后不到半個小時,孫鳳年就察覺到了一股危機感,他猛的站了起來,眼中精光暴漲。

終於來了!

激烈的打鬥聲響起,很快歸於平靜。

不一會兒,五個人便沖了進來,如入無人之境,趙家的守衛力量根本就擋不住他們。

孫鳳年將趙九兒護在身後,擋住了那些人。

那五個人都是西方人,他們混入南陽市,還一直沒有被人發現,確實很有能耐。

孫鳳年眯著眼睛,盯著對面那個領頭的白種男人,咧嘴笑道:「你們終於來了。」

「現在貪狼已經走了,只剩下你孫鳳年一人,恐怕還護不住這個女孩。」領頭的白種男人冷笑道。

孫鳳年忍不住哈哈一笑,嘲諷說道:「就憑你們兩個先天,三個明勁,就想要殺我保護的人,未免太天真了一點?」

一般的先天武者,孫鳳年一個可以打兩三個。至於那三個明勁,更不被他放在心上。若是單獨對上的話,他甚至可以一擊必殺。

「那就試試。」領頭的白種男人看向身邊的一個健壯白人,吩咐道:「威廉,你去殺了孫鳳年,我去幹掉那個女孩。」

「是。」威廉獰笑了一聲,扭了扭脖子,然後迅猛的朝著孫鳳年沖了過去。

此人速度極快無比,直接抓向孫鳳年的喉嚨,那詭異的速度,差一點讓孫鳳年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孫鳳年畢竟是和葉寒齊名的最強兵王,稍稍一愣之後,他及時的做出了反應。

孫鳳年沒有後退半步,而是直接抓向對方的手腕。

威廉陰沉一笑,抓向孫鳳年的那隻手忽然下沉,改抓為劈。

兩人的手重重的碰在一起。

砰。

一聲悶響,威廉急速倒退。

孫鳳年渾身一震,卻沒有後退半步。

「就這也想殺我?」孫鳳年冷笑道。

「看來還得拿出點真本事來才行。」威廉毫不介意的笑了笑。隨後他猛的吸了一口氣,下一刻,威廉渾身骨骼發出炒豆子一般的爆響,整個人產生巨大的變化。

他的身體變得更加高大,比剛才還要高出一個頭。而他的手掌變得像是爪子一樣,上面覆蓋了黑色的毛髮。

他的耳朵也變成了貓的耳朵,眼睛彷彿獸瞳。整個人的身上,散發出一種野性的氣息。

孫鳳年臉色登時一變,怒斥道:「你們居然實驗成功了?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威廉發出刺耳的尖笑聲:「天打雷劈?呵呵,你們東方的老天管不到我們,殺!」

話音剛落,他便朝著孫鳳年沖了過去,速度居然提升了一倍有餘。

孫鳳年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不敢有絲毫大意,全力應對。

此時威廉的速度,讓孫鳳年應付起來,也極其吃力。不過吃力歸吃力,孫鳳年依然有信心可以擊殺對方。

前提是他不需要分心去保護趙九兒。否則的話就不好說了。

這個時候,領頭的那個先天武者,慢慢朝著趙九兒走了過去。

「殺了你,我的任務就完成了。可惜了,這麼漂亮的一個小姑娘,我還真有點捨不得呢。」這個男人趕出一聲感嘆,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一絲猶豫,迅猛無比的朝著趙九兒的脖子抓去!

趙九兒嚇得花容失色,失聲尖叫道:「寒哥哥救命啊!」

另外一個看戲的先天武者不由得發出一聲冷笑:「你的寒哥哥和別的女人約會去了,短時間之內不會回來。」

葉寒每天這個時候出去,被他們掌控了規律。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輕易出手。畢竟有華夏兩個最強兵王的保護。他們想要成功刺殺趙九兒,非常困難。

如果一擊不中,恐怕就找不到第二次機會。

外面,龍門的弟兄扔在悍不畏死的衝擊,想要保護大小姐,但都被剩下的幾個人擋住了。

儘管這群龍門兄弟,全都是敢打敢拼的人。但實力上的絕對差距,讓他們也是有心無力。

眼看趙九兒就要香消玉殞。

「隊長,小心!」就在此時,威廉突然大喊一聲。

「怎麼了?」領頭的先天武者愣了一下。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隻手突然出現,以比他抓向趙九兒更快兩倍不止的速度,從他的身後捏住了他的脖子!

「讓你失望了,今天我沒有去約會。」

葉寒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頓時讓這個領頭的武者感覺毛骨悚然。

葉寒居然沒走?

中計了!這是一個陷阱!

領頭的先天武者第一時間做出反應,渾身力量猛的爆發,想要掙脫葉寒的鉗制。

不過葉寒顯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撤離。

這確實是一件讓人難以置信之事。

然而,對諸國而言影響不重。

相對來說,若是秦國和清國從蓬萊退出,那麼對諸國而言其實更多的是利益。他們將會掌管將更大面積的海域,這也就代表着將能夠獲取到更多的資源,國內的實力也將會得到提升。

但——

偏偏趕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就讓其他幾國有些難處理了。

清國境外。

海妖巢穴肆虐,領地雛形已成。

儘管坐在這裏的幾個君王都說着一些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話,其實他們的心中更多想的還是想看看清國要如何應對。

就算,將問題想的糟糕一些。

外海海域。

海妖的領地擴增到一定面積時候就會對七國發動進攻,那麼首當其衝的也是清國遭受最致命的打擊。

從清國跟海妖的戰鬥中,其他諸國可以收集到諸多對海妖的情報。

屆時,他們再出手協助會大大減輕死傷概率。

清國也會遭受重創。

從秦國秦王上位,清國由於和秦國之間的關係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國力從曾經七國中的最末席,已經一躍成為了中上游。

這點,其他幾國都心知肚明。

七國互相之間其實是處在競爭關係中的,看似團結一致,其實私下底都希望自己的王國最為強生。

這,就是私心。

任何人都會有私心,這一點無可厚非。

哪怕,就算是其他諸國混的再怎麼差,其他君王能夠做到保證不去侵略他們,但他只能保證自己卻並不能保證其他人。

故而他們都希望其他幾國能有點麻煩。

唯有這樣,他們所在的王國才會安穩。

而且——

在諸王看來,清國遇難其實秦國才是最應該出兵馳援的。秦王和清王擁有着夫妻關係,兩國之間更是親如一國。

秦國在諸國中實力又是最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