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胡天感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對於這種小島上的忍者,胡天是不會心慈手軟的,更不會憐香惜玉。

畢竟這種人很危險,你對她再好,她也不知道感激的,反而還會時時刻刻的想着殺你。

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她去接受一下勞動的改造,看看能不能有所改觀。

其實胡天也很期待,這個女人掃大街會是一個什麼場景。

於是胡天慢悠悠的跟了過去。

渡邊木子跟着胡天安排的保鏢,上了一輛商務車。

這輛商務車把她送到了山南市的一個街道。

這兩個保鏢都是吳家的武學高手,讓他們看管這個被胡天封印了修為的女忍者,完全足夠了。

等下了車后,一個保鏢對她說道:「看到這條街道沒有,這個以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

「你每天五點就得起來,過來把這條街道清掃乾淨。」

「白天的時候,要盡量保證路上沒有一片樹葉和髒東西。」

渡邊木子看了一眼這條街道,發現髒兮兮的,而且一眼望過去感覺有上百米。

她激動的說道:「你是不是搞錯了,這麼臟,這麼長,我一個人怎麼能掃的完?」

「美女,事在人為嘛。」

「我聽我們老闆說了,你的能力很強的,所以這條街道交給你,應該沒問題的。」另一個保鏢笑着說道。

渡邊木子忍住心裏的不快,對保鏢說道:「那我睡覺的地方呢?」

「請跟我們來。」一個保鏢說道。

說着,兩個保鏢就帶渡邊木子,去了一棟看起來很破舊的筒子樓。

這棟筒子樓是廢棄的筒子樓,裏面已經沒有人居住了?

一個保鏢指著筒子樓裏面的樓梯下的空間,對渡邊木子說道:「這裏以後就是你住的地方了。」

「什麼?」渡邊木子感覺到很不可思議的說道。

保鏢說道:「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破地方,空間這麼小,連個榻榻米都沒有,我怎麼睡啊?」

「這是你們國家給狗睡的狗窩吧?」渡邊木子非常抗拒的說道。

「家是不分大小的,能遮風擋雨就可以了。」一個保鏢說道。

「那我的安全怎麼保證?萬一有壞人過來欺負我怎麼辦?」渡邊木子說道。

「你放心,我們會二十四小時保護你的。」保鏢笑着說道。

渡邊木子說道:「你們是怕我跑了吧?」

「是啊,一是怕你跑了,二是要對你的行為進行監督。」一個保鏢點了點頭說道。

「那我去洗手間你們也要跟着嗎?」渡邊木子有些抓狂的說道。

保鏢笑着說道:「肯定呀,而且你每次去洗手間都得跟我們報備,我們到門口等你。」

「那我吃飯怎麼辦?」渡邊木子說道。

「這個是你這個月的工資,你自己看看花吧。」

一個保鏢從兜里拿出了八百塊錢,然後交到了渡邊木子手裏。

「你們……」渡邊木子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時候,一個保鏢對她說道:「美女,給你幾個小時適應一下,傍晚你就要開始掃街了。」

「八百塊錢我怎麼花啊?吃飯都不夠!」渡邊木子激動的說道。

保鏢淡淡的說道:「你可以去撿塑料瓶子賣呀,不遠處有個回收站,回收瓶子的價格一毛錢一個呢。」

渡邊木子心想,自己可是尊貴的忍者,怎麼能撿瓶子呢。

這太掉身份了!

要是這事傳回小島上,那簡直就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連自己的家族也會跟着蒙羞的!

不過她都已經淪落到做清潔工掃大街了,再撿撿瓶子,也算不得什麼了。

想到這裏,渡邊木子忍住心裏的不快,開始適應身份了。

她中午的時候,去傢具市場花了一百多買了個榻榻米,又買了個被子枕頭跟一些生活用品,手上就只剩三百多了。

其實她餓了差不多一天了,很想吃東西。

最後一咬牙,她去了一個高檔自助餐廳,把剩下的錢一頓吃完了。

吃飽喝足后,她才拿着掃把,慢吞吞的掃大街了。

雖然渡邊木子心裏很不情願,但她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始掃大街了。

胡天站在一棟樓上,看着很快就適應了新身份的渡邊木子,心裏也有些感嘆,看來這個女人的適應能力還挺厲害的。

胡天也想好了,如果這女人真乖乖掃了三年的大街,那自己放她回小島上,也不是不可以。

想到這裏,胡天又對那兩個保鏢囑咐幾句,然後就離開了山南市。

胡天回到省城后,想到明天姐姐要過來,於是胡天去了吳家在山南省城的分部。

吳家在山南省城的公司,是一家看起來很普通的上市公司。

但是那些稍微有點地位的人都知道,這個上市公司萬萬不能得罪的,因為對方的資金鏈深不見底,完全不是自己能揣摩的。

所以很多人,都以自己能在這個公司上班為榮,畢竟這是身份的一種象徵。

。 混亂中,沉曉星率領光明塔,斗轉城荒率領群英會,浴血無痕率領浴血王朝,冷泉率領護國神翼,老魚吹浪率領星辰……相繼現身。

就連一向不喜紛爭的西天王玉手琵琶,也出現在了現場。

老魚吹浪瞟了一眼花錦明,淡笑道:「小子,去忙你的吧。這裡我把著。」

「謝了,大叔。」花錦明向著老魚吹浪猛一抱拳,又分別看向冷泉、斗轉城荒等眾多兄弟,一一致敬。

馬清香也激動地看向花錦明,說:「你先走吧,小明。我要代表我們公會……留下來。」

「好!」花錦明點頭,也向她致敬。

浴血王朝的二把手,浴血龍魂咆哮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皇圖,你們的末日到了。」

頓時,幾家公會聯合發起了攻擊。將皇圖的大軍切得四分五裂。

霸意如鐵高喊道:「雨吊雄魂,你過不了我們會長一關,你過不了,你過不了——」

花錦明沒有理他,調轉馬頭就要離開。但是一扭頭又看到了余霜,正昂著頭在看馬背上的他和雲容容。

「一起?」雲容容最懂她的心思,喜到。

余霜「嗯」的點頭,也騎上了花錦明的骷髏戰馬,坐在了花錦明背後。三人縱馬離去。

【系統(全服通告)】:恭喜玩家霸氣留痕,成為伺服器第三名委署都頭,獲得獎勵無損的四星傭兵令牌×1。

終於,霸氣留痕也來到了最後一步。

花錦明懸著心,仍在為霸意如鐵剛才的話細想。

霸氣留痕,皇圖的會長,手握第二序列的14級戰士,戰力榜上僅次於劉斌的存在。他又擁有怎樣的技能,花錦明不知。

前十序列,每一個的技能都不一樣。第一的劉斌擁有神罰和天神盪,那麼第二的霸氣留痕應該也差不到哪去。

花錦明看著自己背包里的【踴躍的熔岩之核】,馬上就要預熱結束了,心稍微鬆懈了幾分。

一男兩女,乘著快馬,駛向了槐城。

半路,森林中再次湧現出大批人馬。只不過,這一次的目標似乎並不是花錦明,而是一個落單的騎士玩家。

花錦明定眼一瞧,「北牧人?」

真沒想到,會在這遇到這位競爭對手。追殺他的人不是誰,正是法師霸心如火、術士霸道如荼率領的皇圖大軍。而這,也是兩人多次露面了。

「真是陰魂不散。」雲容容小聲嬌喝到。

花錦明沒有多說,直接騎馬衝上去幫北牧人擋了幾刀,並連斬了五名近戰,讓已經跌入四階虛弱的他緩回了一口氣。

「謝了。」北牧人看到他,同樣一愣,慌忙整理狼狽的自己,讓自己看起來儘可能威武。

北牧人很驚訝,「沒想到,作為競爭對手,竟然會被你給救了。」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兒,以這種方式遇見你。雖然我們並沒有見過,但又好像認識了很久。」花錦明十分健談地與他對笑了幾聲。

沒有時間過多認識,北牧人便重新召喚出了坐騎,騎上后,與花錦明一同逃離了皇圖公會的追殺。

皇圖的人不甘心,在後面窮追猛打。

眼看兩人越來越接近槐城,霸心如火一咬牙,狠道:「如荼,用那一招吧。」

霸道如荼彷彿收到了寒意,身體猛地一顫,捨命降下一個法陣,以自身生命為祭品,打開了一個惡魔傳送門。

門的另一邊,霸氣留痕昂首跨步走來。

【霸氣留痕】(先行者第2位)

職業:戰士

種族:大惡魔

等級:14

裝等:131

生命值:2885

霸氣留痕不管是序列還是生命值,都高得嚇人。身上縈繞著淡淡微光,想必就是那厚得沒天理的護盾。

他的惡魔形態更加恐怖,身披一對膜翼,頭頂一對向前彎曲的巨大犄角。光看角不看人,乍一下,會讓人以為這是一隻水牛。腳重重地踩在地上,花草瞬間枯死。

霸心如火恭迎道:「會長。」

「人呢?」

「跑了……沒追上……」霸心如火牙齒打著寒戰,深表畏懼。

霸氣留痕抬眼,向外一望。看到了即將消失在視線中的花錦明和北牧人,當即揮動翅膀,像一發導彈,嗖的一下追了上去。

花錦明幾人很快便發現了他。尤其是他誇張的飛行速度,在樹林間穿梭自如,靈活得就像一隻會急轉彎的燕子。

北牧人喝到:「小心,這傢伙是皇圖的會長。第二序列。」

霸氣留痕在空中,向幾人發起了攻擊。手一張,便是一顆紫青色的能量球,籃球般大小,扔在哪裡,哪裡就是一個墳坑。

「來得正好。」花錦明掏出一顆火種,一口吞入腹中,身體燃燒破裂了起來。

【系統】:恭喜您完成進化,解鎖形態[火焰暴君]。

【系統】:您已成功解鎖火鱗妖三大形態,體內的隱藏血脈開始復甦。前往火焰山聆聽聖誨,可以為您開闢新的道路。

隨著血肉之軀轟然粉碎,花錦明完全化作了一個火人,所穿裝備的附魔效果也變得更為熾紅。

與此同時,也解鎖了一個新的種族天賦。

[烈火無極·火焰暴君]:種族天賦,當你處於火焰暴君形態時,你將免疫所有不必要的物理傷害,同時賦予你短暫飛行、噴射火焰的能力。你的熱力護腕等級太低,無法在現實位面維持火焰暴君形態太久。

「妙。」

「你們先走,我去對付他。」花錦明說罷,撂馬飛上了天空。

此時的花錦明,完全就是一團火。可以輕易地被物體透過,而不產生物理碰撞。而作為代價,他也不能對敵人造成物理傷害。

花錦明與霸氣留痕在天上,來回追逐,相互用火焰、能量球攻擊對方。

幾個回合下來,體力消耗不少,但是誰也沒佔到便宜。

直到霸氣留痕一發狠,手望天一指,凝聚出了一顆直徑十多米的巨型能量球,扔給了花錦明。

花錦明這才如臨大敵。

能量球來得太快,幾乎很難躲開。即使躲開了,他身下,正在騎馬遠去的雲容容等人,也會被能量球波及。

花錦明知道,這個技能應該就是第二序列的大技能了——前三序列獨有的設定,約等於劉斌的天神盪,但遠沒有天神盪厲害就對了。

先行者之光中,前一百序列是一個梯度,前十序列是一個梯度,前三序列又是一個梯度,而第一序列單獨一個梯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