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公交站牌等公交,很快車來了,江薇大步一跨就上了車,而江宿跟在後面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個踉蹌差點絆倒。

等坐在車上,江薇毫不留情地嘲諷江宿:「怎麼,你打遊戲沒打夠,還要現場耍一套啊?」

江宿剛要張嘴反駁,突然一聲嗤笑:「哈,可不是嘛,誰讓我長了雙小短腿,抬腿看似有三米,實際落地三厘米!」

「你……」江薇一張臉憋的通紅,氣呼呼地把頭扭過去,不再理江宿。

等到了華逸大酒店,顏安青早已經在門外等候。

見到顏安青,江薇激動地張開手跑過去。

「安青……」

離顏安青還有幾步的距離的時候,江薇猛地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硬生生停住腳步,把最後的「姐」字咽下去,悻悻的放下了想要擁抱的手臂。

顏安青恬靜地朝她笑了笑,目光如鴿子般柔和:「宿,你們來了。」

江薇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嗯」了一聲。

隨後,江宿也來到顏安青身邊。

「安青姐。」江宿乖乖地使用江薇的人際關係稱呼。

「薇薇,身體好了嗎?」顏安青關心地詢問。

「好了,只是個小感冒而已。」

顏安青寵溺地摸了摸江薇(宿)的頭髮,一把抱住她(他):「小感冒也不要掉以輕心,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呀。」

江宿心裡一陣翻湧——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一切,這是來自富婆的關愛啊!

於是毫不猶豫地反手抱緊顏安青:「嗯,我知道的,安青姐,你也是。」

在旁邊杵著的江薇看傻了,暗中對江宿咬牙切齒……混蛋,利用她的身體各種佔便宜!

「你們先進去吧,301包廂,我再等等芮芮他們。」顏安青說著,只是目光在落到江宿(薇)臉上的時候,多了一絲微妙。

江薇很惶恐,江薇很無措,江薇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兄妹倆正要走,身後傳來梁雲深爽朗的笑聲:「宿哥比我們先到啊。」

「叫你呢。」江宿見旁邊的江薇緊張到發獃,偷偷碰了她胳膊一下,刻意提醒,「宿、哥。」

「哦,哦,是啊。我們離這兒不遠。」江薇回過神來,趕忙招呼著。

大家一陣說說笑笑的寒暄,唯獨吳志博低著頭,一聲不吭。

江宿忍不住調侃他:「老……咳,吳學長,你這一臉便秘的樣子,得憋了三五天吧~」

吳志博詫異抬頭,看著眼前玲瓏秀氣的少女,倒是沒想到這種話會從江薇嘴裡說出來。

「薇薇,你變得跟你哥一樣毒舌了。」吳志博悻悻的說道。

眾人一陣笑聲,氣氛倒是活躍起來。

顏安青上前一步,笑意盈盈地望著吳志博:「吳學長,我先給你賠個不是,之前是我言重了。今天你既然到這兒來了,我就自作主張地當做你原諒我了,咱們就既往不咎,從此以後還是好朋友,行嗎?」

吳志博似是沒想到顏安青會說這樣一番話,眼神先是慌亂地四處躲閃,聽到後面,一愣,隨後才慢慢鼓起勇氣與顏安青對視,眼睛變得紅紅的,蒙著一層水氣。

吳志博抿了抿唇,苦笑道:「什麼原諒不原諒的,我從來就沒怪過你啊……」

話音落下,江宿十分捧場地拍著巴掌:「好!那就冰釋前嫌,皆大歡喜!走走走,先吃飯,咱們邊聊邊說,我都餓啦!」

氣氛活躍,一行人說說笑笑地往裡走。

顧芮芮笑道:「看來薇薇的身體已經好了,這麼生龍活虎的。」

顏安青也跟著調侃:「薇薇可是個小吃貨呢。走,薇薇,一會兒多吃點,提高身體抵抗力。」

兩位女神都把江薇像妹妹一樣看待,兩人分別走在江薇(宿)的兩邊,親昵地挽著江薇(宿)的胳膊。

而真正的江薇卻悲催地使用著江宿的身體,被梁雲深和吳志博兩個臭男人勾肩搭背地夾在中間,真·左右為難……

。 第24章惡整刁奴

「不小心磕的。」珩王府的事,宋辭不打算讓外人知道。

玲瓏不再接話,上完葯后,替宋辭將衣裳拉好,又問:「這葯是放在玲瓏這,宋姑娘每日來這上藥還是?」

「就放你這吧。」宋辭一邊低着頭系腰帶一邊回。

「那好。」

從房間出來,陸瑾之還站在門口,宋辭抬眸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我還以為你先回去了。」

「現在回去。」

「那一起。」

出了醉紅樓,兩人並肩往珩王府走,宋辭問:「明日寧宴生辰宴你去不去?」

「不去。」陸瑾之搖頭。

「嗯?」宋辭有些疑惑的看他:「為何?」

「公務在身。」

宋辭瞭然:「那改日再約。」

和陸瑾之道別後,宋辭回了府,剛走到別院門口,就看到一身影在門口探頭探腦的往裏張望。

那人不知在打探什麼,連宋辭走到她身後也未發覺,宋辭挑了挑眉,清冷的嗓音響起:「想看什麼就進去看,在門外能瞧出什麼花來。」

那人被身後突然響起的聲音嚇的不輕,一回頭,就見宋辭面帶清冷的站在面前。

宋辭嘴角噙著笑意,待看清面前的人是誰后,嘴角的笑意更深。花榕這丫鬟當真是覺得她好拿捏?

「進屋。」宋辭一手開了門,冷聲吩咐。

綠芽站直身子,諒宋辭不敢動她,說話也十分不客氣:「奴婢是來替夫人傳話的,既然王妃在……」

話音未落,宋辭面色不耐,直接大力扯着她的胳膊將她推到院子的湖邊,綠芽動作一頓,眸底終於有了幾分害怕,就聽宋辭繼續道:「是要自己跳下去還是我幫你?」

綠芽臉色一變,但很快穩住了,自己是花側妃的貼身丫鬟,而她宋辭不過是個不受寵的王妃罷了,就算事情鬧大了,王爺必定也是維護自家夫人的。她正欲繼續叫囂,宋辭沒了耐心,直接一腳將她踹進湖裏。

「噗通。」一聲,綠芽整個人落入水中,她掙扎了兩下,還沒來得及冒頭,下一刻,忽然察覺有人抓住她的衣領將她揪出了水面。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整懵圈,只來得及呼吸了一口氣,便聽見宋辭嗓音極冷的威脅:「不動你,真當老娘好欺負?嗯?」

話音落,便又將綠芽的頭摁在了水裏。

如此反覆幾次,一開始還有力氣掙扎的綠芽很快便哭着求饒:「王妃……奴婢錯了……咳咳。」

她嗆了一大口水,不停的咳嗽,宋辭冷笑一聲,毫不手軟,又將她摁在了水裏。

折騰到她只剩半條命,宋辭這才將她拖上岸,居高臨下的俯視她:「一棍子換你半條命,再有下次,我就弄死你。」

一個狗仗人勢的丫鬟也敢幾次三番的欺壓在她頭上。

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綠芽被嚇的丟了半條命,此時正匍匐在地上一邊劇烈咳嗽一邊痛哭着求饒:「奴婢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剛才宋辭下手的那股狠勁,是真的想要她死,太狠了,一點都不像以前的宋辭。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最新章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全文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txt下載、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免費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

淺淡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狗住,我能奶到地老天荒、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

。 男人笑了一聲剛要捏聞卿手時,餘光突然瞥見旁邊一個沒有眼球的長發女鬼端著酒杯扭頭看向他。「帥哥,要一起喝一杯吧!」說完話還咧開嘴笑了笑,嘴裡的牙齒瞬間脫落掉在地上。

嚇得男人朝後摔去,落在地上椅子還被掀翻。

嚷嚷著有鬼。

周圍不少人看過來,他又看見人群中好幾個面色蒼白又或是鮮血淋漓缺胳膊斷腿的人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卧槽!

嚇得男人屁滾尿流的要跑,連先前女伴過來扶他都被推開。「滾開,你這個女鬼,不要碰我。」

什麼玩意兒,前一晚還抱著人家叫小寶貝,今天就變成女鬼。

氣的女人一高跟過去,老娘還不伺候了。

吱吱狂笑不已。

「你乾的?」

聞卿收回視線,覺得無趣。如果小鮮肉都是這種質量的話,還不如回家玩郁時盛。

吱吱說她眼光高,有了郁總那種極品男人哪裡還看的上其他人。

「試問在場的有幾個是能和郁總相比的。」

……

這倒是讓吱吱說准了,還真沒有。

此時的她還沒有發現,在二樓的某個地方有個人正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隨即拿出電話撥給郁時盛!正在宴會上應付人的郁時盛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陸正軒那個憨憨。打算拒接對方已經先於他一步掛斷,一條簡訊跳出來。

【陸正軒: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在酒吧看見聞卿了。以及不少小鮮肉上前搭訕。】

陸正軒作死的在後面加了一句,很快郁時盛的電話主動回過來。

多麼難得的一幕啊!簡直讓人感動。

「嗨!」

郁時盛直截了當兩個字。「地址。」說完掛了電話,招來了不遠處的歐哲,要求離場。

「可是?」還沒到時間,提前走了會不會不好。可看到老闆的臉瞬間由晴轉陰,不對是由晴轉暴雨。歐哲也不敢說什麼了,立馬照做。很快打過招呼后一行人低調立場!

不明情況的吃瓜情況還以為出什麼大事了。

……

聞卿打算離開酒吧,奈何吱吱突然發酒瘋抓住她的手訴苦。

「大佬,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了。」

他?

原子潤。

「怎麼,你們之間還沒有談清楚。」

「我們都好幾天沒有見過面了。」

「他不見你。」

「也不算吧!我們兩個都沒打算見對方。見到了該說什麼,說不在意是假的,他肯定放不下仇恨。」

「可是你也沒有問過他。」

是啊!她也沒有問過他。

「我怕!怕得到的不是想要的回答。」

吱吱也會患得患失,鬱鬱寡歡。說著說著聲音染上哭腔:「怎麼辦,感覺已經很糟糕了,我好像喜歡上他了。」

語落那一刻,聞卿感受到了吱吱身上功德的不穩定。

單手落在她的肩上,壓下了她體內快要混亂的因素。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吱吱的渡劫快要來了。

而她現在這樣,全都是不利的因素。

「趁著還不深的時候,斷了吧!」

「為什麼呢?你自己那麼喜歡郁時盛。卻讓我斷情絕愛,不公平。」

。 朱由檢逼迫張羅輔在攻下大同城后,陰謀發動兵變,將聆敬陽等大順軍系將領全部突襲殺死或是軟禁,張羅輔張了張嘴,不知道怎麼回答朱由檢,卻猛地聽到方小眼發出戰鬥的指令。

三百火銃手從步軍後面轉身而出,向著發起衝鋒的八旗兵扣動班級,火銃聲響后,沖在最前面的八旗兵紛紛倒地不起。

火銃手開火以後,立馬撤退去,張羅輔讓朱由檢和以前一樣,去后軍指揮戰鬥,他拔出腰刀,帶着部隊殺向八旗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