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兒,韓龍回來了。

「老大,我已經命人把那個女人送走了,以後她不會再在江州出現。」韓龍說。

「嗯。」葉秋微微點頭,表示知道了,隨後吩咐韓龍:「送我們去醫院吧。」

「是。」

當下,葉秋扶著錢靜蘭,上了韓龍那輛邁巴赫。

韓龍親自開車,駛向江州醫院。

路上。

韓龍問:「老大,楊西龍是四海商會的會長,今天你這麼對他,如果他報復怎麼辦?」

「報復?」葉秋不屑一笑:「他不敢。」

「明面上他也許不敢,但暗地裏就不好說了,畢竟他手裏掌控著龍門三個省份的生意,可以調動巨額資金。」

「無妨,他的會長幹不了幾天了。」

韓龍聽懂了葉秋話里的意思,說道:「老大,你是想免了楊西龍的會長職位?」

「不是自己人,終究不放心。」

葉秋心裏十分清楚,如果他不是龍門的玄武使,那麼今天,他會被楊西龍當狗一樣踩。

搞不好,他和錢靜蘭還會把命丟在這裏。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葉秋在抽楊西龍的時候,就決定了,要拿下楊西龍的會長之位。

四海商會掌控著三個省份的生意,如果繼續讓楊西龍擔任會長,難保那傢伙不會搞出什麼事情來。

所以,四海商會必須由自己掌控。

葉秋說:「經過今天的事情,楊西龍短時間內應該不敢輕舉妄動。韓龍你趁著這幾天,暗地裏把四海商會的賬查一下。」

「四海商會那麼大,不可能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樣,回頭我就可以找個名正言順的理由讓楊西龍滾蛋了。」

「老大,楊西龍滾蛋之後,誰來擔任會長?」韓龍問。

葉秋腦子裏首先想到的人選就是林精緻。

首先,林精緻有經商頭腦,其次,林精緻是他的女人,他很放心,唯一擔心的就是林精緻沒有那麼多精力。

葉秋想了想,對韓龍說:「我暫時還沒有合適的人選,你先幫忙盯着吧。」

「是。」

二十分鐘后,車子抵達江州醫院。

遠遠地,葉秋透過車窗,就看到白冰站在醫院大門口。

白冰今天一反常態,脫下她平時喜歡穿的職業裝和白大褂,穿着一件緊身的黑色連衣裙,腰身盈盈一握,兩條美腿筆直修長,把窈窕身材展現的淋淋盡致。

而且葉秋還注意到,白冰臉上的妝容今天也非常的精緻。

漆黑清澈的眼睛,小巧玲瓏的瑤鼻,再加那線條優美的腮,吹彈可破的臉蛋,還有那白皙的肌膚,無一處不美,就像是一朵盛開的黑色妖姬,渾身上下充滿了御姐的風韻。

不得不說,白冰的裝扮很驚艷。

漂亮!

葉秋忍不住在心底讚歎了一句。

只見白冰站在醫院門口,一雙大眼睛左右張望,好像在等什麼人。

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下。

「老大,到了。」韓龍說。

「嗯。」葉秋推開車門,正準備扶錢靜蘭下車,就見錢靜蘭沖外面招手:「小白,我到了。」

白冰疾步走過來,扶住錢靜蘭,笑呵呵說道:「阿姨,您沒事吧?」

「我沒事,就是傷口有點疼。」錢靜蘭說。

葉秋疑惑的看了一眼錢靜蘭,心想,不是說不疼嗎,怎麼這會兒又疼了?

白冰一邊扶著錢靜蘭下車,一邊說道:「阿姨您慢點,待會兒我帶您去做個全身檢查。」

「小白,辛苦你了。」

「阿姨,您說這話就見外了,以後可千萬別跟我客氣。」

「行行行,不跟你客氣,反正早晚都是一家人。」錢靜蘭最後這句話聲音很小,但白冰和葉秋都聽見了。

白冰俏臉微紅,偷偷看了一眼葉秋,可沒想到,葉秋也在看她,四目相對,白冰的臉更紅了。

「冰姐,你的臉怎麼那麼紅?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葉秋故意調侃說。

他算是明白了,錢靜蘭非要來住院,目的是為了撮合他和白冰的事兒。

這個媽啊,真是不省心。

被葉秋這麼一問,白冰更是尷尬的無地自容,狠狠的瞪了一眼葉秋。

「冰姐,你瞪我做什麼,是我說錯話了嗎?」葉秋明知故問。

白冰氣得直瞪眼,要是沒有錢靜蘭在這裏,她會揪葉秋的耳朵。

「冰姐,我媽拜託你了,我去中醫科看看。」葉秋找了個理由,匆匆離開。

否則,白冰會更尷尬的。

不料,葉秋剛來到中醫科,就見到了讓他憤怒的一幕。

【作者有話說】

大家看書的同時請記得五星好評,給我點碼字的動力,拜謝。

。 河流旁。

璃鮫隱蔽自己的身體,這屬於軍事要地,這條河流足足有供養著上百名軍人的吃水問題。

「幾天前似乎來了一個實力強大的戰士,應該已經開啟了五階基因鎖。」璃鮫待在水下,身體酸痛。

如果說被那人成功吸收了人魚基因藥劑,成功進入六階,就算是璃鮫實力再強大也不能安全存活下來的。

她必須要像一個新方法,讓那人進入六階的計劃被破壞!

軍事基地內審核很嚴格,但璃鮫自然也有她的辦法能將毒藥運進去!

每天早上的六點,基地內會進行開閘換水,這個時候就是璃鮫將毒藥送進去的最好時機!

她操控水的力量過於強大,無論誰都不可能在水下發現她用冰包裹著毒藥,送進基地內,讓上萬名軍人在不知不覺中死去。

「一切,都是為了我們人魚。」璃鮫也不忍心,但這是必須要做的。

只要人魚的眼睛還能開發藥劑,雙方的仇恨就永遠不可能停歇!

時間到了。

璃鮫將從海草中提取出的毒藥包裹在冰里,在開閘的瞬間讓冰送了進去,只要軍人還要用水,就一定會因此死亡!

這次絕對會成功的!

「我只希望,能讓這個北方小鎮,變成人跡罕至的地方。」璃鮫喃喃說道。

當初她來到陸地,看見葉維的時候,以為這個世界會是讓她流連忘返的世界。卻沒想到,善良只是其中的一個美好事物而已,構成這個世界是複雜的。

她要學會接受這種複雜。

葉維是有孩子的,與人類孩子生下來的,只是在游水的時候不小心溺亡了。

璃鮫當時也察覺到了那個孩子的求救,但她還是來不及趕到,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名孩子在自己面前,失去了呼吸。

毒藥已經送進去了,璃鮫擺動身體轉身就走。

第二天,軍事基地內沒能出現一點生命的氣息,以往出操的吶喊聲也消失了,很快來自帝國的調查軍團就趕了過來。

國家無緣無故損失了那麼多的軍人,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可是面對在北方海洋的人魚,他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罷了。

塔林是一個研究人員,他從小便致力於研究各種基因藥劑,並且成功將史萊姆藥劑改良,使其更適合人類服用,藥效也更加溫和。

這種改良是歷史性的,也能證明他在這方面的天賦。

這次研究人魚藥劑,他就被抽調過來,成為人魚小組的一個小組長,負責鑽研人魚藥劑。

而他也是這個軍事要塞唯一存活下來的人,也是唯一一個研究人員。

「當時我只是感覺在研究上有一個地方能進行改良,所以我一直待在實驗室內,什麼東西都沒吃,等我第三天出來的時候,這個基地已經變成這副模樣了。」

調查人員看著塔林,一副看怪物的模樣:「你是說你三天不吃不喝了?」

「差不多吧。」塔林痴痴傻傻的,看起來不太聰明:「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說起來的確是正常的,畢竟都開啟了史萊姆基因,但又實在不正常,即便開啟了史萊姆基因,一般人還是保持著一日三餐的習慣,而不是動不動就不吃不喝。

約摸過了幾天,調查人員得到了塔林的基礎信息,確定對方沒有說謊。

這傢伙很久以前就是這樣了,一旦遇到了自己想要鑽研的問題,不吃不喝根本就是常態,看來這次投毒事件真的沒對方什麼事情。

「不過這樣一來,這些人魚的蹤跡就很難防止了啊。」調查組長緊皺眉頭。

後面有人提出:「這樣好了,我們對每個軍事基地的人,送去一些俘虜,在換水的時候讓他們先吃怎麼樣?」

這種事情雖然不太人道,但的確是一個好方法。

不過塔林經過這件事情是暫時不能使用了,所以接著留在了北方小鎮,繼續研究所謂的人魚藥劑。

只是沒有了原材料,他又能做出什麼研究呢?

北方小鎮的人越來越少了,對於他們來講,人魚是罪魁禍首,趕走了他們,侵佔了他們的家園,並且讓一些家庭家破人亡。

有些家庭的確是無妄之災,但當時的某些人魚正氣在頭上,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總之,現在雙方已經形成了一個打不開的結,留給子孫後代的,自然也是這些彎彎繞繞的結。

……

「所以,你為什麼不願意離開?」璃鮫坐在岸邊,魚尾在水中游擺,在陽光下的照射下散發著七彩的光芒。

「我在研究你們人魚藥劑。」塔林很認真地說,絲毫顧不得對方眼睛的凶光。

「你知道我是誰嗎?」

塔林看了看,隨後說道:「你身上的氣息很強大,而且這麼漂亮,應該就是他們嘴裡所說的璃鮫,是人魚一族的王。」

「既然知道,」璃鮫感覺自己呼吸都不順暢了:「你們人類屠殺了我們人魚一族,現在你為什麼還敢待在這裡?難道不怕我殺了你嗎?」

每當璃鮫想到那個船艙內的兩隻幼年人魚孩子,她都感覺自己的心在顫抖,恨不得殺光世界上所有的人類!

「我怕,」塔林依舊傻傻的:「只是我更怕自己的研究沒有結果。」

「那你在研究什麼?」璃鮫已經很久沒和人類說話了,對於面前這個人,她能感覺到一絲絲的不同,自然很好奇。

「我在研究,我們生物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不同。」塔林說道。

「我們和十來畝之間還好,樣貌上還存在著許多不同,可是我們和你們人魚之間的,為什麼也會有這麼多的不同?」

「說到底,我們之間也只是存在著魚尾和雙腿的差別吧。」

他似乎生怕自己死得不夠快,接著說道:「我還解剖過你們人魚,似乎胸腔內的結構有所不同,所以我在想,我們究竟是什麼地方存在著差異,才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璃鮫聽到這些話,身體禁不住一陣顫抖,想到自己當初睜開眼睛看見的第一隻生物。

那生物,似乎就是人類的模樣。

璃鮫低下頭,喃喃說道:「或許,這件事情誰也給不出答案。」

璃鮫想回人魚島,回到自己誕生的地方。

她要質問他,

為什麼這個世界要這麼殘酷?

卻給了它們人魚一顆善良的心?。 感謝大佬自由如風巨額打賞15100書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