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所有的工匠一起,開始對著帳篷的圖紙發起衝擊。

骨架結構採用金梓木為主,結實,輕便,使用壽命長,質量輕,回彈力好。

面料採用銀蠶布,防水防晒,結實可靠。

里料採用玉龍綢,透氣性良好,不易霉變。

底料採用特製丑牛皮,防水,防潮,防塵,三防一體,性能優良。

營繩採用蛛絲繩,結實耐用,不易崩斷。

營釘採用黑鐵打造而成,雖然有些份量,可勝在牢固。

看著這些材料,孟有房也很有信心,這可都是推薦里最好的材料,這樣做出來的成品必定不會差!

范家不愧是七家城的第一家族,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把所有材料都湊齊,這讓孟有房由衷的給他們豎起了大拇指。

有材料,有圖紙,按著圖紙一項一項的打造,都是熟練工,那進度是相當的快,沒過多久,一頂新的帳篷便是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孟有房提著棍子,左看右看,愛不釋手。

品相還不錯!

「二公子,開始吧,試試效果!」

范二公子二話不說,手中的長劍對著帳篷就是一砍。

「嘭!」

帳篷晃了兩晃,恢復了平靜,只是孟有房的臉上卻是有些失望。

「不成?」

范二公子看到孟有房皺起眉頭,他也是提起了擔心。

「差了點意思,你沒看這帳篷晃動的有些不太規範嗎?」

帳篷晃動的不規範,就說明裡面的防護運行起來有些生澀,肯定是哪裡的材料沒有達到要求。

「多試驗,我們一定得找出問題來,這樣的產品,不算合格!」

不合格的產品推出市場那就是害人!

雖然帳篷只是小件,可這也是他孟有房的產品,做生意,名聲永遠不能壞,否則這生意根本不能長久。

圈一波錢就跑的那是騙子,不是他孟有房。

所有人齊動手,群策群力,經過了無數次的試驗之後終於是發現了問題,主營繩的材料不達標。

蛛絲繩是好東西,可是這蛛絲畢竟太細,就算擰成一股繩,也會分散一些力量。

「二公子,看來這蛛絲繩的蛛絲,我們得換一換!」

范二公子一點頭,他也知道這種關鍵的材料馬虎不得,只是,一根上好的寒冰蛛絲1000金幣,這誰敢用!

「孟家主,想要量產帳篷,這寒冰蛛絲恐怕是沒人能用的起啊。」

孟有房也明白這個道理。

帳篷,應該是一種大眾的消耗品,而不是成為奢侈品,尤其是獸潮將近,這將會成為普通老百姓的保命之物。

怎麼辦?

不能因為一根寒冰蛛絲就卡殼了吧。

「嘭!」

就在他絞盡腦汁想辦法的時候,那頂新做的帳篷一下子四分五裂散成了一堆零件。

「怎麼回事?」

孟有房趕緊跑過去看,這要是再有其他的質量問題,那這帳篷可真就要難產了。

「叮咚!試用期已到,驗證為非合格系統產品,不予發放合格證,不准許銷售!」

「草!」

孟有房的心頭瞬間長滿了草。

不合格的產品系統還不認,還不能賣,果然是系統出品,必須得是精品。

「看來,這寒冰蛛絲得找一找了。」

孟有房心裡想著,便是拉住了范二公子:「二公子,寒冰蛛絲除了買,就沒有別的辦法弄到嗎?」

范二公子臉色一難:「有到是有,可那也是一條險途,還不如買呢。」

「險途?」

「離獸巢不遠有一處寒冰礦洞,裡面全是寒冰蜘蛛,你要是敢進去走一遭,寒冰蛛絲絕對收穫滿滿,只不過,那裡面的寒冰蜘蛛,就連我大哥都不敢惹!」

孟有房聽到這裡也是心中瞭然,范家大公子都不敢去的地方,估計別人進去也是死路一條。

難道真就弄不到?

孟有房的心中靈機一動,他忽然想到了那兩隻妖狼王:「我不是會妖獸語嗎?這寒冰蜘蛛應該也算是妖獸吧。」

孟有房一拍大腿,他可是有著妖獸化形大能的名頭,一個小小的寒冰蜘蛛,應該不在話下吧。。。

「走,我們去寒冰礦洞!」

說干就干,孟有房一提棍子這就要走。

「我干,孟兄弟,你還真去啊!」

范二公子很是後悔,他可不是想讓孟有房去闖寒冰礦洞!

「放心,我有辦法!」

孟有房信心十足。

就算是不能用名頭嚇住,他還有著可以溝通的能力,小心一些,應該沒有問題。

再說了,他手裡可是有著妖族的寶貝,這也可以震懾一二。

事情宜早不宜遲,孟有房直接提著棍子就走,後面的范二公子只能是驚呼一聲快速的跟上。

其實他也很好奇孟有房到底能不能成功,所以,他沒有再阻攔,也沒有通知別人,就他們兩個,偷摸的向著寒冰礦洞進發。

有范二公子的指引,孟有房也是少走了一些彎路,一路上遮遮掩掩藏著身形,他們兩個終於是到了寒冰礦洞附近。

孟有房打眼一瞧,幽深的洞口裡冒著寒氣,密密麻麻的蜘蛛網纏繞在洞口,讓人望而生畏。

「沒有蜘蛛?」

沒有發現任何蜘蛛的模樣,讓孟有房有些著急。

無論找什麼,最起碼能先找到一個可以溝通的對象,這樣才能開展下一步,這要是連個溝通的對象都沒有,這難度可就是成倍的增加。

「二公子,怎麼沒有蜘蛛?」

「我也不知道,按說在洞外就有一大堆的,今天怎麼了,一隻都沒有?」

范二公子晃著腦袋也是一無所知。

東西就在眼前,可只能看著不能動,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人難受。

「我去看看!」

孟有房覺得不能老是這麼乾等下去,這要是等一輩子,那就什麼都不用幹了,他手裡提著棍子,直接是來到了洞口。

沒有蜘蛛出現。

孟有房把棍子往蜘蛛網上一戳,上面頓時掉下來無數的寒冰。

「嘶嘶!」

這一次終於是從洞里傳來了聲響,孟有房趕緊是向遠處跑。

也就是一瞬間的功夫,只見洞里迅速跑出了無數的寒冰蜘蛛,一個個張牙舞爪很是兇猛。

探測!

一個技能扔過去,孟有房看到了信息。

【寒冰蜘蛛,妖族,???】

和銀雪它們一樣,除了一個名字和種族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一隻只的探,信息全都是一樣!

孟有房趕緊是把棍子緊緊的抓住,好讓自己有些安全感。

「嘶嘶,你們好!」

獸語自動開啟翻譯,孟有房試圖打開交流的頻道。

「嘶嘶,你是誰!來寒冰礦洞幹什麼!」

蜘蛛們雖然很兇惡,可它們聽到是同族的語言還是問了一聲。

任何事情,只要有溝通那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孟有房臉上一喜,他是趕緊回答:「我是妖狼王銀雪的使者,我想和你們購買一些寒冰蜘蛛絲。」

扯著妖狼王的大旗,孟有房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著目的。

聽到他的回話,寒冰蜘蛛群瞬間是嘶嘶聲響成一片。

「妖狼王銀雪?它不會是來看女王笑話的吧!」

「妖狼王把孩子丟了,它難道也想讓女王的孩子夭折?」

孟有房聽著這些低聲私語心裡就是一驚。

這大旗難道是扯錯了?

咚,咚,咚,孟有房的心裡開始打起了小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管小紅如何賣萌,都撈不到什麼好處,白瑧每天只給它一塊下品靈石的口糧。

這小東西奸滑姦猾的,必需磨一磨,要不然它還以為她這個搭檔軟弱可欺,或許還把她看成個傻子看,日後想使喚它,估計難!

捉弄完小紅,留下它看家,當然,是它主動要求的。

結業考試的形式與前兩年的歲考有所不同,今年除了文試,還要考驗弟子鬥法能力的,地點就在鬥法場。

白瑧沒趕上文試,打算去看看鬥法。

鬥法場是門派舉行大比的地方,和外務堂一樣,是一塊被削了山頭的山腰廣場,就坐落在外務堂邊上,其中陣法密布,比倚劍峰的試劍台還精密。

白瑧剛走進人群里,就聽有人喊她,那聲音嬌嬌柔柔,但能在這嘈雜的人聲中傳出來,嬌柔什麼的,都是假象!

只聽那人喊了一聲:「白師姐!」

白瑧扭頭一看,不遠處幾個青年弟子正簇擁著一個白衣窈窕美人往她這邊來。此時那美人一雙盈盈水目看著她脈脈含情,欲語還休,擺足了羞怯的姿態。

她打了個哆嗦,這可不就是人稱柔仙子的何婉柔,只是她身邊跟著的人似是換了一撥?如今是清一色內門弟子,不過她都沒見過。

白瑧今日穿的是一身普通的內門弟子白袍,場中如此打扮的不在少數,這本是不顯眼的裝扮,沒成想被這位嬌花給認了出來。

白瑧微微頷首示意,「何師妹!」

她與這位師妹不熟,不太喜歡她的做派,不過也僅此而已,別人如何她管不著,只要不來招惹她,她也眼不見為凈。

只是不知道她叫住自己有什麼事?

何婉柔只是有些不甘,之前為了接近這人,她努力了一年。

費心奉承著水靈兒那個小丫頭片子,也沒能讓水靈兒答應幫她引薦,後來她算是看明白了,水靈兒年歲雖小,心思卻不單純,並不好籠絡,更別提拿她做梯子了!

一路不通,她轉而找其他人,好在她現在住進了小丹峰,也結交了幾個人。

只是心中到底意難平,她沒想到她會敗在一個小丫頭片子手中,她還曲意奉承了了許久,每想到此事,她就恨得牙痒痒。

前幾日聽聞與這位白師姐交好的李澤師兄已經進階了融合8層,她才禁豁然開朗。

其實她巴結嫡傳也沒什麼直接好處,他們都看不起她,也不會真心為她考慮,還不如功法來得實在。

她娘之前就給她傳了消息,說大門派都有相剋靈根的專修功法,起初她還不信,靈根差就是差,功法再好能彌補嗎?

可李澤就是個現成的例子,他也是雙靈根,年紀輕輕就進階融合8層,這速度,不比君子劍差多少。

也是因為她娘是個散修,沒什麼底蘊,這麼重要的消息她到現在才得知。

「聽聞李師兄近日進階融合8層,真是可喜可賀!」

幾位圍著的男弟子聞言,俱是面露羨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