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無心突然轉身離去,並沒有向花小蕊再次出手的打算。

見到無心離去,花小蕊神色緊張,她急忙起身來到門外,看了一眼院落四周,確定無心真的走了,她也鬆了一口氣。

「他怎麼會受傷?」

「而且,他好像很怕我?」

花小蕊搞不懂,無心為什麼會問那些稀奇古怪的話。

想到自己剛才,貌似就是抬手阻擋無心靠近而已,她不由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而,就在此時,花小蕊的有臉上,浮現一道紅光,紅光擴散形成一朵彼岸花延伸到她的脖子下面。

無心說的沒錯,這的確是彼岸花,只是可惜花小蕊根本沒有半點察覺,只是感覺體內有股煩躁不安。

「唉?妹妹?」

就在花小蕊一個人低頭沉思是,躲在地下酒窖的花雲毅突然跑了出來。

因為,他不放心自己妹妹一個人在外面,所以他隨便找了一些事情,讓蘇夢自己酒窖做,而自己就跑了出來看看。

可是,在他呼喚自己妹妹是,他看到自己妹妹的有臉竟然在冒著紅光。當他靠近自己妹妹時,花小蕊臉上的彼岸花已經消失了。

「妹妹你的……臉?」

花雲毅詫異,剛才自己明明看到自己妹妹的臉有紅光閃過,可近前一看什麼都沒有,這讓他感到驚訝。

「哥?你說什麼?我的臉怎麼了?」

花小蕊,見到自己大哥出來,她神色古怪,可聽自己大哥抬手指著自己的臉,這讓她有些不解。

「可能是我看錯了。」

「對了妹妹?無心他來了嗎?」

花雲毅看了半天,見自己妹妹的臉沒有什麼,就誤以為自己疑神疑鬼,搖了搖頭岔開話題。

「嗯。」

「他剛走。」

花小蕊點頭,只是她神情有些古怪,抬手摸著自己右臉,覺得自己大哥剛才是不是看到了什麼。

「真的來了?」

「那他怎麼會走了呢?他沒有為難你吧?」

花雲毅露出驚容,聽到無心來了又走了,他急忙上下打量著自己妹妹,生怕自己妹妹被欺負。

「沒。哥,你想多了。」

「這個無心,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才想要抓走,要逼雷凌交換蘇夢,可自己居然吐血跑了。」

花小蕊搖了搖頭。

說的也是含糊其詞,讓花雲毅到弄得一頭霧水。

……

二天清晨。

光明神社,蒂娜的房間。

經過一晚上的翻雲覆雨,蒂娜早早穿好衣服。

她看著床上,仍舊在昏睡的雷凌,她的臉色有些複雜,自己好歹現在也是雷凌的女人,可就是不敢讓雷凌醒來看到這一幕。

糾結的蒂娜,在猶豫要不要喚醒雷凌,可她想了許久,還是轉身準備離開自己的房間。

嘭!

蒂娜打開房門,卻看到自己父親烈布,一大清早就堵在門外,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怎麼樣女兒?」

烈布皺眉,看到自己女兒出來,他急忙上前關心的詢問。

「爸,你別問了。」

蒂娜小臉微紅,明顯是害羞了。

說完,蒂娜低頭就走出房門離去,連頭也不回。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女兒長大了,就該要嫁人。」

烈布搖了搖頭,看自己女兒那副羞臊樣子,他收回目光看向房間里,此時躺在床上的雷凌。

烈布詭笑可一下。

抬手隔空一揮,一股涼風吹向床上的雷凌,隨後只見烈布抬手便將房門關上。

而屋內。

躺在床上的雷凌,突然感覺涼颼颼,讓他從睡夢中緩緩蘇醒。

當他睜開眼睛瞬間,見上方天花板時候,他突然坐起身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腦子裡一片空白?」

雷凌懵了。

見四周的房租擺設,根本不是自己的家。

自己想要回憶昨晚發生什麼了,他好像記得自己再那個?

想到這裡,他急忙低頭看向自己下面,雷凌無法淡定了。

因為,自己竟然什麼都沒穿?

「怎麼回事?」

「這裡……好像是蒂娜的房間吧?」

雷凌心慌意亂,自己越想越覺得不對領,他急忙下床尋找自己衣服,準備離開這裡。

嘭。

可,當雷凌還沒有找到自己衣服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

「我……?」

雷凌慌了,見有人進來,他情急之下,急忙又跳到床上,用被子將自己身體蓋的嚴嚴實實。

「雷凌?你醒了?」

雷凌手忙腳亂,還沒有平靜下來,就見蒂娜端著牛奶與三明治進了屋。

蒂娜面帶微笑,看著雷凌的樣子,竟然沒有絲毫反應,反而還在主動跟雷凌打招呼?

雷凌木訥。

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記得,昨天因為司徒岳被無良救走,他著急回去怕無良對花小蕊他們不利,可自己好像剛剛下了天台,就眼前一黑,什麼都記不清了。

一覺醒來,自己就莫名的躺在蒂娜的床上。

「蒂娜?你我……發生了什麼?」

「還有?我怎麼會在你的房間里?」

雷凌老臉通紅,這種尷尬的事情,他可是頭一次。

蒂娜只是微微一笑,看了雷凌一眼,轉身從衣櫃里拿出雷凌的衣服,來到床前遞給雷凌說道:「你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反正這都是生理上的需要,我不會怪你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聯邦繁華的帝都,高樓大廈林立,有一『n』拱門狀地標建築,它有著獨特漂亮的外形,整座建築規模雄偉,像一座巨大的凱旋門!

這是ST的總部。

一黑色紅旗車,車頭兩邊插著紅色小旗幟,車牌一連串的【帝A0002】,停靠在大門口。

後面是一排排迷彩軍車,以及維護治安的交通警察。

此刻,ST所有員工,全都有點緊張,虛擬頭盔放在一旁。

看著個個人高馬大的兵哥哥把手各個崗位,不少領導擦著額頭上的汗!

董事長辦公室

一中年男子,穿著黑色西裝,坐在ST老總的位置上,他面容祥和,眉頭緊緊盯著電腦屏幕,ST老總在一旁候著。

電腦屏幕中赫然是溝通星域天災官方的後台界面,中年男子打出一行字,發送了出去。

ST官方:【你好,我是天藍星聯邦議員–林墨卿,我代表聯邦,希望與貴公司達成合作!】

天啟內部

姜澤與天啟看著ST官方發來的消息,以及畫面中的林墨卿。

「直接拉進天啟內部吧!注意把背景換一下,區分開來,別跟玩家登陸界面搞混了!」姜澤開口道。

「嗯!」天啟。

忽然間

停靠在天藍星上方的天啟本體,微微發光,坐在電腦前的林墨卿整個人微微獃滯。

他直覺眼前一陣熾白,便來到了一個白茫茫的世界,望向上空,那道魏然的白色球形光影,像巨大的浮空城一樣,遮天蔽日,籠罩著這片空間。

「天啟!星域天災的背後,真的是你!」行政多年的林墨卿,縱然鎮定自若,也不禁被知曉的真相給震驚到。

一道道光輝開始朝他的眉心匯聚,神秘氣息十足,這是姜澤特地招待他的地方。

一道聲音回蕩在他的思緒:「我根據你們人類文明,創建了這個遊戲!」

「為什麼?你要給我們帶來什麼信息?」林墨卿提問道。

「這是未來的信息!想要得到我的眷顧,跟隨姜澤的視角,去星域天災里找吧,我把一切都放在了那裡!」天啟傳達思緒道,然後直接將他的思緒鬆了回去。

話不多說,越少越好,不然漏洞會多,姜澤的本意就是以天啟來證實聯邦的自我腦補!

關教授的猜測是對的!!必須上報!

林墨卿回過神來,現實才過了一瞬,他臉色凝重,瞬間起身離開,後面的部隊紛紛跟隨離去。

這位大佬怎麼走了?ST老總一臉懵逼看著門外,望著齊齊看來的手下,他淡淡開口道:「都愣著幹嘛,全體上線,都到駐地開會!」

林墨卿回到總統府不到10分鐘,一則文件被簽署下來,緊接著一紙文書直達第四軍區總司令手中,上面一段文字:「第四軍區十萬將士,全職入駐星域天災!」

意駭言簡!

回到木衛一,胡璐芝的消息就發了過來,姜澤打開影像靜靜聽著。

「姜澤,因木衛一戰役影響,狂暴病毒肆虐擴散,我再次發表了聲明,再度延期文明統一考核一個月!」

看來,倒計時還有36天!

玩家們從土衛六回來,經歷巔峰排位戰,木衛一戰役,才不到一個月!

姜澤深吸一口氣,想了想,決定去看看五大軍團現在的情況,看看他們這五天表現怎麼樣。

首先打開哈尼磊的視角。

「沙雕在召喚,深奧精微,想要真正跳出神韻,發揮出威能,必須要全心全意,動作整齊劃一!你們跳的都是什麼垃幾玩意?看我給你們再演示一遍!」

恰逢早上9點,格魯們跳起了廣播體操,而哈尼磊正在自己的小別墅後院里,跟樹王奧森連接視頻對話。

「皮蛋!把我音響拿過來!!」

「汪汪…」皮蛋興奮叼著一個大音響來到後院,把沾著口水的音響放到地上。

「看好了啊,我再教幾遍!」

哈尼磊打開音樂,前奏響起,他的身體自然而然開始擺動,再度跳了一遍第二套聯邦體操,沙雕在召喚!

動作嫻熟,姿勢標準!

只見哈尼磊身體左右左右扭起了來,期間還穿插了『02』搖,屁股騷氣擺動,一扭又一扭,雙目迷情,騷氣外露。

「噗….大清早的上線就看到磊神在院子里發騷!如今嫂子不能舔了,他這是在練習至高騷法么??」

「騷!社死我磊哥的騷氣,別人完全學不來!本以為跟磊神學了點皮毛,沒想到我還是個弟弟!」

「太強了!磊神簡直是吾輩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