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綳著一張臉,前所未有的冷厲。

「你是我孫女婿沒錯,但你沒有權利插手我霍家娶什麼樣的人,說白了,你只是在替你妹妹不甘,所以才下這樣的黑手,蕭凌啊,我第一眼見你,就格外地欣賞你,後來更覺得我們家霆韻跟了你,肯定會幸福的,但是你看看,這些年,你都幹了些什麼?」

蕭凌神情一黯。

這些年,他的確讓霆韻受苦了。

可跟他妹妹的事,一碼歸一碼。

「我是對不起霆韻,可是奶奶,您剛才說我沒有權利插手你們霍家的事情,這不是證明了,您一直都沒有把我當成自己人嗎?」

他話音剛落,「啪」地一聲,清脆的巴掌,響在客廳里。。她對駱駝深深的鞠了一躬。

直播間的網友們也都被這一幕感動:

【我有點想哭。】

【這是冥冥之中,天意嗎?】

【這隻駱駝一定是去保護楚橋的。】

【楚爺今天要是沒有這隻駱駝,是不是就完了。】

楚橋點點頭,努力讓自己從哀傷的情緒中跳脫出來,卻還是忍不

《荒野女主播》第二百七十章泰克森陷泥塘應歡歡光榮的被林動提着丟下了擂台。

對此應笑笑和應玄子兩人哭笑不得,林動這傢伙是真的不給面子啊,不過也好,氣氣那鬼丫頭,一天天的古靈精怪的。

林動解決應歡歡后遭受到了一眾怒火加白眼。

林動此時站在軒轅麟月旁邊的一起觀看,下一場該別人了。

「老師?」

《斗羅之玄武姐姐》372.殿試,林動,王閻 第九峰。

桃花林前。

有三位年輕的仙子,在原地等待。

「師父讓我們在這裡等,她先進去。

這位江師兄分量這麼大?」煙靈仙子好奇的詢問。

她是三人中,最小的一位。

綁著雙馬尾,一副未成年的樣子。

但是修為在返虛圓滿。

離仙門已經不遠。

如此便說明,她修鍊已有六百年左右的時間。

大概率更多。

「江師兄分量重不重我倒是不知道,只是有些不解,為什麼需要來這裡學習陣法?

我們其實也才剛剛走完陣法山峰沒多久,很多東西要學習。

江師兄真的能教我們嗎?

他確實有陣法造詣,可我們也絲毫不弱同齡人。」芽黎仙子不覺得自己需要來第九峰。

這裡並沒有比第五峰好。

芽黎仙子較為高挑,長發飄落,樣貌出眾。

依然是返虛圓滿修為。

三人中最大的一位。

「師父說什麼,我們聽著便是,不過聽說神女也經常在這裡,不知道能否見到。」最後一位寒琪沒什麼怨言。

她較為聽話,清秀乖巧。

也是返虛圓滿。

三人都比較靠近人仙,在第九峰學習之後,都要開始準備渡劫。

長則五十年,短則二十年。

「說起來,我剛剛入門的時候,提起江師兄,很多人都是覺得靠資源跟上我們的修為。

現在讓他來教我們。

是不是…」芽黎仙子心裡有些不舒服。

還是想留在第五峰。

「江師兄都成仙了,我們卻還在返虛圓滿。」寒琪說道。

「對啊,江師兄是怎麼成仙的?」煙靈仙子頗為好奇:

「他天賦不好眾所周知,可就是比崑崙頂尖天才還要更早進入人仙。

聽一些人說,是各峰峰主的功勞。」

「這些我不在意,我就想知道,這裡是不是真的可以學到陣法。

只能看師父後續安排。」芽黎嘆息一聲道。

她自然無法違背師父。

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接受。

「芽黎師姐,等下師兄師姐出來,可別不滿。

該有的尊重,可不能失。」寒琪有些擔憂。

「嗯,哪怕心裡再多質疑,也不會說出去的。」芽黎看向一邊的煙靈仙子道:

「煙師妹倒是需要注意言辭,別給師父丟臉。」

煙靈仙子吐了吐舌頭,並未放在心上。

等待了些許時間。

江瀾跟小雨便看到一位戴著面紗的妙月仙子走了進來。

陣法並不能困住她。

「不知道妙月師叔的陣法造詣有多高,至今還無法望到。」

望著妙月師叔從容模樣,江瀾很好奇,師叔的陣法極致在哪。

可惜,他修鍊太短。

想要望到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陣法並非修為,領悟的同時,需要耗費巨大的時間,才容易繼續往前。

而他的時間,大部分都用在了修鍊上。

「師叔。」

「師伯。」

在妙月仙子過來時,江瀾跟小雨第一時間低頭行禮。

妙月仙子看著兩人聲音帶著笑意:

「聽你們師父說,你們在瑤池住了十幾年?」

小雨低頭,臉上微紅。

不敢說話。

江瀾保持著平靜,微微點頭。

不多言。

妙月仙子來到院桌椅邊坐下,道:

「還記得你師父說的事嗎?

讓人來學習第九峰的陣法。」

這是對江瀾說的。

「記得。」江瀾點頭。

這種來學習的事,他無法拒絕。

當初自己也是這樣去第五峰學習的,各峰找弟子去其他峰學習,都是正常的事。

只是有些需要付出點代價。

比如讓妙月師叔親自指導。

這就不是尋常人可以有的待遇。

「現在人我已經帶來了,就在外面。」妙月仙子開口說道。

猶豫了下,江瀾開口詢問了下:

「第五峰應該更好才是,師叔為什麼要把人帶到第九峰?

這裡有幽冥氣息,待久了並未有好處。」

「主要是想讓某位弟子多學習不同的東西,這裡就很適合。

畢竟她身世不一般。」妙月仙子言語中帶著嘆息。

江瀾頗為錯愕。

身世不一般?

他不敢再問,這種人容易帶來麻煩。

所幸並非第九峰的弟子,這樣便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是江瀾不問,妙月仙子倒是沒有停下的意思,她繼續道:

「不一般其實也算一般。」

說到這裡,她故意停頓了下,隨後望著江瀾輕聲道:

「其實她是我跟你師父的私生女。」

安靜。

妙月仙子聲音落下的的瞬間,空氣都彷彿安靜了下來。

咔嚓。

一邊玩手指的小雨,直接掰歪了自己的食指。

「哈?」

江瀾發出震驚的聲音,臉色大變。

這是他這些年聽到最為震驚的話。

「痛痛痛。」

小雨吃痛的在原地跳著。

彷彿才剛剛回過神來。

噗嗤~

妙月仙子笑出了聲。

若非有面紗,必定能夠看到她燦爛的笑容。

「我還以為你們一個沒在聽,一個成仙了沒表情。」妙月仙子聲音帶著明顯的笑意。

江瀾恢復了過來,順便幫小雨掰回了手指,不過他內心還是有些震驚。

他不知道師叔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