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爸爸……」

在聽完了李庶的話后,柳香玉急忙上前緊緊的握住柳順才的右手。

現在公司的生意做的越發旺盛,正是自己盡孝的時候。

然而父親,卻是將會在一年之後死去。

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讓柳香玉萬分悲痛。

「所以……所以順才他……」

這一刻,馬嬸也是一臉的淚水看去躺在病床上的柳順才。

「是的!」李庶點了點頭,「老爺子應該是,不想耽誤你。」

柳順才,還是原來那個待人友善的柳順才。

之所以會突然戀上馬嬸,只是因為他孤寂多年的心得到了一絲溫暖。

雖然這是一場黃昏戀,但畢竟二人都是真心實意的。

然而,當柳順才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時日無多。

最終,才會狠心提出與馬嬸分手。

整個過程就是這麼簡單,並沒有任何複雜的地方。

「原來……原來是我錯怪順才了!」

馬嬸哭著一張臉,同樣來到柳順才病床前。

「對不起!對不起!」這個老嫂子,開始不停的磕頭道歉。

其實她心底還是很善良的,只是因為極度的喜歡破裂之後變成了極恨。

在這種情況之下她才會做出過激行為。

看到這裡,李庶也不好再說出馬嬸下毒提前了柳順才生命終結的話來。

「柳總,我能保證老爺子在未來一年時間內身體不會受到任何病症。」

「但是,最多一年的時間老爺子就會仙逝。」

「您可不要太傷心,好好規劃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該如何陪陪老爺子吧!」

這種事兒是無法強求的。

原本李庶打算追問一下,老爺子到底是因為什麼事兒而強行消耗了精能。

不過看現在柳香玉那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李庶也不好繼續追問,只得暫時放棄。

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再問,或許能得到一些不錯的信息。

隨後,李庶開好了藥方子,事兒才算基本了結。

「李庶先生,請等一下!」

正當李庶準備離去,不料卻是被柳香玉叫住了。

。 浪里白條這些社會上的鬼,還在外面尋找陰陽結晶,沒有來學校。

聽他們的意思,是打算等晚上十二點,與陽間修士一起進來。

「我在第八棟教學樓天台。」

王小倩給柳璇回了一條消息。

「叮咚咚咚……」

突然,一陣鈴聲傳來。

緊接著,是江城大學的廣播站台傳來聲音:「所有學生回宿舍休息,不可在外逗留,今天學校提前關門。」

「所有學生回宿舍休息,十五分鐘后,學校提前關門……」

「十五分鐘后,會有保安巡察,凡是不回宿舍休息的學生,記過處理。」

嚴肅而沉重的聲音傳來,整個江城大的學生們,紛紛抬頭看向廣播室方向。

雖然疑惑,但也只能乖乖聽話回去休息,他們可不想被記過。

「怎麼回事?」老爺子等人疑惑道。

「陽間,察覺了。」何凡淡淡道。

面對陰界的升學考試,陽間不可能毫無作為。

王小倩面色一白,道:「我是不是要回宿舍?柳璇說來找我。」

「先見柳璇吧,把她處理了,你以後才安全。」

何凡淡然道,頓了頓,道:「陽間我也有朋友,你放心,不會讓你有事。」

「我知道,張老師是好人。」王小倩內心稍安。

「那就去頂樓,等王小倩過來。」

何凡帶著他們,向頂樓飄去。

學生們回宿舍休息,一名黑衣人,卻是快速沖向第八棟教學樓,直奔樓頂。

教學樓樓頂,王小倩孤身而立,神色平靜地看著下面。

何凡等鬼身形虛幻,立於她身旁,護她安全。

「來了,速度還挺快。」何凡淡然道。

王小倩面色一白,緊張地抓了抓衣角。

「放心,有學霸在你身邊,沒人能傷你。」何凡傲然道。

王小倩面色緩和:「小學生扛把子,真能打贏大學生?」

「看你能開玩笑,證明沒什麼問題。」何凡淡然道。

地獄小課堂,能對比陽間小學?

學的都不一樣!

哐當

天台之門被推開,一身黑衣籠罩,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

黑衣人頓住腳步,摘下帽子,漆黑長發披在肩上,一張中上之姿的臉龐,眉宇間有黑氣盤旋,透露著邪異。

「柳璇,虧我將你當朋友,你居然想害我?」王小倩面色冰冷,憤恨地看著她。

「看來,你都知道了。」柳璇神情冷漠,仿若在看一個陌生人:「你覺得,憑你身邊這幾個低級鬼,能夠攔住我?」

低級鬼?

王小倩一愣,小童等鬼也愣住了。

說他們是低級鬼也就罷了,可他們身邊,還有個何凡啊!

何凡淡然道:「她太菜了,看不見我。」

一個鍊氣七層修士,很不錯了,但想要發現他,還做不到。

「本想著等你陰陽眼徹底成型,沒想到,陰界的升學考試,居然會定在這裡。」

柳璇輕嘆一聲,右手邪氣瀰漫:「那麼,我只能提前動手了。」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進來的。」

老爺子現形出來,沉聲道:「江城大已經封閉,陽間修士,無法進來才對。」

「是無法進來,但,我就沒出去過!」柳璇冷笑一聲,一步踏出,直接沖向王小倩:「指望這幾個低級鬼,你一樣難逃!」

「可惜,我沒想過逃。」王小倩冷聲道。

話音剛落,一股恐怖壓力席捲而來,周圍空氣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四面八方的壓力,擠壓著柳璇,前沖的身子,頓時一僵。

喉嚨一緊,不知何時,一隻手已經握住了她的咽喉。

何凡單手提著柳璇,淡漠道:「你,來自哪一門派?」

「嗬嗬……」

冰冷刺骨的手掌,強大的力量,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只能怪發出嗬嗬慘叫聲。

王小倩也鬆了口氣,緊接著恨聲道:「打她,打死她!」

想挖她雙眼,不安好心,王小倩恨不得現在就將柳璇從樓頂丟下去。

何凡正要有所動作,眉頭一皺:「又有人來了。」

話音剛落,三名道士打扮的修士衝上樓頂,渾身金光綻放,冷聲喝道:「修仙執法局,通通不許動!」

何凡:「??」

這群人,怎麼突然跑來了,王胖子居然沒提前通知一下?

「何凡大哥?」王小倩有些懵,這又是什麼情況?

小童等幾個鬼,也有些懵了。

「我們是好鬼,這人是個邪修,想要害人。」何凡解釋道。

「帶上禁靈手銬,隨我們去見隊長。」

三名道士取出漆黑手銬,冷聲喝道:「那幾個虛幻的,需要我們請你們出來?」

「這手銬,給這個邪修便可,至於我,你們還禁不住我。」

何凡淡然道:「你們是哪裡的道士?我認識武當陳玄道,執法局王東,玉清林道雲。」

「別想拉關係,這年頭誰沒個關係?」三位道士冷笑道。

何凡:「……」

看來,陳玄道混的不行啊。

王胖子和林道雲就不提了,他們真菜。

那麼,只能自己來了!

磅礴鬼氣爆發,何凡再無掩藏,恐怖鬼氣波動,下等猛鬼頂峰!

壓力如山似岳,籠罩三位道士。

何凡提著柳璇,抬步向他們走去。

「猛,猛鬼……你,你別過來……」

三位道士慌了,這是個猛鬼!

不是說小課堂升學考試嗎?

小課堂,出現一個猛鬼也就算了,但這猛鬼的氣勢,比他們見過的道基頂峰還強。

何凡直接從一個道士手中取過手銬,給柳璇帶上。

禁靈手銬帶上,柳璇一身邪氣瞬間被禁錮,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

「你,我警告你,你別亂來啊。」

三位道士咽著唾沫,道:「不管怎麼樣,你們與活人混在一起,需要接受調查,如今江城大已經封閉,你們跑不掉的。」

「你說你認識陳玄道,王東,那你和我們回去,若是無事,我們絕不為難你。」三位道士道。

何凡略一思索,之前王胖子還說,他們隊長想和他合作。

那麼,就趁這個機會,見見好了。

「我隨你們回去,這手銬就不用帶了。」何凡淡然道。

「也行,隨我們走吧。」三位道士對視一眼,押著柳璇離開。

何凡招了招手,道:「沒事,修仙執法局我有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