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那準備齊全的,迅速將身上法衣上的防禦護罩開啟……

一時間,綠洲之上熱鬧極了,不過片刻后,慌亂的修士們漸漸平靜下來。

只是,還沒等他們舒一口氣,高空又出新狀況。

「啾——」

嘹亮的鷹啼聲響起,高空中響起數道鷹啼,十數個黑點由遠及近迅速靠近。

顧微羽臉色一凝,不是吧,這巨鷹竟然派出大部隊來了!

這來的至少有十五六隻巨鷹!

他們這綠洲附近這麼多修士,被這些沙蠍和巨鷹上下夾擊,若是不能夠團結起來,怕是……

「大家快看,那邊有十多隻巨鷹!」聽到鷹啼聲的修士驚呼出聲。

乘着飛行法器逃到半空的修士們紛紛色變,這巨鷹的厲害他們可是領教過的,這下子可如何是好?

「大家莫慌,只要我們沉住氣,團結起來對抗沙蠍和巨鷹,定然能夠迎難而上!」

正在眾人驚慌失措時,一道爽朗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眾人聞聲望去,便看到一位著青衫少年正目光沉穩得看着大家,在他身畔還站着一名萬劍宗弟子服的少女。

「哼,你說的倒是輕巧!」綠洲上苦苦支撐的人聽了,立馬有人提出了異議。

「就是,站着說話不腰疼,有本事你從飛行法器上下來!」

「妹子,現在該怎麼辦?」楚流星面上仍是風輕雲淡之色,心裏卻焦急起來。

紫筆文學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對於暗地裏的風起雲湧,我們的愚者先生克萊恩此時此刻自然還是一無所知的。

結束了塔羅會脫離儀式的他拉開了之前用以遮擋外界窺探的窗帘,隨後拿出筆記本,就開始了書寫。

他書寫的自然是剛剛在塔羅會上所看到的幾頁羅塞爾大帝日記的內容,克萊恩不比林若,沒有過目不忘的掛,便也只能通過這樣的記錄來加強著印象,免得將來出現遺忘。

當然,對於林若拿出來的那些純粹是迫害羅塞爾的日記,克萊恩還是沒有去書寫的。畢竟他沒有那麼重的惡趣味,非要死逮著一個老鄉去迫害。

而在寫完之後,克萊恩看了一遍又一遍,最終卻是將默寫出的筆記撕毀,燒了個乾乾淨淨。

加深記憶歸加深記憶,克萊恩絕對不會留下自己也會中文的證據。

而在做完這一切之後,克萊恩難免又想到了之前在塔羅會上的事,想到了林若的隱瞞,想到了點出他命運不協調的阿茲克先生。

思考許久,克萊恩最終抓起旁邊放着的手杖,決定再去見一次阿茲克先生。

他要看看能不能在阿茲克先生那裏得到更多的線索。

依舊是熟悉的霍伊大學,依舊是冷清的校內環境,依舊是那條沿着河流向上的道路。

克萊恩再度來到了屬於歷史系的三層小樓,不出意外的,克萊恩見到了自己的導師科恩·昆汀。他與對方閑聊了一陣,交流了下與霍納奇斯主峰古代遺跡相關的事情。

隨後克萊恩告別了導師,進入了斜對面的辦公室,走到了似乎正在閱讀一張報紙的的阿茲克教員桌子旁。

「阿茲克先生,能和您聊一聊嗎?」克萊恩看着眼前膚色古銅、五官柔和、右耳下方有顆小痣的教員,脫帽行了一禮。

阿茲克頓時看向他,他的褐眸中似乎藏着難以言喻滄桑感,完全與他外表的年齡不符。

「沒問題,我們去霍伊河邊走走吧。」雖然似乎有些驚訝克萊恩這麼快就再次來訪,但阿茲克先生在最後還是溫和的點了點頭。

……

同樣在廷根,某棟獨立別墅。

已經安頓下來的A先生正安靜的跪在地上祈禱,他面前的正是一尊真實造物主的雕像,只是相比起在貝克蘭德的那一尊要小得多。

而在A先生後方,兩個黑袍罩體的人同樣跪在地上,只是並沒有祈禱,低着頭,一動不動。

半響,A先生結束了祈禱,他站起身,頭也不回的道:

「主的子嗣就在這個城市裏,找到祂。」

「我們需要帶祂離開這裏,這是主的意志。」

……

貝克蘭德,風暴教會——

「你們發現了極光會A先生線索的蹤跡,他很可能前往了廷根?」「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看着眼前代罰者小隊的隊長,眼眸中不含任何情感的問道:

「也就是說,廷根確實很有可能有問題……但這段時間,你們在廷根卻是毫無收穫,除了弄死了兩隻小老鼠外,沒有發現任何陰謀。」

聽到這話,低着頭報告的代罰者小隊的隊長只覺得心底一萬頭草泥馬泡過。

他很想大聲辯解一句,他這段時間只負責貝克蘭德針對極光會的搜捕行動,廷根那邊不歸他管。

但考慮到眼前的乃是「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大主教閣下,這位代罰者小隊隊長還是按耐住了自己,沒有展現出暴躁老鴿一言不合就暴躁是一面。

不過好在「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似乎也就這麼一說,沒有真的責怪眼前之人的意思。

他只是沉呤一會兒,道:「克洛伊在哪?」

克洛伊·維德,風暴教會高層,類似於隔壁黑夜教會值夜者中女神之劍的存在,但是是真正的風暴半神。

「克洛伊·維德閣下這幾天休假,現在應該在家裏。」代罰者小隊的隊長小心翼翼的回答。

「去通知他,休假結束了,現在正是需要他的時候。」「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說這話時眼眸中依舊不含任何情感。

「我們必須搞清楚真實造物主到底在廷根有怎樣的圖謀。」

「另外,繼續調查之前卡平案中出現的那一位……」說這話時,「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眼中難得出現了些許情感的波動,帶着些許憤怒。

「我不希望下一次有這種事情發生時,依舊由一位來歷不明的邪|教徒通知我。」

「是!」儘管依舊小心翼翼,但代罰者小隊隊長這話回答的卻是斬釘截鐵。

因為他有着與「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相似的煩惱——那憤怒即是因為有巨大的陰謀發生在眼前,而沒有提前發現,所以對自身產生了憤怒。同時也是針對那位據說在卡平案中現身,通知他們有關於廷根陰謀的邪|教徒。

對方或許是好意,但是對於暴躁老鴿們來說,卻無異於一種挑釁。

這就像一位更厲害的犯罪分子向官方舉報了另一位沒那麼厲害的犯罪分子的巨大陰謀一樣。如果換做行事風格穩健,老陰逼居多的值夜者們,或許會很樂意看到這種情況。

但對於遇事不決平A一波,干就完事了,人均暴躁的老鴿們來說,這種行為卻是相當打臉,簡直是指著鼻子對他們說,「區區風暴教會,不過如此,還不如我們×教」。

這如何不能讓風暴老鴿們憤怒!

……

對於暴躁老哥們的想法,此時此刻剛剛在黑夜教會補完課,感覺自己又變得更充實了一些的林若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過即便他知道了,估計也不會太驚訝,甚至反而會當場笑出聲。

畢竟這可就等於挑釁了包括「神之歌者」艾斯·斯內克在內的一票老鴿,提前扮演了挑釁者。這個大前提下,等他晉陞挑釁者,怕不是當場就能把魔葯消化一半。

至於風暴老鴿們的報復?

笑話!

塔羅會愚者先生座下門途徑天使乾的事,和他一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序列9又有什麼關係呢?

可惜現在林若還不知道這麼一件令人高興的事,也就沒有笑出聲。剛剛回到家的他先是翻了翻門口的郵箱,便發現了一封署名熟悉的信。

那來自未來的塔羅會成員,現在的當紅作家,佛爾思.沃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郭達樹平時看著是一個穩重的小餐館老闆,可說到體育大會的時候,整個人都很亢奮,蘇輕來參觀這麼多次,還從未見過他這幅模樣,整個人躍躍欲試,好像迫不及待要在大會上露把臉一樣。

王力看著發小,有點無語:「你頂多參加勻速慢跑、釣魚三人兩足這種休閑型的競賽,這麼激動幹嘛,那些競技性強的熱門項目,那是天才和蘇先生這樣年輕人的事。」

說著,他笑著對蘇輕道:「蘇先生剛剛移民過來,參加這樣的集體活動,倒是融入本地生活的好機會,可以多報名點比賽項目。」

蘇輕也挺有興趣的,好奇地問道:「都有些什麼項目,是不是誰都可以參加?」

王力介紹道:「只要是懷山市本地人,都可以參加,不過每一項報名需要繳納一百塊錢的報名費,至於運動會的項目,有常規的項目,也有我們懷山市本土的特色項目,常規的像短跑長跑,舉重射擊等等,特色項目像爬樹、挖土、垂釣、草地曲棍球等等,我們懷山市是個傳統的農業市,所以特色項目或多或少和農業有點關係。」

蘇輕聽著王力的介紹,感覺挺有趣的,又問:「那比賽的時候,是允許使用靈術的嗎?」

這個問題王力還沒來得及回答,一旁的郭達樹搶著道:「那當然可以啊,如果靈術都不可以用,那還有什麼意思,我跟你說,我準備把射擊類這個大項的所有分項都報一遍,要知道,我的極目術那可是已經入門了的,再加上我的槍法,五十米內絕對的例無虛發!」

「在年輕人面前少吹牛了。」

可惜,郭達樹還沒得意多久,王力就無情地拆穿了他:「你的極目術的確入門了,在整個懷山市也算是少見,可的你槍法那麼爛,還例無虛發,倒是你釣魚的水平不錯,參加垂釣大賽,說不定能獲個鼓勵性的優勝獎,至於前三名,那還是差點遠呢。」

「你好意思說我!」郭達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被發小揭了短之後,立馬憤憤地懟了回去:「你人高馬大的,過去那麼多屆,怎麼只跑名爬樹?短跑不報,格鬥也不敢報,就報個鬧著玩的爬樹比賽有意思嗎,又不是猴子?」

「爬樹怎麼了,那是最講究身體素質和技巧的好嗎?」

……

兩人互相懟了一會,可能是因為蘇輕在場,並沒有持續較勁下去,王力看著蘇輕尬笑了一下,道:「這兩天已經開始報名了,蘇先生如果有興趣,可以到鎮政府去報名,怎麼樣,要不要參與一下?這是懷山市的盛會,也是我們北漓鎮爭奪榮譽的好機會,前面兩屆我們鎮的成績一般,蘇先生要不要來幫幫我們?」

王力熱情的邀請,蘇輕認真考慮了一下,回道:「我的運動一般,也沒什麼特長,修為也一般,可能幫不了鎮子爭取榮譽,但是我願意參與進來,報名到什麼時候截止?我抽時間去報個垂釣大賽。」

王力面露古怪:「有一個星期的報名時間,不過你真的打算報垂釣嗎?」

蘇輕點頭:「對,我的興趣就是釣魚。」

其實主要是他覺得其他的項目比較激烈,搞不好自己會當場吐血,釣魚相對來說就安靜很多。

王力豎起了大拇指,誇道:「把垂釣當做愛好,看來你有一顆遠超同齡人的心。」

蘇輕謙虛地道:「哪裡,就是愛吃魚。」

蘇輕走後,郭達樹伸手在王力肩膀上用力的拍了一下:「你今天怎麼了,有點過了啊,蘇輕這個年輕雖然是挺不錯的,但你一個鎮長,用不著這麼費勁地拍馬屁吧?」

「是副鎮長。」王力喝了一口冰橘酒,糾正道。

「大家都知道,下一屆肯定是你上位,明年這個時候,就是正的了。」

王力攤手:「你也說下一屆我肯定上位,那如果我真的當了鎮長,該怎麼帶著鎮子走出困局呢?」

「你不是有很多想法嗎?」

「可是實現那些想法需要資金。」王力有所暗示地看向自己的發小。

郭達樹也不笨,立刻明白過來:「原來如此,可是蘇輕和我說過,在移民來仙國之前,他在他們家鄉的小世界只是一個普通人。」

「你信嗎?」王力搖搖頭:「能從小世界移民過來的,這些年我見過不少,絕大部分都是富豪,你別看這個蘇輕穿著打扮很接地氣,但他肯定不簡單,看一個人不能只看外表,還得看內在,你仔細想想,他出來仙國,是不是特別的從容淡定,不慌不忙的?」

郭達樹會議了一下:「還真是,你不說還沒覺得,現在回想起來,這個年輕人好像特別自信,也不是那種外向的自信,而是那種很從容,從骨子裡發出來的自信,一點都不像是從小世界移民過來的。」

王力又喝了一口冰橘酒,神秘一笑:「他的移民檔案抄送到鎮政府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看了,的確是從小世界移民過來的。」

郭達樹不由朝發小伸出了大拇指:「難怪你能當官,從容自信的人,通常是有所依仗,像我們這樣的窮人,要麼為了名利苦苦掙扎,要麼就隨波逐流了,哪裡還有什麼自信從容……」

「是啊……」

這一刻,兩個中年人像看破紅塵的清醒者,感嘆著人生。

這一刻,他們真的認為自己看清楚了某些真相。

蘇輕帶著兩份牛排回到牧場,自己吃一份,另一份給小黑。

吃完之後,他打算找點刺激做一下自己一直想嘗試的小實驗,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上網搜了一下懷山市體育大會。

這是一個偉力可以歸於個人的世界,體育和修行關聯,在社會上很受重視。

蘇輕主要查看關於懷山市體育大會的內容,很快就發現了懷山市體育局的官網,裡面正有這屆體育大會的新聞。

在官網上逛了一會,看到有往屆體育大會的歷史記錄,立馬點了進去。

「誒,這是歷史記錄嗎,怎麼……」而這窟窿的邊緣,是金色的靈氣在緩緩流轉著。

我看著肚子上碗口大的洞,茫然無措又惶恐。

這要是再炸一下,我是不是直接就完蛋了?!

「紫英仙上,我……」

我想說點什麼,但因為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