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顆洗髓丹服下。

陳偉順利突破通脈前期三重,達到通脈中期一重。

效果顯著。

再來十顆!

突破通脈中期三重,達到後期一重。

眼看着距離突破通脈境近在咫尺,陳偉將瓶中剩下的全部丹藥送入口中。

不需要嚼動,丹藥入口即化,如同一汪清泉,流入腹中,化作靈氣,灌入丹田。

砰!

陳偉整個一怔,玻璃罐脫手落到地上,摔碎。

【老公這是怎麼了?表情看起來好難受的樣子】

【不會是誤食煉製失敗的丹藥,中毒了吧?】

【呵呵,真有意思,我第一次聽說吃巧克力豆還會中毒的,你當他是狗啊?】

【你有沒有點同情心,4000+的東西!祝你不得好死!】

評論再掀罵戰。

導演比任何人都要關心陳偉的身體狀況,問,「他怎麼了?」

「身體溫度在急劇升高,已經突破四十了!」

「什麼?怎,怎麼會這樣?明明上一秒還好好的。」

「需要立即終止節目拍攝,派遣直升機過去嗎?」工作人員問。

「等等,再等等,再觀察一下。」導演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可是已經達到42度了!再這樣下去,不及時退燒的話,會引起高熱驚厥,傷害到大腦……」工作人員一邊說,這手已是按在了電話上。

「……」導演還在掙扎,他想說,會不會是無人機的檢測系統出了問題。

陳偉又不是白人,死掉頂多被譴責,再做出一定賠償,和致歉就行。

拖延下去,沒準會出現情況好轉,將損失降到最低。

【節目組到底在幹什麼啊?主播臉都紅成這個樣子了,出那麼多汗,還不打算終止拍攝嗎?】

【老公千萬不要有事啊!】

【一個大夏人,死了又怎麼樣?】

【狗日的白皮豬,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大夏人死了又怎麼樣?大夏人不比你命賤!你們才是最該死的】

【我有朋友在政府上班,我去聯繫他看看】

這麼想的,不只一個人。

看到偶像突然變成這副模樣,楊小慧也嚇壞了,趕緊用手機撥通父親楊忠國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喂,女兒啊,告訴你媽,我今天晚點回來吃飯,不用……」

「爸,我不是要跟你說這個,還記得昨天我給你看那個視頻的主播嗎?他,他生病了,現在情況很危急,節目組不管他,你能不能幫幫忙?」

「那些洋人根本就不在乎我們國人的死活。」

幾秒后,楊忠國那邊傳來回復,「好,我試着去聯繫一下。」

「謝謝爸,我不打擾你了。」

掛斷電話后,楊忠國沒有糊弄楊小慧,立馬聯繫羊城那邊的熟人,看看能不能處理。

畢竟是在大夏的地盤上錄製節目,視大夏人人命如草芥,那絕對不行!

尤其還有那麼多人觀看直播的情況下。

官方若什麼舉動都沒有,豈不是寒了人心?讓外人看了笑話。

響應很快。

至於是不是楊小慧,楊忠國的功勞……

那無法肯定。

因為各地的官方電話,都快被打爆了!

實名制投訴《全人類失蹤》的,更不在少數。

導演這邊,很快收到上面的指示,終止節目拍攝,派直升機和醫務人員立即出發,飛過去。

掛斷電話,擺擺手,示意工作人員去做。

工作人員不敢耽誤,立馬拿起電話,撥通緊急救援小組。

「節目終止,立馬前去救援,坐標發給你們了。」

正當他準備節省救援時間,掛斷電話時,對面卻是傳來阻止的聲音。

「……」越聽,面色越是凝重。 「夏洛特玲玲!」,念叨這個名字,香克斯收起曾經對這些海上皇帝的不屑。

能夠從米霍克身上聽到「可怕」這兩個字,真是難以想像。

「忘卻你的海賊身份,專心享受萬國的自由吧!」

陪香克斯喝完最後一杯果汁,米霍克深吸一口氣,他今日的劍術訓練還沒有結束。

「你們去玩吧!白鬍子海賊團不會追到這裏,去緩解一下疲憊。我們要在這裏修養一個月。」

見到沉默的香克斯,貝克曼叼著煙,遣散手底下的船員。至於他自己,可沒有去安慰紅髮。

聽說萬寶路香煙的價格在萬國有着很大的優惠,他打算多買一些備在船上。

拉基路早已選定好自己將去的位置,萬國美食城。夏洛特玲玲甚至可以說夏洛特家族熱愛甜食,紅王也是不折不扣的吃貨。美食城自然不可避免的出現了!

當然消費這些小吃的並非只有萬國皇室和高層。因為安全的生活和簡易的稅收,這些年萬國越發吸引大海上的成員來到這裏移民。

手工業者、農民、商人……

即便不是移民,來到這裏碰運氣的也大有人在。

人多了,商業娛樂也就多了!

這裏也成為世人嚮往的寶地,海賊、海軍、各國王室、世界政府的官員,乃至於天龍人。

來到萬國度假享樂的不計其數。只要有錢,甚至還有萬國的士卒貼身保護。

偉大航路前半段的樂園,前往萬國的客輪每個星期都有一班,人多時甚至三兩天就是一波。

世界政府客氣的在紅土大陸上為這群旅客開闢了道路,每個人只象徵性的收十萬貝利。

有候補大將級彆強者跟船護送,沒有那個不長眼的傢伙會來襲擊。

毫不誇張的說,這個由海賊創辦的國家竟然是當今大海上最安全的國家,沒有之一。

或許這就是莫大的諷刺,荒繆的世界,荒謬的人……

————

「槍手俱樂部!」

閑逛之餘,耶穌布偶然發現了一家新奇的射擊場所。

「進這裏需要什麼要求嗎?」,好奇的詢問問外的侍者,耶穌布也想進去過過癮。

「一萬貝利,先生。射擊俱樂部是由世界第一狙擊手燕雙鷹大人所創。在這裏面你可以選擇使用你自己的槍械,或是俱樂部提供的槍械。

會有專門的人協助你,幫你記錄成績。你只能進去呆一個小時,打一百發子彈。此後你可以繼續花費一萬貝利購買時間和子彈。

當然只要登上俱樂部的射擊榜,今日花銷我們會為你減免一半。登上射擊榜前十,除卻減免今日一切花銷外,我們可以提供八折的買槍優惠。這裏面包含市場上流通的所有槍支。」

侍者態度謙遜,並沒有因為耶穌布是個鄉巴佬就出言不遜。這種弔兒郎當但實力不俗的傢伙,他也見識過很多。

「那這麼說,射擊榜榜首就是槍神?」,耶穌布突然來了興趣,他想要看看自己與燕雙鷹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不,槍神已經超脫世間槍手。哪怕是我們最高的難度,燕大人也能夠達到滿分,所以他並不在榜首。」

聽到這話,耶穌布愣住了。學神和學霸的差距就是,你考了一百分是你的水平,而我考了一百,那僅僅是因為滿分是一百。

「我要進去!」

將一萬貝利扔給侍者,耶穌布興緻勃勃闖了進去。

俱樂部自然是休閑的場所,不就有這射擊場地,酒吧、餐廳、甚至還有專門的歡樂街女子,無數狙擊手匯聚在這裏互相討論心得。

射擊榜一共一百人,都是這兩年風起雲湧的英傑。一眼掃過牆上名單,很多人耶穌布並不認識。

「射擊榜排名十四,以藏,白鬍子海賊團狙擊手。

射擊榜排名七,剛爾,槍擊果實能力者。

射擊榜排名三,彼得姆,前羅傑海賊團狙擊手。

……」

看着這些熟悉的名字,耶穌布深吸一口氣,給自己定個小目標,超過以藏。紅髮海賊團一定不比白鬍子海賊團弱。

因為沒有攜帶AWP狙擊步槍,耶穌布僅僅使用自己貼身攜帶的一桿中長槍。

僅僅七關,他就輸了。別說達到射擊榜,就連通關都沒有。

找到服務員,耶穌布要了一隻AWP,這次他成功了!

「六十二分。射擊榜第八十七。」

皺緊眉頭看着這個成績,他很不滿意。當然,此刻耶穌布才明白射擊榜的難度之大。

看着榜首那唯一一個一百分,耶穌布沉默了!自己或許真的有些好高騖遠。

「漢斯魯德爾!真想見識見識你的槍法!」

同一時間,拉基路易絕對食量力壓大胃王喬伊切斯特。榮獲擂台霸主的稱號,獲得免費餐券一百張。

……

夜晚來臨,大部分船員並沒有回到紅髮海賊團的臨時駐地。這些傢伙不知在大海上浪蕩了多少年,這次好不容易才能放鬆一下,去歡樂街過個夜也在情理之中。

「咦,你怎麼回來了!」

偷摸著搞到一瓶酒,香克斯剛剛打開,有人便闖了進來。

「香克斯,醫生不讓你喝酒。」

一把奪過那珍惜的貝爾摩德,身上紋著一條龍的海賊一飲而盡。

「我花兩萬貝利才買到的……」,紅髮香克斯欲哭無淚。

放下酒瓶,紋身海賊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

「香克斯,你猜我剛剛在港口遇上誰了!」

「不就是那位帝王嗎?聲勢浩大,誰人不知?」

香克斯自嘲一聲,端起一杯果汁。

「不僅是帝王,還有我國的一位將軍!」

紋身男子打了個哆嗦,見到這一幕,香克斯也沉默了。

紋龍男子來自哪裏,他自然清楚,花之國!能夠成為花之國將軍的絕非弱者。

「是五大將門中的一位?」,香克斯試探詢問,如果真是這樣,那對他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呵!格局小了!是趙牧!」

紋龍男子咽了口吐沫,哪怕剛剛喝完一瓶酒,可依舊口乾舌燥。

「霸王趙牧!」

香克斯跳了起來,這其中蘊含了什麼,他此刻明白了!

。 第二天。

全國範圍內,有關於股市的新聞剛剛降溫,多個媒體機構,便有組織有目的的,將龍騰集團旗下教育基金,資金被侵吞一事,進行了大範圍的報道。

報道一出,立刻引起了全國範圍內的廣泛關注。

民眾可能分貧窮富貴,高矮胖瘦,但對於教育基金,致力於改善貧困地區孩子們上學條件的初衷,所有人都是舉雙手贊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