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別說了,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再強,難道還能和斯蒙家族相比不成?那可是鷹醬國僅次於奧斯蒙家族的龐然大物,在國際上擁有很大的影響力,斯蒙家族的產業幾乎可以用遍及全球來形容!」

「太強了!沒想到沈家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就和這樣龐大的家族有了聯繫,簡直太讓人意外了!」

「對啊,盲猜這還是沈奇的手筆,除了沈奇我想不到還有誰有這麼大的本事了。」

「樓上加一,這肯定是沈奇的功勞!」

眾多網友自發對斯蒙家族。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展開了討論,而這次金城熱鬧起來的真正原因,沈秋的婚禮,反倒是沒有多少網友關注了。

王處長在看到網絡上的輿論風向之後也是頗為得意,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引導網絡上的輿論,給金城造勢,讓所有人都注意到金城這個二線城市,然後就是通過沈弘爭取和斯蒙家族的合作,把這種網絡上的利好變成對金城的好處。

此時的王處長已經在沈弘的書房裏等了許久,心裏有些明顯的不耐煩,但也不敢輕易去催,因為管家已經告訴他沈弘正在接待貝西、魯道夫和蘭登等人,等忙完了自然會過來。

好在沈弘沒有讓他等多久,安頓好陳長歌和王乾林之後就匆忙來到書房。

「王處長,久等了。」

王處長急忙起身,「沒有,沒有!沈家主事務繁忙,這次更是有斯蒙家族、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三位家主拜訪,顧不上我也沒關係。」

沈弘笑了笑,沒有把王處長這番客套當真,他要是真的敢一直晾著對方,對方還真的能做出來一些讓他頭疼的事情。

「王處長坐吧,這次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王處長點頭,說道:「這次過來還真的是有點事要和你商量,這次我也是代表了咱們金城所有人民來和你商量,請沈家主一定不要拒絕。」

沈弘看到王處長臉色嚴肅,急忙說道:「王處長這是什麼話?只要是對咱們金城有利的事情,我們沈家絕對支持!」

這句話絕對是發自肺腑的,如今的沈家已經什麼都不缺了,掙再多的錢也沒什麼意思,沈弘現在只想做兩件事,一個就是盡量擴大產業,讓沈家能夠儘可能地多傳幾代,第二個就是做一些對社會有益的事情,就比如他成立的專門做慈善的公司。

王處長看到沈弘態度鮮明,心裏一喜,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你也知道咱們金城只是一個二線城市,想要快速發展,需要一些契機,而我覺得斯蒙家族的到來就是一個契機,如果能夠讓斯蒙家族在咱們金城進行投資就更好了。」

沈弘失笑,「就這?王處長,你是認真的嗎?你這麼鄭重地過來找我,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件事?」

王處長點頭,「對啊,這件事關係到了咱們金城的發展,對我們來說就是頭等大事!難道沈家主你已經有計劃了?」

沈弘說道:「暫時還沒有明確的計劃,不過我可以先跟你說一件事,那就是斯蒙家族這次過來有非常明顯的跟我們沈家進行合作的意向,他們願意出資金和技術,幫助我們沈家建立多元化的產業,而我們沈家的根基就在金城,所以事情進展順利的話,未來一段時間,我們沈家肯定會在金城成立各種公司產業。我這麼說,你應該放心了吧?」

王處長雙眼睜大,「真的?」

他本文以通過沈家牽線,讓斯蒙家族在金城投資這件事應該會遇到一些阻力,沒想到斯蒙家族竟然也是這樣的打算,這算是不謀而合嗎?

當然不是!

斯蒙不是是為了討好沈奇,而王處長是為了給金城拉投資,雙方的出發點是完全不同的。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沈弘點頭,「當然是真的,不過這兩天我要忙着籌備沈秋的婚禮,所以沒有時間和斯蒙家族談合作的事情,等婚禮結束之後我會抽出幾天的時間和貝西先生談合作的細節,所以王處長你就放心吧,斯蒙家族在金城投資是肯定的,區別只在於他們投資多少以及在什麼產業方面進行投資。」

王處長連連點頭,臉上的笑意再也掩飾不住。

「好好,太好了!沈家主,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這就回去跟領導彙報!對了,等你跟斯蒙家族談合作細節的時候,我能旁聽嗎?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多了解一些你們雙方合作的細節,我們也好有針對性的進行配合。」

沈弘不禁皺眉,出於一名家主的敏感,他不習慣在談生意的時候有外人在場,不過王處長身份特殊,他也不好拒絕。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是沈奇給他發來了消息,看過這條消息之後,沈弘態度發生了明顯的轉變。

「當然可以!這次我做主,給你們三個名額,而且你們不光可以旁聽,還可以對我們沈家和斯蒙家族的合作提出意見,只要斯蒙家族那邊沒有意見,我們就沒有意見!」

王處長心中再次驚訝,今天的沈家主也太好說話了吧?

「好好,太好了!沈家主,我一定會把你的話轉告給領導,領導一定不會讓你們沈家失望的!」 砰!!

那肥胖強者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動不動。

廣場上鴉雀無聲,他們靜靜地看着羅空落到地面上,卻沒有一個人敢上來指責他。

天空中的那兩人見到這般慘狀,更像是失了魂魄一樣,連飛都飛不穩了。

君王眯起眼睛,他看着羅空,心裏盤算著若是自己出手,能不能做到像羅空一樣乾脆利落。

君王心想:

「空間之力聚集起來要比其他元素難上十倍百倍,可他卻能在一瞬間完成,他……到底是什麼實力?「。

羅空落在那個肥胖強者的屍體邊,冷冷地看着他,說道:

「我知道你們在想些什麼,你們或許會覺得我殘暴不堪,竟然對同僚痛下殺手,可是你們誰又能知道,這傢伙乃是一個禍根,他眼裏沒有君王、眼裏也沒有自己的祖宗,他的眼裏只有自己的命,他不停地挑撥我跟你們的關係,是為了什麼?你們當中幾乎所有人都是某一方勢力的主宰,你們肯定知道,人心不齊帶來的後果會是什麼,他會不知道嗎?可是他卻依舊這麼幹了,這是為什麼?原因只可能有一個,那就是他已經投靠了蛛網,他已經背叛了君王!「。

羅空這一個個大帽子扣得所有人都膽戰心驚,沒有人敢於站出來,為胖強者申辯。

君王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幕,他發現羅空已經將他所有的路堵死,他只得嘆了口氣,心中對羅空的殺意又濃郁了幾分。

這時,第一個攻擊胖強者的人出現了。

「說得好,我早就看出這個胖子不是什麼好人了,他就該死!」。

「對,讓他死!「。

「他已經死了!「。

「就把他分屍!讓他的屍體再受一遍罪!「。

人們看着胖強者,眼中噴薄著怒火,他們忘我地討伐著胖強者,這種反應讓羅空有些詫異,他甚至懷疑,那一群人才是真正發現胖強者不好的人。

羅空側過頭去,看向君王,卻發現君王的臉色已經鐵青無比。

羅空連忙說道:

「打住!姦細已經被產出,我們現在要做的,便是準備向前線進發!我現在再最後問你們一遍,誰不願意去前線,自己站出來,陛下不會怪罪於你們,可若是誰在前線逃跑了,莫說是陛下,就連我也不會答應的!「。

羅空走到君王面前,微微低下身子,那神態,像極了一個狗腿子。

君王看着羅空的這副姿態,心裏有些疑惑,他又看了一眼那群強者鄙視卻又忌憚的眼神,頓時明白了羅空的用意。

他不禁嘆了口氣,對羅空說道:

「羅空愛卿,萬事小心。「。

羅空對君王拱手行禮,說道:

「君王且放心,區區蛛網不足為懼。「。

「出發吧!「。

「是!「。

羅空不再耽擱,他看着身後的一群強者,點了點頭,率先衝天而起。

六十多名神級強者跟在羅空身後,讓羅空的內心不禁有些激動。

這就是中域的力量嗎?它僅僅展露了冰山一角,便能震懾四方宵小。

一人飛到了羅空身邊,問道:

「羅空大人,我們現在去哪裏?去幹什麼?「。

羅空看着其他人,發現其他人也在看着他,他停了下來,大手一揮,一張中域的地圖便出現在半空中。

羅空指着地圖上一處被蛛網組織攻佔的郡說道:

「我們要到那個郡里去,把那個郡奪回來,奪回州郡之後,壓縮戰線,在這一條線上佈置防線,防守壓力將會小很多。」。

眾人聞言,都點了點頭,但從防禦層面上來說,羅空做得很好。

羅空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本資料,那是他臨走前君王悄悄地塞給他的。

羅空翻開一看,發現上面記載着所有人的能力和實力,他不禁感慨:不愧是君王,能夠將一切事情都安排好。

羅空快速瀏覽過這本資料,開始佈置起戰術,半個時辰后,所有人都明白了自己該做些什麼。

羅空說道:

「這次戰爭能夠出動這麼多強者,足以見君王對蛛網組織的重視,希望各位不要嘀咕蛛網,也不要辜負了君王對諸位的囑託。」。

眾人齊聲大喝道:

「定不負君王重託。」。

羅空點了點頭,說道:

「進發!」。

很快,羅空等人便來到了原來預定的攻擊地點。

「有幾道法陣,破解起來會很耗時間,不過好在我可以用蠻力破掉他們。」。

油條忍不住吐槽道:

「青龍前輩要是知道你這麼用他的腦袋的話,他會瘋掉的。」。

羅空輕笑道:

「那便不要讓它知道。」。

羅空落到地面上,他看了一眼郡城牌匾上的『揚水』二字,便不再做多餘的事情,而是通過大荒龍首靜靜地探查著城中的具體力量。

片刻后,羅空說道::

「城中隱藏有十幾個活人,剩下的便全部是亡靈了,奶奶的,大家當心,千萬不要被亡靈弄傷,否則會很麻煩。」

羅空統計的,自然是神級戰力,那些實力低於神級的,自然沒有被羅空統計在內。

羅空看着城中,輕聲說道:

「準備,等我信號。」。

一道金色火柱衝天而起,緊接着幾道法陣碎裂的聲音傳了出來,將所有人都驚了一個激靈。

所有人不敢怠慢,他們誰也不知道這裏下一刻將會來多少增援的援兵,所以他們一上來便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拚命攻向蛛網組織的強者。

駐守在這裏的,是蛛網組織的左護法趙晉,此刻他心慌極了,因為他發現,他的視野中出現了數十道神級的氣息,而他這一邊卻只有十幾個神級的活人,剩下的全都是當靶子用的神級強者,他僅用了一瞬間便對比出了兩方的實力差距,他連忙怒吼道:

「大家不要拖沓,快點撤出揚水城。」。

突然,空間一陣扭曲,化作一道無形的牢籠,將趙晉牢牢鎖住。

趙晉不屑地一笑,他調動天地之力去衝擊這道空間牢籠,卻驚訝地發現,無論他怎麼衝擊這道空間牢籠,似乎都是無濟於事,這牢籠根本紋絲不動。

羅空從虛空中走了出來,他看着趙晉,搖了搖頭,

「我要早知道我的對手是這般廢物,就不這麼大費周章了。」。

趙晉看着羅空,眼神變得冰冷起來。

「小子,我知道你,若不是你,我們的攻擊計劃不會這麼早執行。」。

羅空不屑地笑道:

「就是讓你們準備一萬年,你們這等土雞瓦狗又能準備出什麼像樣的反攻?我沒有心思聽你在這裏多說什麼,我現在可以給你一條活命的機會,只要你告訴我你們具體有多少人,都分佈在哪裏,我便饒你一命。」。

趙晉冷哼道:

「哼,你以為蛛網組織的人都是孬種嗎?首領大人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羅空沒有和他廢話,直接一道空間之刃將趙晉切為兩半。

羅空看着趙晉不屑地搖了搖頭,他走出門去,怒吼道:

「趙晉已死,反抗者殺無赦!「。

在場眾人聞言,無不驚訝萬分,戰鬥才開始了多長時間?兩軍的主帥卻已經分出了勝負,這對於蛛網組織的士氣幾乎是壓倒性的打擊,他們看着羅空,目光里流露出一抹本能的畏懼。「。

「撤!」發話的是副首領,他知道如果丟了這座城的話,等着他的將會是痛苦的處罰,可那也比死了強。

蛛網組織的人沒有猶豫,全部朝着域港的方向飛撤而去。

在場眾強者看着逃竄的蛛網組織成員,臉上並沒有多少喜悅,他們都明白,戰鬥這才剛剛開始。

羅空對眾強者說道:

「現在,所有人立刻佈置陣法,驅散亡靈之力,到處找找看看有沒有值得研究的東西,如果有的話,就放到傳送陣里傳走。」。

所有人不敢怠慢,立刻動了起來。

羅空看着所有人的動作,眉頭輕挑,他明白:

「自己完全有能力將這支隊伍變成自己的,實現幾率就要看操作方法了。」。

羅空看着這群人搖了搖頭,自己則趁機聯繫起了小潘安。

「怎麼樣了?」。

羅空不廢話,他直接說道:

」我現在手頭上有六十個神級強者,所以他們仨來了也沒用,你讓雪狐捏個幻陣,造一副他們來支援前線的假象,記住,一定要趁這次機會把所有內奸都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