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臉也有自己的考慮。

他料定魏安必定會逃走。

但是如果時間來得及,就可以從他逃走的地方發現蛛絲馬跡,進一步追蹤。

如果拖得太久,中途也許會下雨。

一場大雨會將魏安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洗刷一空。

這樣的話,他們就基本上找不到魏安了。

而且經過這件事情,魏安也會更加謹慎。

今後再想殺死他,就比較困難。

聽見刀疤臉的這番考慮,眾人思考了一陣,最後還是同意了。

一行人都做好了大戰的準備,來到了蜘蛛巢穴附近。

蜘蛛巢穴中的衛兵很快感應到一群人類的接近,巢穴中的蜘蛛傾巢而出。

看見裡面的蜘蛛,刀疤臉的臉色沉了下來。

「竟然有五隻二級蜘蛛?」

但是他絲毫不懼,很快就安排了任務。

「其他人圍繞著炮塔去解決掉一級蜘蛛,那幾隻二級的蜘蛛留給我!」

說完,竟然一馬當先地沖了上去。

那可是足足五隻二級蜘蛛,就算是魏安在,也絕不敢這麼莽撞。

但是這刀疤臉卻有底氣。

他伸手一拿,一柄巨刀就出現在手中。

這刀不是凡物。

是一個藍色道具,現階段算得上十分珍貴。

首個轉職的人可以獲得寶箱。

而這群人背後的老闆,就是米國區的大衛。

大衛家族有一人是全世界第一個轉職廚師的。

得到的黃金寶箱就開出刀劍各一柄。

這也是大衛家族的寶貝。

如今為了殺死魏安,兩把武器都借給了刀疤臉。

現在這刀疤臉拿出巨刀,有一股恐怖的氣勢。

當他進入到戰鬥狀態的時候,整個人身體似乎在發光,像是裡面有一種神秘的能量。

其他人看著刀疤臉,臉上都是嚮往且崇拜的眼神。

那是對力量的渴望。

此刻的刀疤臉激發了【戰神】的力量,戰鬥力何止飆升數倍?

此刻,原本沉重無比的巨刃,在他手中宛若玩具。

只是一個砸擊,一直二級蜘蛛就被重創,鮮血飛濺,將地面都砸出一個坑洞。

這才是一個照面,刀疤臉就解決掉了一隻二級怪物。

可見,轉職之後的戰鬥力提升確實是十分恐怖。

刀疤臉在前面戰鬥。

後方的其他人也都沒有閑著。

後方那個【建築師】直接推著炮塔上前。

建築師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無限升級木屋。

而他的炮塔更是重要的攻擊手段。

如今推著木屋前進,攻勢也是驚人。

木屋最高處的炮口不斷發射出一枚枚炸彈。

每一枚炸彈都可以造成巨大傷害。

濃密的蜘蛛群眨眼間就被轟擊,死掉不少。

有蜘蛛上前,準備攻擊炮塔,卻又被其他人阻攔。

局勢頓時焦灼了起來。

刀疤臉激發戰神的力量,整個人亮的就像是太陽,身體也膨脹了近一半,成了個小巨人。

如今的他臉上是殘忍的嗜殺,手中巨刃不斷造成傷害,無數殘值斷臂飛起。

也有蜘蛛突破防禦,對他造成傷害。

但是戰神的【強壯】使得他的體質增加50%,蜘蛛的傷害只能說是不痛不癢。

之後,這幾乎是一邊倒的戰鬥。

他們殺死了所有蜘蛛,摧毀了蜘蛛巢穴。

當然,戰利品也是不少。

戰後,竟然沒有任何人受重傷,稍微休息就可以緩過來。

他們是老手。

之前是特種兵,對付的是人類。

但是如今用來對付怪物,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好了,繼續前進吧。」

「不久之後,我們就可以到達魏安所在的地盤了。」

刀疤臉如今身上滿是血腥氣。

這時說出話,似乎都帶著血。

其他人點點頭,繼續前進。

大戰,似乎馬上就要來臨了! 飛行與高空之上,尋找著自己的目標。

可此地終究是有些異常的,不止有魔神怨念,還有雷神留下的影響。

種種原因,讓閑羽都感覺到麻煩。

「小心些,雖然我們離開了八醞島範圍,但也不要大意。」

看到船隻的幾人鬆了口氣,兩個衛兵也露出了了笑容。

玲衣雖然不想為他們增加壓力,但還是忍不住提醒。

不過是剛剛出來,還不是完全放鬆戒備的時候。

因為誰也不知道「木次郎」會不會突然出現。

「我們知道,玲衣小姐請放心。」

玲衣見狀,只是對着兩人頷首,然後就發現美沙盯着遠處的天空呆望。

「怎麼了美沙?」

發出一聲疑問,玲衣也向雷光閃耀的空中看去,只發現一道身影站在空中。

雷霆閃爍,不時的對着那人降落,只是卻總會在落下的瞬間莫名的消失。

這詭異的一幕,讓他們無法言語。

而閑羽此時卻是疑惑的看着下方的血色人影。

他感覺到了自己佩劍的氣息,但又有些不對勁。

誠然他當初鑄劍所用的材料有些特殊,但也不至於徹底的變為「妖劍」。

「居然連劍的顏色都被改變了,看來這段時間裏,出現了很多我不知道的變故……」

以前的『寒龍』可是藍白色,現如今卻通體血紅,並且上面還纏繞着一股邪意,倒是和此地虛空中的怨恨有些類似。

瞟了一眼遠處的那四個人,閑羽絲毫不在意他們的目光。

天空本是降落雨水和雷電,下一刻卻是數不盡的冰霜落下。

山石樹木皆被冰霜覆蓋,下方的那血人也自然被籠罩在內。

不過他沒下殺手,只是單純的將那人冰封而已。

緩緩降落,伸手準備取回自己的劍,猝然,一道血光破冰而出,擊中了他的手臂。

絲絲鮮血流出,被牽引。

閑羽也發現了這種情況,傷口瞬間癒合。

驚訝,有些驚訝,這是意料之外的攻擊。

對於那道血光能傷到自己,閑羽倒不覺得意外,畢竟是自己的劍,有什麼威力,他一清二楚。

他所驚訝的是那個人,明明被凍住了,居然還能活動。

仔細看着對方那空洞的瞳孔,閑羽露出一絲瞭然。

「原來是被侵蝕了神智,獲得了一點魔神力量,難怪……」

魔神之力加上寒龍劍,確實能在他沒有多少準備的情況下,造成些許麻煩。

「有些意思,但也僅此而已。」

完全掙脫束縛的木次郎,拔劍相向,只想殺死眼前之人。

閑羽沒有卻硬接對方的攻擊,他想看看此時的寒龍劍,究竟又有了那些變化。

對方的每次揮劍,閑羽總是能先一步預料,然後猶如閑庭信步般的走動,使對方的攻擊落空。

在他的眼裏,眼前的人完全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只是在憑本能揮劍。

就是劍法的基礎,都用不完整。

光有速度和力量,確實能碾壓比不上自己的人,但遇到強於自己的,那就會顯得很無力。

比如現在的情況。

「只有這樣嗎……」

「也對,是我有些奢望了,到底是凡軀,能長時間使用這種高強度的攻擊,算得上不錯了。」

連神之眼都沒有的人,能承受住魔神的侵蝕,還有可以使用自己的武器,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天賦異稟。

測試不出什麼,那就只好以後自己去實驗了。

只是憑空一掌,一道巨大的冰霜手掌出現,向下一拍。

地面輕微震蕩,入土三分。

「嗯?居然還有力量擋住?」

舉劍架住攻擊,雖然對方半截身子都陷入了地面,但確實是擋住了。

只是對方這種抵擋,和他以前招架奧賽爾的攻擊有些相同。

「砰!」

土地炸開,木次郎沒有繼續對閑羽發起攻擊,而是一躍而起,幾個跳躍,消失在暴雨之中。

伸出手,閑羽指間出現一粒水珠,對着木次郎消失的方向一彈。

隨後他也消失在原地。

水引之術,可以通過這滴水珠鎖定對方的位置。

水珠中蘊含那人的氣息,會帶領閑羽找到對方。

他倒是想看看,這塊地方,究竟還有何種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