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常洵看向身旁的長子朱由崧,正式祭天起兵后,他們父子兩人脫離了大明氣運的束縛,以福王積累的龐大財富,他正式晉陞了二品,朱由崧也突破到了三品,福王府便正式擁有了兩位上品強者坐鎮。

「回父王,邱大人和張大人因為提前脫離了朝廷,融入了我們福王府,並未受到太大的傷害,修為只下降到了三品,目前已經穩固了修為,不日即可出關。」

「那就好。」

聽完朱由崧的話,朱常洵鬆了口氣,有了邱兆麟和張繁英兩人,他們便有了四位上品強者,接下來攻城便容易很多了。

雖然河南各地的大家族都已經說過,會?手旁觀,但是不代表著各地的官員就會望風而降。

從洛陽出發到現在已經六天了,他們打下的縣城也不過十幾座,這還是因為沒有遇到死守的官員,基本上一兩次攻城,地方官員就會開城投降,他們才能如此順利。

「江南那邊的情況如何?」

思索片刻后,朱常洵問道,他會選擇造反,除了邱兆麟他們這些人的支持,江南的一些大豪門的暗中支持也脫不了關係。

被萬曆皇帝以繼承人的方式培養出來的皇子,朱常洵不蠢,沒有任何人比他更清楚大明的底蘊,若是沒有一定的把握,他絕對不會當出頭鳥。

「父王,江南那邊每家都派了兩位五品一位四品,共三十餘位中品高手在我們這邊聽令。」

朱由崧不滿道:「不過這些人中,沒有江南那些家族的高手,全是他們暗中培養的臟手,恐怕他們還在觀望呢!」

「這個很正常。」

朱常洵淡然道,對於這種情況,他早就有預料了,這些家族就是這樣,在沒有絕對的優勢前,他們絕對不會完全下注,因為一旦完全下注,那麼他們就沒有其它退路,只能跟著他一條路走到黑了。

7017k 無形基因鎖,本來就是天地運行的一種規則,因為打開了全部基因色鎖的源級進化者不可能太多。

很簡單的說,現在已經有五個人突破了無形基因鎖,成為源級進化者,每個人佔據的資源根本不夠自己使用,如果再多,那還了得。

當然,資源還是足夠使用的。

只是這些成為源級進化者后,隨著實力的提升,他們對待如何取得資源心態也發生了變化。

在沒有突破以前,他們可以花費幾十上百年時間,炫耀一些喪屍,讓他們成長起來后,在殺死他們獲得能源晶。

但是現在不同,他們經過幾十上百年的辛苦努力,已經成為這個世界上站在金字塔最頂端,誰也不願意再那樣辛苦,在獲取取得資源。

也許實力暴增,自信心也爆棚起來,每一個源級進化者都打算統治這個世界,讓所有人為他服務以獲取大量的資源。

隨著實力的增強,也帶來心性的變化。

十星蹲著和源級進化者,他們的心性都是不一樣的。

可是尊上,她的心態非常好,但她一個人代表不了其他四位源級進化者。

更別說還有像江龍這種變態,他的心態卻十分平和。

可是在這個末世,宣揚不忘初心,只能徒增笑耳。

如果你仔細觀察江龍的成長軌跡,你就能看得出來,江龍在這一點上一直做得很好。

……

「按我的想法,只要這個人被殺,肯定會出現一個空缺,寧香只要你把握住機會,肯定能夠成功,寧雪你的看法是怎樣的?」江龍說道。

寧香和尊上一直站在一起,聽到江龍這麼說,尊上微微有一些驚訝,「先生,你說的很正確,我也有這種感覺,可這樣的禮物,實在是太貴重了,寧香她……」

江龍揮了揮手,阻止住尊上的話,「這個人,我肯定會殺死他,這個位置必然會空缺出來,即使寧香他不去突破,其他人也很快會佔據這個位置,那還不如將機會留給寧香。」

尊上再也沒有反對,只是弓著身子,低下頭,鄭重的向江龍行禮,「既然是這樣,那我代表寧香謝謝先生。」

不過,寧香一直盯著江龍,尊上和江龍都已經完全確定,這樣操作一定會成功,更何況還有這兩個人守護在她身邊,也就是說,寧香成為源級進化者,那肯定是鐵板上釘釘子。

可是寧香,毫不在乎這些。

反而很在意,這樣的好機會,是江龍留給自己。

因此,這個性格很開朗果斷的少女,就這樣被江龍感動了。

「江龍,你如果把這樣的機會留給我,她們怎麼辦?」

寧香看著江龍身邊的女人問道。

江龍說:「他們有其他的渠道,你就放心吧。」

江龍語氣堅定,也沒有說為什麼,可寧香卻沒有懷疑。

就在這時,尊上也開口了:「我感受到他們的氣息和我相同,先生,難道他們也達到了源級?」

當然,說的是夢雪。

江龍點了點頭:「你說的很對。」

尊上目光一聚,心跳也加快。

江龍越發顯得神秘莫測。

她感受不到江龍的氣息,可是江龍身邊卻擁有同類。而且江龍擁有超級基因,但這個超級基因卻還被基因鎖鎖著,這種事情,不要說見過,甚至一些古老的書籍上都沒有記載過。

尊上對江龍的好奇心越來越大,已經無以復加,很想探索江龍的秘密。

可還是壓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因為她知道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秘密。就像江龍不來窺視自己的秘密一樣。

尊上接著接著說:「既然這樣,寧雪代表寧香感謝先生。」

這時寧香拉了一下尊上的手,「姐姐,還是我自己謝謝他吧。」

說著話,就走上前去,把雙手放在江龍的腰部,踮起腳尖,揚起腦袋,輕輕的在江龍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

「江龍,謝謝你,謝謝你家機會讓給我。」寧香說道。

寧香顯得很大方,不過幾個人已經看到她的臉頰,一片通紅。

和以前偷吻江龍感覺完全不一樣。

那個時候沒有人看到。

但現在不同,明目張胆都在大庭廣眾之下。

雖然。只是輕輕的吻了一下。

可這裡有自己的姐姐。還有江龍的幾個女人,而且青蓮還在後方。

寧香沒有一點的扭扭捏捏,顯得十分勇敢。

雖然她是尊上的妹妹,卻從來沒有想過依靠自己的姐姐。

她一直很獨立,而且做事不拖泥帶水。

寧香勇敢的將自己的感情情表達出來。

因此,她親吻江龍后,並沒有跑開,還是靜靜的站在那裡,面向江龍,目光一直落在江龍的身上。

在這山崖邊已經期盼江龍十幾天,心中那一份渴望,那一份愛慕之情,現在終於忍俊不住。

在旁邊的尊上,沒想到寧香這麼勇敢,表達出對江龍的愛慕之情。

可尊上的心裡,對這個妹妹能夠勇敢的表達出自己心中的愛慕,卻有了一些讚賞。

羨慕寧香勇敢,羨慕她的純真。

在他們背後的高塔內,青蓮早已被那些進化者的呼喊所驚醒,她站在高塔,清楚的看到了寧香的動作。也被她這麼大膽的行為嚇了一跳。

「原來,江龍在寧香心中有這麼重要的位置。」她想的。

在潼關的所有進化者,都將江龍稱作為葉尊者,以表示對他的恭敬,可在青蓮的心中,那一種稱謂顯得怪怪的,可寧香不一樣,直接喊江龍的名字,青蓮十分贊同,因為她和寧香是一樣的感覺。

再說了,江龍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到達尊者。

她這個想法如果讓江龍知道,江龍肯定會十分高興,因為他的想法是對的,因為江龍實際也和她相差不大。

青蓮這時候也將目光移動到尊上的身上。

「其實,尊上也是非常喜歡江龍的,只是她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吧?」青蓮想。 第二天,意外的,王文謙竟然沒有來凌府蹭吃蹭喝。

凌卿玥本來以為會偷得浮生半日閑,終於和香菱一起用個消停的午飯了。

哪成想自己心裡反而不平靜了。

眼看著午飯都快吃完了,凌卿玥望向宴客廳外,仍舊靜悄悄的,根本不見王文謙的影子。

香菱不由得好笑道:「相公,再望下去,你就要變成望夫石了。」

凌卿玥怪異道:「我才沒有,我只是再想,這王文謙連著好幾天都來,突然今天就不來了,會不會像上次一樣,又涉了命案吧?」

香菱哭笑不得道:「你這個人真是怪,人家來吧,你嫌棄人家蹭吃蹭喝煩得要死;人家不來吧,你又擔心人家惹了什麼麻煩,要不,我讓賈小六上門去請?」

凌卿玥忙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道:「還是不要了。」

香菱則輕眯了眼道:「相公,你說,王文謙突然變了樣,會不會是因為在這裡遇見了武思月?即怕見,又想見?」

凌卿玥怔了一下,沉吟道:「這情之一字,還真不好猜。」

凌卿玥拄著腮,專註的看著香菱,突然問道:「娘子,大衛,長得好看嗎?」

香菱又在風中凌亂了,這個凌卿玥,已經暗暗跟大衛較起了勁,滿嘴的酸里酸氣。

.

此時的王文謙,正坐在書房裡看書。

只是眼睛並未停留在字裡行間,反而每隔一會兒便往門外瞟一眼。

半個時辰過去了,書頁連翻都沒有翻動,仍舊是那一頁。

王樂送進了一盤撕成小肉絲的牛肉乾道:「少爺,肉乾撕好了。」

王文謙「哦」了一聲並沒有回答,眼睛又忍不住往外瞟了一眼。

王樂終於忍不住道:「少爺,武姑娘不會來了。」

王文謙狐疑道:「你怎麼知道她不會來?」

說完,後知後覺自己問得不對,外強中乾的瞪圓了眼睛道:「誰等她了?」

王樂忍不住辯解道:「少爺,你喜歡吃整根的牛肉乾,只有武姑娘喜歡把肉乾撕成細肉絲來吃。您不是讓下人給她撕的嗎?」

王文謙瞪了一眼王樂道:「我自己吃,不行嗎?」

王文謙把牛肉絲塞進嘴裡一大口,即有韌勁又有嚼勁兒,意外的好吃,難怪,武思月一直喜歡這樣吃。

過去在京城時,天天黏在王家的武思月,竟然在這次回京后,好幾天了,都沒來找她的文謙哥,反而去看了褚香菱,這種被漠視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王樂轉了轉眼睛道:「少爺,小的讓周方偷偷跟了武姑娘,武姑娘住在百英客棧,除了來見褚姑娘,便誰也沒見。就在百英客棧里吃、住、行,根本不出客棧的門。我問了掌柜的,武姑娘的房錢,付到了後天,大後天,武姑娘就要啟程回海瑞縣了。」

王文謙突然感覺心裡空落落的,剛見面一次,就又要走了?

王文謙突然覺得牛肉絲不好吃了,突然站起身來道:「我餓了,想出去吃東西。」

王樂微微一笑道:「小的明白,這就去凌府。」

王文謙搖了搖頭,嗔怪道:「天天去凌家混吃混喝,你臉皮咋那麼厚呢?」

王樂:「……」 五年時間,說快也快,轉眼間就過去了四年半。

這四年半里,大千盟軍消滅了三十二大族中的十一個,小族近百,算是將整個域外邪族斬殺了三分之一,戰果也算頗豐。

唯獨可惜的是他們依舊未曾發現天邪神的蹤跡,但隱隱的,他們又是能夠自那冥冥間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迫在成形,顯然,天邪神在那不知名處,迅速的恢復實力。

一旦等到他達到九目狀態時,如今潛伏的域外邪族,便是會一種殘暴的姿態,反撲大千世界,將這幾年中所遭受的損失,千百倍的從大千世界討回來。

大千世界邊境,西北防線。

一片綿延山脈中,五道身影立於山頭上,猶如鷹隼般的目光掃視著四方。

這是一支探測小隊,其中四位下位地至尊,一位地至尊大圓滿,他們的任務,便是時刻監測這片地域。

「隊長,這都兩個月了,連個魔影都沒看見。」

一個隊員百無聊賴的嘀咕道。

隊長笑了笑,道:「年輕人還是不懂事,沒有魔族進犯不是更好嗎。恐怕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無比的懷念這種安寧。」

「隊長,咱們能打得過那域外邪族嗎?我可聽說那天邪神,一旦出現,就會是巔峰狀態,無比的可怕。」一位隊員低聲問道。

「難,我來自黑天古族,據族中得到的消息,就連仙尊、炎帝和武祖三位聯手,也難以抗衡巔峰狀態的天邪神。「隊長微微搖頭。

正在幾人說話間,異變陡生。

在那虛空之外,忽有無數道黑色隕石,帶著毀滅般的光芒,從天而降。

滔滔魔氣,降臨而至。

「你們都撤,務必把消息傳出去。」

隊長厲聲高喊,他知道今天恐怕是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