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兮跟她媽媽道了別就下車了,他內心期盼著秦淮沒有看見她,萬一他再說了什麼貝塔媽聽到了或者是看到了就不好了。

於是她就低着頭快步的往門口走去,心裏暗自念叨著秦淮和周一凡千萬不要看見她。

眼看着就要到門口了,她聽到背後她媽媽叫了她:「開心。」

木兮剎住腳步,她心裏叫苦,面上帶着笑,乖巧的轉身看着走過來的她家母上大人:「媽,怎麼了?」

她的餘光看到秦淮和周一凡已經在看她們這邊了!

木媽媽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腦袋:「你這孩子,丟三落四的,你的學生證落車上了。」

果然木媽媽手裏拿着她的學生證,可能是剛剛整理書包的時候滑出來的,她也沒有發現。

她趕緊接了過來:「媽,你真是久了你閨女一命啊!」戚妍進到房間,裏面乾淨整潔的,浴室的東西也準備的很齊全,完全就像是酒店的常規準備。

沖洗掉一身的疲倦,身上穿的是對方說的乾淨,沒有穿過的居家服。

戚妍站在窗前看着前方,沒有目的地的,眼光沒有聚焦點,整個人怔怔的,讓腦袋處於放空的狀態。

窗前鋪着毛毯,軟綿綿的觸感很舒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245章戚妍篇6 化為巨蟒之姿么?

此時玄天宗女帝寢宮內,南宮瑤絕對不會知道,面對小白蛇,自己竟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看走眼!

畢竟在覺醒系統之前,韓飛的資質確實一般,能夠順利長大,化為一條兩三米長的玄蛇,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但,在擁有了龍神系統之後,韓飛的上限將不再是普通玄蛇、巨蟒那麼簡單,由蛇化蛟,由蛟化龍,這才是韓飛成長的極限!

然而,此刻女帝從韓飛身上所獲取的信息有限,只看一眼,便認為韓飛有化為巨蟒之姿,這已經是對韓飛十分不錯的評價!

而此時,剛剛炸毀了水缸的韓飛,則完全躺平在了女帝懷中。

女帝那細膩柔韌的雙手,那一縷淡淡的處子體香,皆令宅男出身的韓飛,不由得心神一震,現在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從古至今,那麼多的人,會將女子的懷抱稱之為溫柔鄉了。

這女帝的懷抱,真香。

簡直讓人無法自拔!

而另外一邊,床榻上的女帝,此時亦睜大了美眸,滿臉驚奇地望著自己手中的小傢伙。

別看這小白蛇此時只有一兩寸長,一丁點,就像粗一些的牙籤似的,但先前它所釋放的那道寒冰神術,確實驚人!

「是我的錯覺嗎?」

「為何剛剛這小白蛇在釋放寒冰之術的時候,我竟從它的臉上感受到了真龍之怒?」

「小小體格,就有如此氣勢,這蛇哪怕資質再差,將來也必有一番成就啊!」

此時南宮瑤終於開始有些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母族方面,要將這麼一條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蛇巴巴地託人送入宗門,供自己賞樂了,原來母族方面早就看出了小蛇的神異之處!

玄天宗內,女帝掌教,皆由宗門一手培養而出。

十二年前,根據宗門規矩,依附於玄天宗外門的南宮家,將自家年僅六歲的小女兒送到了宗門培養。

而隨著南宮瑤「凈琉璃」神王體質被發掘,南宮瑤被當時的十二名太上長老欽定為真傳弟子,十幾年後,登上女帝之位!

南宮瑤登頂女帝之位后,母族一脈,自然跟著水漲船高,但是,玄天宗向來有規矩,為了防止女帝母族作亂,當女帝在位之時,自家母族,將會受到不少約束。

如此一來,哪怕南宮家族水漲船高,但水平仍舊有限。

這一次,南宮家能夠為自己獻上這麼一條看似普通,但實則資質不差的小白蛇,看來也是用心了!

望著手中弱小的白蛇,南宮瑤臉上逐漸浮現出了親密之色,一時間,竟將自己對於母族的情感,投放到了小白蛇身上。

再看向白蛇時,南宮瑤感覺就像在看南宮家的一個孩子。

漸漸的,女帝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來人,從今日起,在我這殿中,打造一座寒冰水池,我要把這小蛇養在身邊,親自培養!」

也是在這個時候,「叮」的一聲,韓飛耳邊系統之聲再度響起!

「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任務:震驚女帝,獲取培養!」

「您獲得了玄天宗女帝的震驚,該震驚轉化為1點極其微弱的信仰值!」

「您獲得了新手大禮包!」

「新手大禮包內含:無上心法【太古龍神訣】,神王體質【盤古不滅身】,神通【龍神領域】,血氣丹10枚!」

「您獲得了特殊系統祝福,氣運無雙!」

目前宿主屬性——

宿主:韓飛

本體:白色玄蛇(初生)

修為:無

功法:太古龍神訣

體質:盤古不滅身

神通:寒冰霜怒,龍神領域

特殊:氣運無雙

能量值:1

信仰值:1

進化點:0

物品:氣血丹*10

「由蛇化龍,過程極其漫長,需要宿主消耗海量能量值和進化點,還請宿主再接再厲,儘快提升自己!」

……

此時,龍神系統為韓飛帶來的提升,並未在玄天宗女帝的宮殿中,造成太大的動靜,畢竟新手大禮包內的獎勵,韓飛並未完全提取。

而另外一邊,跪在女帝面前的侍女們,在聽得南宮瑤的吩咐后,亦趕忙答覆道:「謹遵女帝吩咐,寒冰水池一事,我等立即處理。」

話音剛落,這邊女帝滿意地點了點頭,望著面前兩位還算機靈的一對雙胞胎侍女道:「寧涵,寧雪今後這小白蛇就交給你倆伺候了,只要你們能夠幫助這小蛇順利進入氣海境,本帝重重有賞!」

啊!

「是!」

殿中,雙胞胎侍女跟隨女帝已有一段時間,平日里,女帝雖然待人不錯,但是,在玄天宗這百萬年宗門內,一般侍女想要得到女帝分量如此之中的一句承諾談何容易。

當即,寧涵、寧雪神色激動,再度磕頭!

而女帝懷中,小竹籤似的韓飛,則輕輕地動了動自己的身體。

有了女帝照看,再加上兩位實力不差的侍女貼身照顧,看來自己這波穿越后的新人福利還算不錯。

只可惜,自己現在是蛇,而不是人,否則,這波新人福利的價值,還要往上提升許多!

「小蛇啊,小蛇,你在我手心中這般蠕動,是餓了嗎?」

床榻上,絕色女帝感受到了韓飛身體的扭動,低頭,看看這白色小蛇吐了吐舌頭,好像說了什麼,可惜,南宮瑤即便實力不錯,這蛇的話,南宮瑤一句也沒聽懂。

饒是如此,望著白蛇,南宮瑤心裡喜歡,又看了韓飛幾眼后,自言自語又道:「我這裡有一批對於凶獸成長來說十分不錯的玄氣丹,但可惜,你的實力太過單薄,現在還煉化不了!」

「你且安心在我這邊住著,等你的實力稍稍提升了,將來我自會將那玄氣丹賞賜下來!」

韓飛一聽這話,倒也滿意,稍稍抬起前半截身子,小小頭顱望著女帝,頗有深意地點了點頭。

這點頭,韓飛自認有龍王之姿,但是在女帝看來,卻是萬般呆萌。

剎那間,女帝驚了!

「呀!」

「好可愛的小蛇!」

捧在手心,當即便是一口!

一時間,韓飛心神激蕩。

同時,系統之聲響了起來——

「叮,檢測到宿主有強烈的與外界溝通願望,系統提示,當您進入肉身一重之後,可以對部分修士展露心聲!」 三人到了磚廠門口,靠邊停下車。

這時,天光大亮,太陽公公不遺餘力的釋放着自己的熱情。

來磚廠上班的工人們陸續的到了,他們三個人的小攤面前也有了人來光顧。

他們三人今天帶的有紅糖雜糧饅頭,雞蛋雜糧餅,有自家腌的鹹菜。

全都是飽肚子的東西,在磚廠幹活的工人,本來就是賣力氣的,吃這些正好。

看見有人來光顧,想要將東西賣出去,好早點回家,彭若若也大聲吆喝起來。

很意外的,若若的聲言竟不是一般的好聽,軟軟的,透著一絲甜味兒,不是矯柔造作的那種軟,是純天然的,讓人聽了舒服,彭建明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的媳婦兒。

「饅頭嘞,好吃香甜的紅糖雜糧饅頭,一毛一個,雞蛋雜糧餅夾鹹菜,一毛伍一個。」

彭建明聽着聽着,也不知是天氣本來就熱,還是怎麼的,他只覺得身體彷彿進了蒸籠,全身都在冒熱氣。

這個時候,來他們攤子買早點的人也有不少了,若若她們的食材由於加了靈泉井水,又有系統獎的保鮮加持,攤子上空飄着香氣,引誘著更多的人們前來購買。

有幾個年輕的小夥子,也捏著毛票子,擠到攤子前嚷着要買饅頭和雞蛋餅,看着若若俊秀的臉蛋,付錢也很爽快。

並沒有幾個嫌貴的,有人倒是嫌貴,彭建明眼皮子一撩,給懟了回去:「咱這饅頭可不光是雜糧,摻了紅糖的,還有雞蛋餅,也是有雞蛋和的面,雞蛋和紅糖難道不要錢啊!」

彭若若拉拉他,讓他說幾句就行了,怕他把生意懟走,自己又笑眯眯的說:「大哥,咱這真不貴,這都是咱和家裏人熬了半宿做的新鮮的,為了大家能吃口新鮮的,也挺辛苦的,咱爹媽都六十多了還幫忙呢,這樣吧,鹹菜咱不要錢,大家吃雞蛋餅夾鹹菜,饅頭也是可以夾鹹菜的。」

彭嚴州邊幫忙收錢,邊笑看着他,這小子終於有點男人樣,知道護媳婦,要不然,哼哼……

並不知小叔叔心裏想了些什麼,她只知道這是多麼熟悉的賣慘,彭若若的臉紅撲撲的,嘖嘖,她也真是太沒出息了,為了賺錢,竟然幹了她上輩子最不願意乾的事情,賣慘博取別人的同情。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她現在一窮二白,是個人都得為五斗米折腰啊,活人總不能夠把自己餓死吧?那更沒出息了。

彭若若的頭髮偏有些黃,長著一張不胖,但絕對是圓潤的小圓臉,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她帶着笑將這樣的話不經意間說出來,卻讓人們彷彿親眼看到大晚上,這小姑娘和自己的一家人,在廚房裏忙活着的景象。

來買早點的人們,也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再跟若若三人還價,紛紛悶聲給錢,若若笑眯眯真的給他們夾了鹹菜。

有兩個要多點鹹菜的,被旁邊的一個年級稍大點的大嫂又幫忙懟了回去:「李石強大早上的吃那麼咸幹啥,人家這鹹菜不收錢,也是人家辛苦做的,也不能讓你這樣糟塌。」

「就是,強子你個偷奸耍滑的,你可真行,這會兒吃多了鹽,待會兒上工地就老是喝水,上芧廁的,可不叫你找到理由了。」

這幾個大概是在工地上幫忙做飯的嫂子,幾句就懟得那人灰溜溜的跑掉。

。 特勤局裏面有許多特殊人才,這個作為警察系統裏面的人都知道。

這花小寶的證件就是屬於特殊人才那一類,他看得清清楚楚,肯定不會是假。

這下子,陳勇是真把他惹火了。

「你也抱頭蹲下,再敢胡言亂語,就銬起來。」

陳勇嚇呆了,乖乖抱頭蹲下。

這時,廖隊長又對花小寶說道:「長官,我不知道您在這裏辦事,多有打擾,我這就帶人離開。」

花小寶心中微動,過肩龍的母親中槍,他不敢去醫院,反而讓醫生來家裏,這事透著古怪。

現在警察在這裏,過肩龍不敢怎麼辦,但如果警察走了,誰知道過肩龍會做什麼?

他道:「廖隊長,是這樣的,我確實在這裏辦一點事情,你的人要不先去外面等著,我一會兒再叫你?」

廖隊長立即敬禮,說道:「是。」

接着就帶着眾警察出去了,還順手將院門給關上,覺悟真不錯。

這轉變來得有點快,眾人搞不清楚狀況,都抬頭看向花小寶。

花小寶也不管眾人,而是對過肩龍道招了招手:「咱們兩個單獨聊聊?」

過肩龍眉頭緊鎖,他知道花小寶肯定會問這裏的事情,起身來到花小寶身邊,說道:「咱們去屋裏?」

花小寶點了點頭,帶着百里桃花跟着過肩龍來到一間側屋。

花小寶道:「說說吧,今天這是怎麼回事?」

過肩龍有些猶豫,略微思考了一下,問道:「你也是特勤局的人?」

花小寶沒有否認,點點頭。

過肩龍得到了確認,心裏就踏實了。

他討好說道:「那個,其實,我也算是特勤局的人。」

花小寶一愣,有些不相信,說道:「那把你的證件拿出來給我看看?」